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194章 除非

第194章 除非

        乐语在路上的时候,就以‘我很仰慕极神兵的名气’的名义,以及一条价值几十金圆的首饰作为代价,摸了一下陈沉尘的极神兵·纷争面纱。

        他自然不是想用圣者遗物幻化成纷争面纱,只是想了解一下其他神兵的效果。

        纷争面纱明显是专门给藏剑者制造优势环境的场地神器,全辉耀除了藏剑者以外,其余所有武者在黑暗环境下几乎都化为凡人,甚至比凡人还惨。

        如果说人类的极限身体素质是10,那普通人在正常光线环境的能力值能达到15,黑暗里会降低到5,那武者在正常光线环境的能力值至少是80,黑暗里却暴降至8!

        普通人顶多就削弱三分之二,武者至少要削弱九成!

        这种落差感,足以击溃任何人的心理承受能力!

        当然,并不是任何黑暗都能达到这种效果。

        再幽暗的黑夜里,也是有些许月光,再加上火光、灯光之类的照耀,武者普遍能保持四成以上的实力,如果站在灯照中,甚至能发挥十成十的水准。

        这也是辉耀全国各地街道都有大量照明设备,上面支持,下面需要,哪怕这个世界没有爱迪生,也硬生生依靠黑科技堆出了太阳能照明灯。

        但纷争面纱却不一样,它可以创造出一片‘绝对黑暗’!

        根据自己变幻出的弱化版面纱,乐语大致推断出正版面纱的效果:

        「极神兵·纷争面纱」

        「效果1·纷暗:以自己为中心,半径为10米~50米(范围由持有者精神力决定),创造出一片绝对吞噬光明的黑暗,任何光源都无法照亮。」

        「效果2·争乱:所有处于‘纷暗’环境下的受影响者,受到意志削弱、恐惧加强、理智丧失等诸多精神错乱效果,轻则瑟瑟发抖无法反抗,重则狂乱癫狂袭击他人,甚至自残求死逃离黑暗。精神力越弱,受影响越大。」

        「效果3·破晓之光:在‘纷暗’环境下,所有光辉攻击造成的伤害增加。」

        这完全就是为藏剑者而存在的神兵!

        绝对黑暗自不必说,而且这股黑暗居然还能渗透影响范围内所有人的精神,导致癫狂、自残、恐惧等多种反应,简直是完美强控,乐语甚至不敢想象这东西如果在闹市区砸出来会是怎样的场面。

        ‘破晓之光’更是离谱,除了藏剑者能让光芒在体内游动以外,还有谁能在绝对黑暗中使出光辉攻击?

        陈沉尘当初在银血会里只说了纷争面纱制造黑暗的效果,自然是为了不让其他人知道这个极神兵的真实效果,毕竟实在太变态了。

        如果说普通藏剑者只是刺客,那有纷争面纱的藏剑者,直接当狂战士莽过去开无双都没问题。

        当然,这么强悍的道具也并非毫无代价。根据乐语对盗版面纱的测试,面纱对精神力要求极高,精神力一般的武者,用一会可能就一滴都没有了。

        但藏剑者又有哪一个精神力不够?

        他们每一个都要经历近乎炼狱般的自残才能成就藏剑战法,那股痛苦是乐语翻一下阴音隐记忆都觉得受不了的残酷体验,而这些劫难也让他们的精神力变得无比坚韧雄厚。可以说,只要是藏剑者,就能轻松使用纷争面纱。

        但乐语还记得阴音隐说过,极神兵、幻神兵、绝神兵都是辉耀朝廷统合天下之力制造的镇国神器,那么为什么极神兵里会有这么一个专门为藏剑者设计的道具?

        除非。

        藏剑者在以前,本就是朝廷委以重任的刺客武装。

        然而现在,藏剑者却成为了人人喊打的过街白鼠……仅仅凭纷争面纱的效果,乐语就隐隐约约窥探到些许历史埋藏的秘密,当然,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乐语在洞悉纷争面纱的效果后,他就打定主意要在刺杀上帮忙。

        他已经完全想不出蓝炎能活下来的原因,绝对黑暗剥夺能力与视力,又有白发刺客趁机刺杀,可以说当蓝炎走进陈沉尘五步之内,蓝炎就注定要落得一个血溅餐桌的下场。

        既然蓝炎都要死了,那乐语在旁边打一个助攻,好歹也算是为千羽流报仇了。而且凭借他这么一手‘勇冠三军’的操作,在接下来的会长争夺战里抢下话语权也不是难事。

        罗镇泉新这些面对蓝炎就瑟瑟发抖乖巧得像是没过门小媳妇的怂货,等我抢下蓝炎的人头,再虎躯一震,他们岂不是纳头便拜?

        这次行动的最大问题,反而是在蓝炎死后,银血会要如何在干掉他们指挥官后,还跟临海军谈定联盟合作的盟约。

        本来乐语等人认为这事不难,毕竟临海军是粗粗整合的三防联军,他们对蓝炎又有多少忠诚度?

        只要银血会通过刺杀蓝炎展现了肌肉,然后再示好多多撒币,临海军里肯定有人愿意接替蓝炎的位置跟银血会合作。

        但一路上严格自律的临海军,以及蓝炎单独接见银血会众人等诸多事实,已经表明蓝炎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蓝炎死了,或许银血会有大麻烦。

        然而事到如今,也只能见机行事。

        在陈沉尘即将动手,但纷争面纱还没发动的前一秒,乐语就瞬间反应过来,将手上的筷子,隔着三四米的距离,狠狠朝蓝炎的方向一戳,同时嘴里一声怒吼!

        陈沉尘当然不会跟他们说清楚刺杀细节,他也害怕银血会这些公子哥儿暴露,并不打算让他们帮忙,几乎是毫无前兆地动手!

        然而乐语激活了‘冰血体质’,极致的冷静带来的是极致反应速度,也让他成为黑暗降临前餐桌上最闪亮的仔!

        合气战法·雷霆一击!

        无相战法·神枪!

        两招战法融合,筷子近乎子弹一般向蓝炎爆射而去!

        在这之后,便是黑暗中无数绝望的惨叫——

        “刺客!刺客!”

        “快开灯!”

        “蓝将军受伤了!医官呢?医官呢?医官呢!?”

        “好多刺客,我杀光你们!杀光你们!”

        “别杀我!我不是刺客!”

        “砰——”

        “啊啊啊啊啊啊啊——”

        乐语坐着没动,他很清晰地感受到自己实力的下降,甚至有四肢乏力的感觉,让他回忆起出发之前跟青岚中路solo至天明仍不分胜负的辛劳。

        他用力辨别蓝炎方向的声音,但耳朵里全是乱叫,反倒是蓝炎那边几乎毫无声响,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

        蓝炎也没说话。

        难道是死了?

        “威少,你害怕吗?”

        左边忽然传来琴乐阴的声音,乐语微微挑眉,“你不是改口叫我荆少主的吗?”

        “抱歉,因为我有些害怕。”

        “可以理解,不过我不怕。”

        琴乐阴喃喃道:“这就是强者的自信吗?”

        乐语:“不,这其实是血统原因。”

        “不愧是‘黑荆棘’的血裔。”

        “……”

        荆家奇怪的名声又增加了。

        乐语觉得要是这样下去,荆家怕不是要成为东阳区的此世之祸,大家讨论起荆家又干了什么事,不会再感到惊讶,只会说‘不愧是荆家呢’。

        他当然不会紧张害怕,‘冰血体质’直接让他免疫了纷争面纱制造的负面情绪,他现在只有期待与兴奋。

        “你不是说要帮忙的吗?”

        “我已经帮了。”琴乐阴说道:“只是没荆少主那么耀眼。荆少主就像黑夜里的萤火虫,无论再怎么隐藏都是那么的耀眼。”

        你既然用我的魔法攻击我……乐语呵呵道:“怎么,取笑我可以舒缓你的恐惧吗?”

        “没有,我是真心诚意的。”琴乐阴问道:“荆少主看来似乎笃定蓝炎就此结束?”

        “我甚至觉得那两个刺客现在已经跑了。”乐语笑道。

        本来陈沉尘一个刺客就够蓝炎受的了,没想到银血会这次给的钱居然这么多,刺客组织居然舍得派两个染发刺客夹攻蓝炎。

        按照乐语多年的刺杀(游戏)经验,那两位刺客现在应该在换上士兵的衣服,给自己抹点血,然后等下跑出去说有人刺杀蓝炎,再大摇大摆离开军营。

        至于银血会等人那就不管他们事了,刺客组织从来不接受保护委托,只接受刺杀委托。

        乐语问道:“难道你有其他的看法?”

        “没有。”琴乐阴:“但是,无路能成功与否,我都已经做好心理准备。”

        “我只相信,天意,难违。”

        忽然。

        亮了。

        厂房里恢复了光亮,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然而周围保护蓝炎的士兵,不是趴在地上瑟瑟发抖,就是跟其他同伴扭打在一起,甚至有士兵朝着自己嘴巴开铳。

        纷争面纱,恐怖如斯。

        餐桌众人也好不到哪里去,泉新将他经常把玩的双头龙笔折断了,罗镇用筷子戳穿了自己的手掌,兰坚博和听朝早看起来没什么变化,但他们两个脸上都有清晰的巴掌红印,看来在黑暗中他们亲密切磋了一番。

        不过此时,已经没人在意熟人的丑态了。

        因为,蓝炎没死。

        陈沉尘的匕首几乎要切入蓝炎的脖子,但匕首刃身被蓝炎的手死死捏住,再也刺不进分毫。而陈沉尘的脖子却被蓝炎握住,整个人被压在桌子上,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另外一位送餐的刺客则是已经倒在地上,被银古月一剑钉在喉咙。他坐在送餐刺客身上,并没有上去给蓝炎帮忙,优哉游哉地在一旁看戏。

        藏剑刺客,在黑暗里被人打败了?

        看着这一幕近乎颠倒常识的场景,所有人都愣住了,哪怕临海军士也不例外。

        毕竟在所有人的认知里,黑暗就是藏剑者的天下,没有人能在黑暗里躲过藏剑者的追杀。

        除非。

        “你们为什么会觉得,”

        蓝炎在陈沉尘近乎绝望的眼神中,轻松拿走匕首,重重一戳,钉在陈沉尘的耳边桌上。

        “我没练过藏剑战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