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213章 底线

第213章 底线

        ‘黄金之风’带回了满载而归的船队,也吹来了湿润的云团。从晚上就开始的疾风骤雨一直下到早上,淅淅沥沥的雨水打在屋檐片瓦,池塘荷花,滴滴答答,哗哗啦啦,时而疾骤,时而轻缓。

        棘心别院,主卧。

        “醒了?”

        “嗯……”

        “你昨晚让我喊你起床的,不是说今天有重要事,不能再睡到中午了吗?”

        “但下雨我又不想出去了……”

        “乖,起来,起来,起~来~”

        “咝——”

        滴滴答答,哗哗啦啦,时而疾骤,时而轻缓。

        雨下个不停。

        一个半小时后,乐语洗了个澡,吃了早饭,才慢慢悠悠跟青岚一起出门。跟他们一道的,除了传家之宝老工具人荆守,以及两位守卫外,还有两队持铳实弹的临海军士。

        自从临海军进驻玄烛郡后,乐语当然是赶紧给自己配上两队人,显得非常有自知之明。

        事实上,这些日子里已经有十几个刺客杀手试图闯入荆园,但很快就被侍卫和军士联手击毙。

        甚至还有仆人被收买了,在乐语路过的时候忽然给他一刀,然而乐语‘冰血体质’的好处之一就是随时进入战斗状态,下意识反击就将刺杀者拍晕了。

        若不是白发刺客不接银血会的单,不然乐语在某天夜里睁开眼睛,忽然看见一个白发身影找自己麻烦,肯定会以为是‘阴音隐’从地府里爬出来找自己晦气。

        唉,这世道冷漠无情,也就青岚的怀抱还有一丝温暖。

        荆园门口停了两辆车,分开前青岚大大方方mua他一下,然后和米蝶一起上车。一队士兵跟在她们后面,既是为了保护她们,等到了报社就维持报社的治安。

        乐语回头,看见一群军士满脸傻乐向往,笑道:“羡慕吗?回去找你们蓝将军,让他给你们找老婆,你们可是帮他榨了这么一大笔军饷,提点小要求,不过分吧?”

        “那还是先给完队长找吧。”

        “对啊对啊,老完这人脚又臭,又不爱洗澡,退役之后肯定一辈子打光棍。”

        “能不能将老婆折现啊?我家里已经有一个了……”

        “而且有老婆有什么用?生孩子有什么用?不也是养不起嘛,还不如多捞点钱快活过日子算了。”

        乐语听到这么丧的发言,不禁挑眉:“你们也看《青年报》?”

        “有些爱读报的弟兄,会给咱们说说报纸上有意思的事情,呐呐,那个荆会长,你能不能问问‘树人先生’,要怎么做才能穿越到未来世界啊?”

        “对啊,我也想问!”

        “俺也一样!”

        “滚滚滚,我要是知道怎么穿越,我自己早就穿了,还能轮到你们?”乐语摆摆手:“年轻人多跟五姑娘嬉戏,少做什么白日梦了。”

        军士们哄堂大笑。对于荆正威这个外地的豪商贵族,他们并没有什么恶感,不仅仅是因为荆家用好吃好住招待他们,更因为荆正威十分擅长晨风区的方言,聊天时也很接地气,仿佛以前在晨风区生活似的,并没有高高在上的傲慢。

        乐语和荆守上车,利桑开车,军士们跟着车辆快步前进。

        在车上,荆守主动说道:“到目前为止,只有五分之一的工厂店铺主动向荆家提交‘三方契约’,多数都是小商会,大商会除了琴家尽数提交外,其他大商会都只给了小部分三方契约,大部分产业并没有主动让出来。”

        “唉。”乐语叹了口气:“你说他们到底是什么心理呢?明摆着是鸡蛋碰不过石头,但他们又是转移财产,又是阳奉阴违,他们就真的不怕蓝炎过来将他们全杀了?”

        “他们不怕。”

        荆守平静说道:“有会长你在,他们很笃定蓝炎不会过来。”

        乐语一愣,旋即反应过来。

        “一群不见棺材不落泪的贱人。”他嗤笑一声。

        银血会这些人为什么在议事时全员赞成通过提案,但事后又扭扭捏捏推三阻四,不痛不快地给乐语添堵?

        正如荆守所说,因为他在!

        蓝炎对他的信任,从将五百临海军交给他,将军费筹集交给他,将所有事项都交给他一人独断就看得出来!

        蓝炎与乐语的真正目的,银血会当然猜不出来。

        但就算猜不出详情,他们至少知道一点——

        乐语,是帮蓝炎抢钱的。

        而蓝炎,是帮乐语上位的!

        也就是说,除非情况失去控制,否则乐语绝不会让蓝炎派遣大军肆虐玄烛郡。

        因为乐语绝不会允许自己的未来财产就这样被兵灾践踏!

        因为蓝炎一到,那乐语之前的所有努力都白费了!

        因为临海军兵临玄烛郡,对蓝炎其实没有任何损失,只不过是‘让人给自己送钱’和‘自己亲手拿钱’的区别罢了,但对乐语就不一样了——失去了对临海军的掌控,他跟其他银血商人一样,都只是蓝炎的钱袋子罢了!

        只有蓝炎在外威慑玄烛,乐语在内才能横行无忌,肆无忌惮,令手中这临时的权力无限膨胀!

        虽然事实与想象有些偏差,但银血商人至少有一点猜对了。

        无论出了什么事,乐语都肯定不会让蓝炎过来掀桌。

        现在他手里有王炸,有同花顺,有飞机,什么好牌都在他手上了,眼看就要赢了,他怎么可能掀桌再来一局?

        而银血商人的意图也就呼之欲出了——

        拖!

        他们要拖到蓝炎撤军的时候!

        拖到荆家失势的时候!

        他们之所以全员通过乐语提出来的‘军费池’和‘军管’提案,既是因为那是目前最好的方案,但更是为了稳住乐语和蓝炎!

        正是因为对这些资本家抱有幻想,所以乐语才给了他们一周时间统计流动资产。

        当然,乐语这样做也为了顺便钓鱼。他指使尹冥鸿伙同临海军一起抓捕那些私自转移侵吞‘银血公有财产’的奸商罪人,既让临海军尝到甜头,又宰了一大批身居高位的商会蛆虫,为接下来的‘军管取代’做好准备。

        如果乐语没猜错,这恐怕也是银血会的试探。

        他们想看看乐语的底线究竟在哪。

        轿车一路行驶到半城区的临海军营地,利桑先下车为乐语打伞,乐语瞥了一眼旁边巡逻队营地,看见尹冥鸿在门口等着他,便招手示意他过来,问道:“两天了,有多少人给钱了?军费池还差多少?”

        尹冥鸿拿出一个小笔记本:“听家、琴家、罗家、兰家……”

        他说了几十个名字,那些大商会基本都是交钱了,虽然数目上有些问题,毕竟很多商会给的是金银财宝而非现钱,因此他们说值多少钱就值多少钱,只要不是太离谱,荆家都当他们过了。

        大商会是必定要交钱的,如果他们不交钱,那军费池就缺的太多了。

        他们就算相信乐语不会让兵灾降临玄烛郡,也不相信蓝炎真的会对乐语言听计从——万一给的钱不够多,蓝炎假装冲冠一怒为蓝颜,那他们就真的将自己玩死了。

        小商会钱不多,不给也没所谓,但军费池大头必定是大商会来填满,他们也只能自己吃了这个哑巴亏。

        “……以上商会至少是交钱了,而军费池估测还缺六成。”尹冥鸿让开身子:“会长,我们进去再说吧,下雨呢。”

        “不必。”乐语忽然问道:“二当家,也就是说望海公、郡守府、都督府,还有执政官府邸都没给钱?”

        “给了,只是……”尹冥鸿用食指和拇指比划了一点点距离:“给的很少很少,他们都说自己两袖清风,身无长物,所以只能给一点点钱支援临海军的军费。”

        “这样啊……”乐语歪了歪脑袋,忽然朝尹冥鸿身后问道:“完大队长,你相信望海公和郡守府没钱吗!?”

        完溪沙挠挠头,嘻嘻笑道:“不知道,我听你们的。”

        乐语:“那行吧,让人集合。今天下雨,天气不太好,今晚我给你们加餐。”

        完溪沙马上转头怒吼,声音穿过雨幕响彻营地:“兔崽子们集合!荆会长说了,今晚加餐!”

        乐语看向旁边的巡逻队大营,忽然问荆守:“我现在还是巡逻队三队队正吧?”

        荆守点头:“虽然会长已经很久没履行队正职务,但巡逻队依旧在正常运作。”

        “去,派人通知三队,让他们跟着我们。”

        乐语笑道:“好戏只有外地观众看也太没意思了,至少得来点本地观众,这样才能传唱出去嘛。”

        尹冥鸿疑惑问道:“会长,这是要去哪?”

        “既然是我亲自动手,那就得挑个又大又肥的。”

        乐语打了个响指,此时天空忽然行雷闪电,但他的话语依旧清晰传入周围人的耳中——

        “望海公,呼延修。”

        你们想看看我的底线在哪?

        那就让你们看看我的底线,

        有多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