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222章 「会长已阅,准许屠宰」

第222章 「会长已阅,准许屠宰」

        「第六水泥厂」

        「地点:外城区丁九十一号」

        「所属:琴家商会」

        「工人数量:八十六」

        「推荐接管人选:工厂队长卢七」

        「现责任人:琴寿」

        乐语瞥了一眼,拿起长方形印章沾了点红泥,在这张报告上面重重印下两行字——

        「会长已阅,准许屠宰」

        接着下一份报告,是听家的天府酒楼,乐语快速浏览一遍,依然印下相同的印章。

        像这样的报告,还有一百五十六份,全部都是尹冥鸿独自一人提交上来的——当然,他是这么说,乐语也是这么信,不过大家心知肚明,这是白夜在这一周内费尽心思收集来的情报。

        乐语给予银血商会一周时间筹钱填满军费池,是出于各种考虑的综合判断,既是为了钓鱼执法杀一批要钱不要命的贪婪哥布林,更是为了给接下来全面取代银血会争取调查时间。

        像接管银血会生产资料的事,怎么可能是临海军带兵过去,拳打商人脚踢贵族,然后随便挑选一位幸运观众当厂长就能完满成功的好事?

        虽然也不是不行,但这样效率太低,而且容易产生许多风险。

        乐语知道,像望海公这样的聪明人绝对不少,但他们顶多就以为荆家只是想一统银血称霸东阳,说不定还想联盟蓝炎染指天下,因此他们并没有多少抗拒——反正乐语想要统治,也少不得他们这些贵族大臣商人。

        现在明眼人都知道未来二十年就是辉耀二千年未有之变局,根本没什么人愿意死守辉耀朝廷这棵腐朽的大树。

        焉知荆正威就不能入主炎京,开创荆棘王朝?

        就算未来荆正威兵败,但他们这些贵族商人,也依然可以投诚给下一家主子。

        因为他们是统治的中流砥柱,是朝廷威望的基础,染指王座的人总有输家,但他们永远都是赢家。

        如果荆正威真的是雄韬大略的明主,听他号令又何妨?

        当然,毕竟现在荆正威占上风了,他们愿意听就听,不愿意听也得听,毕竟荆正威连望海公都敢率兵围府,银血贵族也是怕死的,只能乐观地往好处想,希望荆正威真的是明主。

        但这一切前提是,荆正威真的会继续凭借他们统治东阳。

        而接下来的‘军管’东阳,很可能就会让这部分聪明人意识到。

        荆正威。

        并不想依靠他们统治东阳。

        他们那份虚伪的幻想,即将被红色洪流组成的铁拳打破。

        为了防止他们反扑,将银血会的‘遗产’尽量完整地保留下来,乐语也只能做好事前安全准备,不然做到一半发现要被反杀,那就尴尬了。

        其实在和阳军溃败,临海军在外虎视眈眈的情况下,银血会早就变成没有钳子的大闸蟹了,没有任何反抗能力,乐语这些日子将他们最后一丝财产也榨干了,相当于其他爪子也被全部剥除,等待他们的只有被清蒸和爆炒的下场。

        但乐语依然很小心,因为工人本身就是资本家所能驱使的力量,而且玄烛郡拜金风气严重,万一工人们被煽动了,乐语是下手还是不下手?

        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发生,乐语必须要快准狠地切断银血商人与工人的联系,他预备在两天之内将所有工厂负责人换上白夜认可的工人代表,不需要他们做什么,只需要他们继续生产并且不再听从资本家的话即可。

        这才是乐语真正的杀着。

        在银血会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将他们的财产全部蒸发。

        财产是什么?金钱?地契?珠宝?货物?人脉?

        不,是等价物。

        是人们共同认可的价值。

        当乐语以银血会会长的名义牵头,帮助玄烛郡各厂各店铺建立交易渠道,他们就会发现,虽然商会、厂长、店长没了,但他们依然可以正常生产正常交易。

        那些高高在上的人,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因为操作生产资料的,是我们自己。

        这样的时间不用太长,只需要一个月……不,甚至只需要一周,他们就会发现,虽然资本家说没有他们就没有工人,但实际上他们没了,工人也依然能活得好好的。

        到了这个地步,银血商人也就彻底失去了威胁,等待他们的,将会是乐语绞尽脑汁回忆出来的‘公审大会’。

        而对于自己的安危,乐语一点都不担心。

        先不提他已经通过‘阴音隐’向白夜表明,荆正威已经成为自己人,愿意一起为建设和谐社会而奋斗,更重要是,他是这场运动中毫无疑问的主角。

        代临海军‘军管’玄烛郡的,是他;

        在所有工厂代表都担惊受怕的时候,他作为银血会会长承认他们的身份,并且组织他们恢复生产交易;

        当银血会想要抵抗历史的车轮时,他也会第一个出来收下人头;

        在大家脑子都转不过弯,试图恢复旧制度时,他会站出来将生产资料进行公有制改革,组建人民军队。

        就算白夜想鹊巢鸠占,乐语也丝毫不慌。

        到了那个时候,名望、人心、甚至连军队都可能站在他这边,想要摘桃子哪有这么容易,但反过来,乐语却是很容易摘白夜的桃子——无论他愿意还是不愿意,作为玄烛郡现在实际上的主人,一切是非功过都会自动算到他头上。

        不过,乐语觉得自己多半只愿意当一个知识搬运工。

        等他将自己对人民国家的理解全部用在东阳这片大地,搞出先进文明国家的雏形后,他也差不多腻了。

        虽然说屁股决定脑袋,坐上领导的位置就会成为领导,但乐语觉得自己真不适合当统治者,他倒是比较喜欢当上斩昏君下斩谗臣的正义刺客。

        到时候,将东阳交给白夜也行,交给其他有能力的人也行,反正乐语就带着青岚退休,躲到小楼成一统,找些耀石工匠研究捣鼓,看能不能用耀石制作空调和冰箱。

        等辉耀安定下来,他和青岚就到处游山玩水,顺便找找天地秘境·神魔之井。

        找不到就算了。

        如果找得到的话,等青岚死了,他就进去看看。

        说起来,在内战结束之前,辉耀其实还蛮危险的,不如趁早做好准备,去斯嘉蒂建一个海景别墅,早点过上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日子吧……

        叩叩。

        尹冥鸿推门进来:“会长。”

        “二当家你来啦。”乐语热情地招呼他一声,“我刚好处理完这些文件了,你拿去吧。”

        “是。”

        尹冥鸿拿走那一沓报告,看见「会长已阅,准许屠宰」,不禁愣了一下。

        看见他想翻看其他页,乐语直接摆手说道:“不用看,所有报告都是一样的审批结果。”

        “全部?”

        “全部。”

        “这会不会太急了……”尹冥鸿有些迟疑。

        “不用急,最紧要快。”乐语摇摇头:“一百五十六家工厂店铺,如果每一家都让他们主动交出权力,你认为我们要花多少时间?一个月?两个月?”

        “你要知道,工厂店铺,那是他们的地盘,他们想搞什么小动作,太容易了,而我们有什么?”

        “我们只有五百名临海军。”

        “如果跟他们慢慢来,我们花一年都未必能全面接替玄烛郡的产业。”

        “更重要的是,”乐语说道:“蓝炎前两天来信,他顶多在东阳再停留半个月。”

        “也就是说,半个月后,要么是我们在庆贺欢送临海军这群入侵者,要么是银血会在庆贺我们死期到了。”

        尹冥鸿问道:“一定要下杀手吗?”

        “如果他们愿意乖乖接受现实滚出去,不动手也可以。”乐语微微挑眉,笑了:“二当家,你在同情他们?”

        “我只是……厌恶杀太多人。”尹冥鸿声音低沉:“我想诛灭银血会,但我并非为了复仇,也不是因为仇恨,而是因为我深爱东阳这片土地。”

        “杀人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银血会的确养活了很多人,比起其他执政区的乱状,它甚至已经做得很好了。”

        “只是这个时代,很多人都是身不由己,随波逐流……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你会长你一样,遇到……遇到能改变一生的贤内助。”

        “这些人里面,或许有我们可以争取的对象,有平时对工人多有照顾的好人,只是……抱歉,我好像太过自说自话了。”

        “你这么想其实很正常,”乐语笑道:“恻隐、怜悯、公平、正义……这些都是值得珍惜的美好品质,但现实利益也很重要,互相平衡下,便衍生出名为‘阴谋’的东西了。”

        “这些负责人里,当然有对工人好的,对工人充满同情的,但更多的是剥削工人中饱私囊的贪婪资本家。我们没有足够的时间一一甄别,只能快刀斩乱麻。”

        “这场是两个阶级你死我活的斗争,不是对面流血,就是我们流血。现在他们流多点,我们以后就流少点……”

        “我明白了。”尹冥鸿非常不礼貌打断啵嘴,转身离开。

        “时代的一粒尘,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哎,我还没说完呢,你急什么呢。”

        乐语喊住尹冥鸿,说道:“你如果愿意的话,你可以问问工人的想法,结合自己的判断,再做出决定。”

        “杀掉,还是打断狗腿,甚至直接放走,都随便你。”

        “反正动手的人又不是我,而是你。”

        尹冥鸿忽然九十度弯腰鞠躬,认真说道:“谢谢会长宽容我的任性。”

        “噫,别让青岚听到这种话,不然她又要怀疑什么了。”乐语摆摆手:“那么,接下来的事,就拜托二当家了。”

        “绝不负会长所托。”

        看着尹冥鸿离开的背影,乐语忽然掠过一个想法。

        在失去恐惧和绝对冷静的双重加持下,他似乎变得……太过自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