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192章 吓尿

第192章 吓尿

        “到了。”

        乐语掀开车帘,心里如同盲婚哑嫁的新娘一样忐忑不安。

        其实也不算盲婚哑嫁,至少乐语知道蓝炎是一个心机深沉的凤凰男。

        傍晚的东阳大地,被夕阳的晖光铺上血红的纱衣。

        一行运载着各种货物的马车队,经过两天一夜的奔波,逐渐接近铜陵镇的临时军营。

        军营里已经燃起灯火,远远望去,宛如盘踞在大山之间的怪物。

        镇上的农民哪看过这等景象,好奇地站在镇口迎接车队的到来。车队里除了装载大量货物的三马货车,还有多驾豪华舒适的双马轿子。

        “欢迎银血会各位的到来。”

        穿着深蓝军服的银古月站在军营正门,双手抱拳说道:“我乃临海军第一卫队队长,副漩校银古月,蓝将军军务繁忙,派我前来接待各位。”

        “请问,银血会会长是……?”

        银古月看着轿子走下十一位华服青年,微微挑了挑眉。

        “我就是银血会会长。”听朝早平静说道:“或者说,我们十一位都是银血会会长。”

        “哎~”银古月歪了歪脑袋:“这可真是在下闻所未闻的特殊情况哎~”

        “这就像我要娶一位二十岁的美娇娘,但现在给我送了两位十岁的女孩,银血会这事做的……不太地道吧?”

        “但你们也不在乎来的是不是美娇娘,”乐语拍了拍屁股,坐了几十个小时轿子,屁股都坐扁了:“而是她带来的嫁妆。”

        “我们十一位都是银血大型商会的继承人,我们做出的决定等同于银血会的决断。银血会会长能做的事,我们也能做;但我们能做的事,银血会会长却未必能做。”

        “而且,比起一个垂垂老矣,随时会被银血会弃之如履的老人,现在来的是十一位各商会视为心肝命根的继承人,不是更符合你们的利益吗?银队长?”

        银古月眯起眼睛看向乐语:“我们以前见过吗?”

        “我没见过你,不知道你有没有见过我。”

        “请问你是……?”

        “荆正威。”

        银古月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如此,怪不得,怪不得……”

        怎么?荆正威这么有名的吗?连银古月都知道?

        乐语也不知道他误会了什么,随口问道:“蓝将军何时有时间能接见我等?”

        “进去再说吧。”

        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响起,乐语转头看去,发现是一位长相平平无奇的校官。乐语觉得很是眼熟,但一时间想不起来,便直接问:“请问这位将军是……?”

        “他是临海军作战参谋,协漩校夏林果。”银古月看了看两人,“怎么?荆先生你认识?”

        “不认识。”乐语真诚说道。

        可能是哪一位以前见过的统计司干员吧,他心想。

        因为已经过去两个多月,而且荆正威的记忆严重冲淡千羽流的经历,所以乐语早就将驾驶‘千羽流号’时认识的人忘得七七八八,印象较深的也只有千雨雅、安倩大姐姐、蓝炎、奎照、陈辅等寥寥数人。

        就连银古月,也是因为他的眼睛跟狐狸一样细长,非常有特点,乐语才有印象。

        夏林果这种交集不多,长相还没什么特点,乐语就真忘了。

        就在大家即将进军营的时候,忽然后面传来响动,一个公子哥儿双腿发软地跪在地上,瑟瑟发抖满脸冷汗。

        银古月眯起眼睛:“怎么了?好像一副很害怕的样子哎?”

        “可能是坐车坐太久,水土不服过于劳累吧。”琴乐阴平静说道。

        银古月笑道:“银血会不是很有钱吗,怎么还用马车的,我听说东阳汽车不是很好的吗?”

        “汽车都是优先提供给军队,而且汽车需要烧油,东阳一半的汽车产量都用于跟天际、幽云交易原油。”兰坚博说道:“像这种并不紧急的货物运输,开车就太浪费了。而且……”

        “坐轿子舒服多了。”

        银古月不置可否地点点头:“那他是水土不服?不过这里不也是东阳区吗,离玄烛郡也不远啊,怎么这就水土不服了?”

        罗镇走过去将那个公子哥儿提起来,怒目圆睁道:“你他娘地怎么回事?你搞我们是不是?啊?”

        “我,我……”那人几乎要哭出来,结结巴巴说道:“我不敢……”

        说着说着,大家忽然闻到一股骚味。

        他居然吓尿了。

        “他是周家的嫡系继承人,”琴乐阴忽然说道:“银队长你有所不知,周家负责玄烛郡的垃圾处理与粪肥,他平时就往工厂里跑,那些原料吸得多,身体自然就变差。稍微颠簸一下,身体就受不了。”

        他朝车队招招手:“送他回马车上休息吧。”

        正在揣摩手中双头龙笔的泉新,忽然说道:“还有谁身体不好,想留在马车休息的?快说出来,别等下在人家面前丢人现眼。”

        赵、方、李三家派来的‘炮灰’对视一眼,然后纷纷表示自己感觉不舒服,想回去车队里休息。

        “那你们几家的决策权就给我们了。”听朝早‘温柔’地提醒一句:“等下我们六人做出的决定,你们四家也是要认账的。”

        “当然,当然。”

        “全凭听二少的吩咐。”

        他们连连答应,生怕自己也要跟着听朝早等人深入军营。

        其实他们进不进去也没意义,毕竟他们也不可能自己跑掉。

        就凭那几匹马,临海军疾刀部队让他们三个小时,都能轻而易举追上他们。

        里面的人死,他们也不可能生。

        但就算是死,也有马上死和晚点死的区别。就算一群学生做了坏事,去老师办公室的时候也你推我我推你不愿意第一个进去。

        晚点去,就意味晚点死,甚至可能会出现转机,例如老师要生孩子了,例如高校长让老师去校长办公室一趟,例如……总而言之,留在外面的人,有更大活下去的可能。

        毕竟,万一呢?

        “商量好了吗?”银古月似乎毫不在意他们的内讧:“哪些人要见蓝将军?”

        “我们七人。”听朝早说道。

        旁边的夏林果忽然拿出一个笔记本:“请报上名字和商会,我先拿去给蓝将军过目。”

        “听家,听朝早。”

        “琴家,琴乐阴。”

        “兰家,兰坚博。”

        “泉家,泉新。”

        “罗家,罗镇。”

        “荆家,荆正威。”

        “陈家。”

        墨发如瀑,皮肤苍白,一直沉默的华服青年说道:“陈沉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