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180章 煮茶论会长

第180章 煮茶论会长

        夏雷震震,当风雨再次光顾玄烛郡,银血会里也是风雨飘摇。

        精神海里一片祥和,听古的漆黑意志被压缩到一个小角落,无数思绪激荡不已。

        精神海是最能体现‘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存在:当大家心里不安,急需一位踩着七彩祥云的盖世英雄来救世时,他们可以轻而易举接受听古的强势统治。

        然而当听古想要随机挑选一位幸运路人去背锅时,大家顿时在精神海里将听古扒拉下来,所有人恢复理智。

        这就是精神海的法则:能够引领统治群众的,不是最强的精英,也不是聚拢的团体,而是能回应大部分人内心欲望的意见领袖。

        正确毫无意义,能让大多数人获得好处才能获得支持。

        某种意义上,精神海或许是最基础最高效的民主了。

        听古也不着急,开始悠哉悠哉地吸起黑霾,静静等待一位受害者……不对,一位志愿者的出现。

        只是片刻后,并没有自告奋勇的野心家站起来,反倒是大家的眼光纷纷看向第一桌的大人物们。

        议事厅分为四桌,每桌二十二人,而坐在第一桌的,便是商会排行前二十二的‘银血上流’。这群商人很快就想清楚了,他们固然贪心,但也会考虑可得性,像银血会会长这个位置,根本不是他们所能觊觎的。

        没有人比他们更明白会长所掌握的权柄,虽然骤然看上去,会长就是大家的工具人,负责解决银血会的威胁,调解成员间的冲突,提出方案让大家投票之类的,而且成员还能反对。

        但担任会长的最大价值,在于‘必然话语权’。

        也就是说,银血会会长说的话,大家都必须要听。

        话语权所能获得的丰厚利润,从听家就看得出来。听家以前虽然也是五大商会,但与其他四大商会顶多就是不分伯仲,而现在几乎是一超多强,就看得出听家吃得多肥。

        比方说,半城区以前是有人住的,听古当会长的时候提议用银血税金清空半城区,改造成玄烛最大工业区,大家纷纷表示好啊好啊。

        然而清空半城区的拆迁费用,听家让黑帮去强拆,自己留了一大笔;建造半城区他们找琴家来办,琴家接了这么一个大工程自然得给听家回扣;还有……

        许多银血会共同出资经办的事务,听家永远都能从中赚取不少,而且有理有据,大家一边羡慕一边恨自己为什么不是会长。

        再比方说,巡逻队是听家牵头组建的,而巡逻队的铳械自然也是用银血税金购买,训练铳械射击技术可是要花费许多。

        而玄烛郡里,谁是最大的铳械军火商?听家。

        就连巡逻队这种注定要血亏的事务,听家也依然能赚钱!

        这其中的因果关系,并非巡逻队要购买铳械,所以听家能赚钱;而是听家贩卖铳械,所以才会组建巡逻队!

        许多骤然看上去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其实背后全是听家打的小算盘!哪怕他们没赚,也绝对不会亏!

        简单来说,谁当了银血会会长,谁就是玄烛郡最大的甲方爸爸!

        然而不是谁都能当甲方爸爸的,必须是有足够强大的关系网,多面开花的产业,以及令大家心服口服的商会,才能凭借银血会会长这个身份牟利。

        小商人当会长,就真的只是一个背锅侠和工具人,甚至就连提个建议都得看大商会的脸色。

        因此大多数小商人都偃旗息鼓了,他们就算带着会长的身份,成功从临海军回来,也只不过是成为大商会的傀儡,甚至过不了多久就会‘被’退位让贤,何苦来哉?

        在银血会这个民主体系里,权力来源于成员的支持与畏惧。

        因为弱小个体畏惧,所以不敢得罪,只能支持;

        因为集体支持,所以强大个体也不敢得罪,只能畏惧。

        畏惧与支持无限交织,便编织出名为‘权力’的王座。

        而能符合‘令人畏惧’‘众人心服口服’这些特征的,只有少数几个大商会。

        其他人争也没用,会长只能从那几个大商会里诞生。

        听、荆、罗、泉、兰、琴、周、赵……

        许多人眼神闪烁着微妙的情绪,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听古。一位银血成员咳嗽一声,说道:“听家乃银血会中流砥柱,听古会长又有多年会长经验,我认为下一任会长应该从听家的后辈里选拔。”

        “听家二少,处事圆滑,少年老成,可为会长?”

        嘿嘿,不就是想选个人送死吗?我觉得你们听家的二儿子非常适合这个任务啊!

        听古还在吸黑霾,听鸠马上回答道:“朝早暮气沉沉,冢中枯骨,难为会长!”

        另一位银血成员眼睛一转,接着说道:“罗家独子,少年俊杰,好客养士,经营多门产业游刃有余,部下能事者极多,可为会长?”

        罗家长辈马上说道:“罗镇色厉胆薄,好谋无断,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非会长之选!”

        又有人道:“有一人名动东阳官场,兼顾商政人脉——泉新可为会长?”

        泉家长辈立刻变了脸色:“泉新藉父之名,金玉在外,败絮其中,难为会长!”

        乐语看得奇怪,脑袋微微仰后,小声问荆守:“他们为什么只推选年轻一代?这老一辈家主不是还没死吗?”

        荆守小声道:“银血旧例,前几任会长都是年轻上任,久而久之他们也只推选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人。一来年轻人任职期长,商人们认为频繁更换领导绝非好事,领导强势他们可以抱团对抗,领导软弱他们也可以利用,但频繁更替,只会引起互相之间竞选内耗,非明智选择。”

        “二来年轻会长更难压服群商,比起老奸巨猾名望深厚的老家主,他们自然更想推举年轻气盛的青年人了。”

        乐语恍然大悟,这就像文官选皇帝一样,现在有两个正统候选人,一个是崇文尊儒的小孩子,一个好战重武的青年人,文官当然是选前者了——好控制才是王道!

        这时候有人说道:“兰家有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年少成名,改良发动机,事业发展惊人,兰坚博可为会长?”

        兰家长辈摇摇头:“坚博虚名无实,年少气盛,绝不可为会长!”

        “那琴乐阴、周白、赵耀等年轻俊杰呢?”有人问道。

        琴家周家赵家的长辈连忙说道:“他们都是些碌碌小人,何足挂齿!”

        “除了他们以外,还有什么人可以担任会长呢?”银血成员a叹息道。

        “能够成为会长的人,应该是胸怀大志,腹有良谋,心藏万世之策,执掌新兴产业的大商人!”银血成员b大声说道。

        “那究竟有谁能配得上这样的评价呢?”银血成员a话锋一转。

        银血成员b斩钉截铁说道:“依我之见,今银血群商,惟荆家少主荆正威能担任会长!”

        正在喝茶的乐语闻言,吃了一口大惊,手里的茶杯一晃便摔到地上,掷地有声。

        时狂风骤雨,雷声大作,轰动议事厅,乐语哈哈笑道:“雷震之威,乃至于此!正威一介胆小怕事之辈,难为会长!”

        然而此时,乐语心中一片冰凉。

        这是针对荆家的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