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186章 事后,事前

第186章 事后,事前

        早上。

        “你好像该去报社了哎。”

        “不想。”

        “你变了。唉,果然人都是这样,得到之后就不珍惜,说好要打工养我的,现在翻脸不认人了……”

        “我!现!在!”青岚说一个字就踢他一下:“腿!都!是!软!的!”

        乐语啧啧摇头:“你该练练战法了,身体这么差……”

        “我有练的,香雪海让我们天天练一门比较简单的简化战法,专门就是用来……但我是第一次啊!”

        “谁不是啊!”

        “我不信。”

        “你居然不相信戒色宗师说的话。”

        “好吧我信,既然都是第一次,那继续睡吧。”

        “真有这么累吗?”

        “你当女人你就懂了。”

        “有机会的话,说不定我会懂。”

        青岚:“?”当她打出这个问号,显然她并不是觉得自己有问题,而是觉得面前这个人有问题。

        “行吧。”乐语坐起来,“那你继续睡吧,我派人去报社说一声,我估计下午就回来,你中午随便吃一点,下午我们去大门石街那边吃吃喝喝——”

        “再陪我睡一会吧。”

        “不睡了,我该去给琴乐阴一个答复了。”

        “那个红头发又很漂亮的人?”

        “他是男人哎,你不会连这都吃醋吧?不会吧不会吧?”乐语刚想下床,然而身体一颤,僵硬地转过头,看着青岚躲在被子里红扑扑的脸蛋。

        “你不是说你很累了吗?”乐语幽怨地说道:“你只是不想工作而已吧。”

        “我不是说了吗,香雪海教过我们一门战法……”青岚羞涩说道:“那门战法除了能维持身材,提高耐力外,还会大幅提高恢复力,毕竟香雪海就是做这种生意……”

        乐语有些害怕:“如果天天都是这种强度,我怀疑我真的要天天都睡到下午才能恢复过来。”

        “不会的,放心吧,我有分寸,交给我就好。”

        “我觉得我们之间的角色互换了……”

        “公子你又在说我听不懂的话了。”青岚偷笑道:“公子你变得开心了好多。”

        “其实没变,我之前跟你打牌也是这么开心,只是你一点都不注重细节,毁了我许多……”

        “你别说话。”

        ……

        ……

        和鸣苑。

        琴乐阴若有所思地看着乐语将枸杞加入蜜糖五花茶里,轻声笑道:“原来荆少主喜欢加枸杞的吗?我记得之前没这道佐料的吧?”

        “长寿之道,在于养生。”乐语脸不红心不跳地回答,只不过琴乐阴还是在旁边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看得乐语有些挂不住脸:“你干嘛这样看着我?”

        琴乐阴摇摇头,笑道:“荆少主还有出门前洗澡的习惯?”

        乐语眉毛狂跳:“你这都看得出来?”

        “看不出来,闻出来的,毕竟你身上花露水的味这么浓……看来你早上忙碌了好一会呢。”

        “是啊是啊,我习惯早上修炼战法呢。”乐语随口扯谈,连忙转移话题:“对了,你妹妹呢?”

        “怎么,你想见她?”琴乐阴说道:“如果荆少主还想荆琴两家亲上加亲,我自然是无限欢迎的,不过……悦诗好歹是我妹妹,你至少要以正妻规格迎娶她……”

        “停停停,我是怕你妹妹忽然跳出来砍我。”

        “在我身边,你不用怕。”

        乐语下意识拖着椅子远离琴乐阴。

        这个红发男说话又怪,他家又大,实力还强,乐语觉得自己这次是羊入虎口了。

        琴乐阴对他的举动毫不在意,优哉游哉地喝茶说道:“如果她真的出现,那她第一时间砍得也是我这个亲生大哥,而不是你荆正威。”

        “你们兄妹感情挺好啊。”

        “琴家手足情深享誉玄烛,多谢荆少主赞赏。”

        就在两人你一句我一句扯谈的时候,身穿黑十字白衬衫的琴月阳敲了敲门:“大哥,他们已经到了。”

        琴乐阴气定神闲地说道:“请他们进来。”

        不一会儿,这间客厅便坐满了资本家恶徒们。

        “其他人呢?”罗镇重重坐下来,看了看其他五人:“赵、周、方、李那几家呢?”

        “他们只打算派旁系族人加入谈判团。”琴乐阴说道。

        “明智的选择,短视的做法。”泉新套出他那根黑大粗的双头龙笔,一边转动一边冷笑道。

        正如琴乐阴所猜测,银血议事结束后各家商会负责人回去躺床上一思考,便很快洞悉听家那无限套娃的阳谋,而他们所面临的选择也只有两个:

        派嫡系,可能会死,也可能回来接管家族,甚至成为银血会会长。

        派旁系,可能会死,也可能回来后被听家拉拢,不可能成为银血会会长。

        但是被听家拉拢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所有人都派旁系族人,然后听家与这些人组成联盟,内外串通谋夺各家商会的财产。

        若是有一半商会派嫡系继承人前去并且活着回来,那听家就未必能连任会长,甚至无法拉拢其他商会的旁系族人——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旁系与家族并没有血海深仇,只有在听家拥有绝对优势的时候,旁系族人才有可能利欲熏心与其勾结。

        然而听家如果连蝉联会长都做不到,那旁系族人自然是做一个乖乖的家主傀儡,争取表忠心以后能早点退休。

        这样分析下来,排名靠后的几家商会就会想到:如果前五商会都派嫡系继承人,那他们再派嫡系继承人,会有好处吗?

        没有!

        虽然同为前十商会,但第九名跟第一名显然无法相提并论。

        先不论他们派的嫡系继承人能不能活着回来,就算能活着回来,并且被临海军指挥官认可为银血会会长,但前五商会根本不可能听话!

        实力不足的银血会会长,只是前五商会的工具人罢了!

        所以赵周方李四家商会也想明白了,派嫡系继承人,会死,活着回来,也只不过是能执掌家族——但嫡系继承人本来就是下一任家主啊!

        然而派旁系族人,无论生死与否都无所谓,反正听家的阴谋有前面几家商会解决,正所谓‘天塌了自然有高个顶着’。

        虽然理是这么个理,但这间房间里的众人还是很不爽——你不来跟我们患难与共,你完了!

        毕竟银血年轻一代都颇为熟悉,排名前十商会的嫡系继承人更是组成一个小圈子,平时都是你请我吃饭我请你玩男/女人的猪朋狗友。

        然而我们要出生入死,你们居然躲在家族的庇护下坐享其成!

        那这些年一起吃喝玩乐的交情,全部一笔勾销!

        泉新和罗镇骂骂咧咧地将那群人臭骂一顿,兰坚博平静说道:“行了,说正事吧。琴乐阴,你喊我们过来到底要干什么?”

        “自然是为了后天的谈判做准备。”琴乐阴说道:“你们该不会以‘刺杀成功’为前提而加入谈判团的吧?如果是那样,那我敬佩你们的高风亮节。”

        乐语在一旁喝茶,随口问道:“‘刺杀失败’要进行谈判,我可以理解;那万一真的‘刺杀成功’,我们有可能讨论出一个能活着离开军营的方案吗?”

        琴乐阴还没回复,罗镇便阴阳怪气地说道:“活着离开军营的方案,不是一直都有吗?”

        “你说是吧,听朝早听二少爷?”

        从进门就一直沉默的听朝早没有理会罗镇的挑衅,环视一周,淡淡说道:“我知道你们有很多问题想问我,但我觉得我们需要先成立一个共识——”

        “我也是受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