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181章 不是我不想当会长

第181章 不是我不想当会长

        “商人胆小谨慎,好事!会长胆小谨慎,大好事!”

        “荆少主无需推辞,你就是银血会的大救星!”

        “啊,我的茶杯也摔了,这雷实在太响了,不能怪荆少主如此反应啊!”

        大家纷纷堵住乐语的推辞借口,眨眼间仿佛就要钦定乐语就是下一任家主了。

        但乐语很明白他们忽然齐心协力的原因。

        跟其他候选人不一样,像听朝早、罗镇、兰坚博他们死了,那也就死了,对他们家族并不会造成致命性的打击。

        因为老家主还在,哪怕是罗镇这种家族独子没了,他老爸也只能在沉痛之余,继续努力造人,说不定会老当益壮,老来得子?

        但无论如何,就算他们死了年轻一代的继承人,但他们这些老头支撑个几年时间,直到培养出下一代继承人也还是没问题的。

        然而乐语不一样!

        因为他是荆家少主,荆正威!

        没有儿子!

        老家主也死了!

        甚至就连他自己都还没掌控荆家!

        如果乐语这时候又死了,哪怕他‘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之前钦定了弟弟荆正堂当家主,荆家也必然会发生极大动荡!

        因为从来没有这样的例子!

        家主向来父子嫡系相传,在荆正威当上家主的那一刻起,荆正堂就已经是旁系了。如果荆正堂能当家主,那我们这些效忠荆家几十年的旁系族老为什么不能当家主?

        更重要是,威望才是家主传承的根本。荆青蚨之所以想传位给谁就给谁,那是建立在‘黑荆棘’几十年的威望上,族人们根本不敢反抗荆青蚨的意志以及家族的传统。

        然而威望是一种很玄乎的东西。

        如果你觉得其他人不敢反抗家主,那你就也不敢反抗家主,那家主就威严满满的;然而你觉得其他人会反抗家主,那你肯定也敢反抗家主,那家主就是毫无威严可言。

        因为荆青蚨的威望,荆家族人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接受乐语的统治,但他们对新家主还是心存疑虑的。

        如果用战略游戏来说,以前荆家族人的忠心度是90+,那现在顶多60+。

        但如果乐语这时候违背传统,那就有说法了。

        本就没多少威望的新家主,将家主之位传给旁系兄弟——凭什么啊?为什么不传给老成持重的我?老铁们你们能答应吗!?

        这还是建立在乐语没干什么坏事的情况下,然而乐语刚刚把族老荆素客给杀了啊!

        如果再给乐语一段时间,他就可以杀光荆家老人,为死气沉沉的荆家注入年轻外人的精华血液(这句话听起来有点怪怪的),彻底将荆家改造成无产阶级的大本营,到时候乐语死没死也没什么影响。

        然而这个时间点太尴尬了!

        现在荆家族人的忠诚几乎降到了50+,如果乐语真的被派去临海军冲塔,那荆家族人肯定就带着家族产业反了。

        而这,也就是其他商会的目的所在!

        他们想瓜分荆家!

        本来每个家族的传承之际,也就是他们最脆弱的时候。盘旋在玄烛郡上空的灰霾‘黑荆棘’荆青蚨终于咽下最后一口气,不知多少人弹冠相庆大排筵席,随之而来的,还有他们对荆家的贪婪!

        荆家的庄园、烟、铁三根支柱产业,早就被无数人觊觎多时。荆家实在太强大,太霸道,太赚钱,以前荆青蚨还活着,大家也只能收起自己的爪子,在一旁羡慕嫉妒恨。

        但时代变了!荆青蚨死了!新家主是一个毛头小子!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时机了!

        就算没有临海军这档事,其他商会也会找机会向荆家发难,而且出手的肯定有听、罗、泉、兰四大商会,只有他们配吃荆家的肉,其他小商会顶多能喝荆家的汁水!

        到时候如果乐语能撑过去,那荆家就依然是‘黑荆棘’荆家。但若是他撑不过去,那银血会再无五大商会,只有四大天王。

        临海军的到来,只是给了他们一柄最好的刀子。

        诛蓝炎,杀正威!

        临海军退,东阳解围!

        荆家跌倒,银血吃饱!

        如果说有什么比省了一大笔钱还快乐,那就是省了一大笔钱的同时,还薅了一大笔羊毛。

        所以无论这些老贱人说什么屁话,乐语都是猛摇头。

        我要是听得进你们一句彩虹屁,就算我输。

        我不愿意当会长,你们这群老不死还能逼我下海不成?

        不过这时候乐语心里产生一个疑问:“为什么不随便选一个替死鬼当会长?老会长你可以选一个听家人当替身,无论他能不能回来,老会长你继续当会长不就得了?”

        像这种送死的事,何必这么认真选一个会长?

        听古缓缓摇头,吸了口黑霾,看向一旁的白发刺客陈。

        陈微微点头,退出议事厅。

        听古吞吐黑雾,反问道:“临海军指挥官为什么要见银血会会长?”

        不等别人回答,听古便回答道:“他并不满足一时的掠夺,他还想要细水长流的军费,他想绕过郡守,绕过和阳军,跟银血会建立关系。”

        “其实我并不反对跟临海军建立关系,乱世将至,强者吞并,弱者可欺,只是临海军这次太过分。就算要跟临海军合作,我们银血会也绝不能是予取予求的下属,而是平等合作的盟友。”

        “刺杀,既是为了解决,也是为了试探。”

        “如果他活不下来,那就没什么好说。死去的枭雄只是一滩烂肉,活着的枭雄才有投资的价值。”

        “但如果刺杀失败……”

        听古喉咙咕咚,往茶里吐了一口老啖,看得乐语再也不想在议事厅里喝茶了。

        “那届时银血会会长,就要履行自己的责任,跟临海军谈判建立外交关系。”

        “现在临海军势大,和阳军只能苟且偷安。遭遇刺杀,临海指挥官必定暴怒,甚至可能在一怒之下强攻玄烛,血洗村镇,无论和阳军能不能挡得住,这都是我们不能承受的后果。”

        “刺杀是我们银血会的私谋,如果成功倒罢了,若是失败,和阳军和郡守府不会放过我们。”

        “所以银血会会长要在刺杀失败的情况下,安抚好临海军,付出最少的代价保全东阳的安定。”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选拔‘真正的会长’。因为若是替死鬼软弱,就会为求生存将银血会的利益全部赔出去;若是替死鬼忠诚,就会为了些许利益跟临海指挥官死倔,反而会触怒对方,得不偿失。”

        “只有‘真正的会长’,才会顾全银血会的利益,因为银血会的利益就是他的利益;也只有‘真正的会长’,才有资格做出这样的重要决断。”

        “而且,我也不是找替死鬼。”听古淡淡说道:“老朽固然是怕死,但也到了退位让贤的时候。对方指挥官有吞并银血会的野心,然而老朽却是冢中枯骨,心存畏惧,难以决断……”

        “我已经不是独断诸般事务的‘振听’听古,只是一个等死的老人。放到十年前,我还能说一句‘我来决断,就算我错了我也会承担后果’,但现在的我,既没资格,也没能力说这种大话。”

        “我就明说了。”听古咳嗽两声:“如果刺杀成功,新会长还可以向其他将军输送利益保存自己;如果刺杀失败,那新会长就一定要和临海军建立关系,风风光光回玄烛!”

        “虽然这事听起来风险很大,但危险的只是刺客,有钱的商人永远都是座上宾!”

        乐语眨眨眼睛,讶然道:“真的吗?那这个会长好像也不难当啊。”

        “是啊。”听古儒雅随和地说道:“只是当会长需要胆大心细,我看正威你真的很适合啊!不要错过这样的机会,这可是几十年才出现一次的良机啊!”

        “好,既然这样——”

        乐语平静说道:“那我将这个机会送给我的好兄弟听朝早!不是我不想当会长,只是我想成全听家一门两会长的美事。”

        其他银血成员看乐语一直都没掉坑,纷纷话锋一转跟着乐语起哄:“听二少爷挺好。”“我也支持听朝早。”“就这样决定吧!”

        听古沉默片刻,抖了抖软管,忽然冷笑一声:“行了,大家都在精神海里,就别说这些花里胡哨的套话。”

        漆黑意志再次污染精神海,大家顿时一静。

        “我刚才说的,也是事实。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银血会会长也必须参与这次刺杀。既然大家都不愿当出头鸟,那就公平摊派吧——”

        “银血前十商会,各派一名嫡系继承人加入谈判团里。不愿意的商会,事后割让一半产业给其他前十商会。”

        “这些嫡系继承人就是会长候选和家主候选,他们将作为谈判人员与临海指挥官交涉。只要他们活着回来,他们就是真正的会长,真正的家主!而作为贪生怕死的代价,现有家主马上卸任,将商会交给勇敢果断的下一代!”

        听古看向乐语:“荆少主,你也可以派你的兄弟去,但如果你的兄弟活着回来,那你就得接受家主之位拱手让人的现实。”

        他的声音很轻,又很冷:“你也可以试试反抗银血会的共同决断。”

        “听家,派嫡系继承人听朝早加入谈判团。”

        “谁赞成,谁反对?”

        9票反对,79票赞成。

        银血议事,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