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168章 她自由了

第168章 她自由了

        荆守和乐语两人穿过荆园,路上仆人们纷纷行礼,眼神里充满敬畏与不安。

        他们知道荆园换了一个新主人,而且这位新主人的名声不怎么好,自然对自己的未来忐忑不安。

        乐语有心想洗白自己,当一位女仆对自己行礼的时候,他礼貌地回笑一句“下午好”,结果那位女仆直接吓晕了。

        其他仆人瑟瑟发抖地看着乐语,似乎在等待乐语兽性大发就地正法这位女仆。

        乐语还能怎么样?他只能冷哼一声,装出一副‘就这’的不屑表情,毫无礼貌地走过去,然后他便听到几道松了口气的声音。

        乐语:o( ̄ヘ ̄o#)

        “我带你去老爷的书房。”荆守说道:“如果有需要的话,我可以为你详细介绍荆家的产业分布。本来这事应该由少主你跟随老爷在实践中学习的。”

        “可以。”乐语从善如流:“不过我目前的工作重心应该还在《青年报》里,荆家的事务恐怕还需要守叔你——”

        “请少主你另择一位心腹亲信吧。”荆守说道:“我打算离开玄烛了。”

        “为什么?”

        “一朝天子一朝臣,既然老爷已经走了,我作为老爷的遗物,就不应该还占着这个位高权重的位置。放心,我也不会马上离开,少主你可以先安排人慢慢接管我的事务,等你的人完全掌控荆家后,我才会抽身离开。”

        遗物……乐语摇摇头:“我也可以继续信任你。”

        荆守这位严肃的瘦削中年人,此时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没有反驳什么,只是说道:“等少主不需要我的时候,尽管提出来,我会安静离开的。”

        乐语有些好奇:“难道你就没什么志向吗?听说你年过而立却仍未成家,每日经手大量金银却两袖清风,我一直以为你心怀大志,想借助荆家的力量做什么。”

        按理说,依照他们两个的关系,这种话是不应该说出口的,但乐语现在是家主,想说啥就说啥,哪需要顾虑别人的感受,就是这么任性。

        荆守微微摇头:“没有。我只是老爷和夫人买的工具,既然老爷被夫人刺杀了,我也不想再为自己找一个主人,所以想找个地方了结余生。”

        “工具?”乐语说道:“但人又不是单纯的工具,你难道就没什么喜欢的事物,想要做的事,想要实现的梦想吗?”

        荆守转头看了乐语一眼,“没有。”

        不知为何,乐语从荆守的眼里,看见另外两个人的影子。

        千羽流。

        夏林果。

        不知为何而生,不知为何而死,生来不知痛苦,活得无需快乐。

        乐语这个老冷血人,自然是瞬间意识到荆守也是他的同类——拥有‘冷血体质’的无情人!

        我以前还以为‘冷血体质’应该是枭雄的优秀属性,原来这是忠犬的固有特质吗!?

        仔细一想,千羽流是千雨雅的忠犬老哥,夏林果是千羽流的舔狗跟踪狂,荆守又是荆青蚨的工具人……绝了,还真是忠犬特质!

        想到这里,乐语也没再挽留什么。在这世界上,他或许是唯一一个能理解这些冷血人的正常人。

        因为冷血人无法感知痛苦,所以他们也不会刻意追求快乐,如果没有一个‘坐标’,他们连求生本能都不复存在。

        这类人往往从小就得找一个坐标,像妹妹,像同学,像父母……他们并非无法感受快乐,而是他们只能感受到快乐,因此他们快乐的阈值极高,寻常欲望等低级趣味很快就被他们舍弃,只有近乎使命的守望目标才能引导他们前进。

        对荆守而言,他已经没有生存下去的目标,他连生存的欲望都没有,留在荆家教导乐语,也只是为了完成荆青蚨的嘱托。

        所谓的‘了此余生’,乐语更怀疑他想找个风和日丽的日子跳海——别怀疑,乐语从千羽流的记忆里就经常发现他在思考自己的自杀方式。

        对冷血人而言,死亡是他们的终极快乐。

        因为他们都没死过。

        如果是正牌荆正威,听到荆守这么‘上道’自然是会喜出望外,将荆守压榨完就会丢到一边。

        毕竟他得将自己的人安插到荆家各处,怎么可以让荆守占住位置?

        但乐语不一样。

        因为他没有自己的人。

        他一来就诛杀了管家沈宏和白玉兰,两个多月过去,也没找什么心腹,全部时间花在报社上。

        他根本无人可用!

        当然,按照正常情况,当乐语慢慢掌握荆家之后,未来就会提拔出一批年轻俊杰作为自己的心腹。

        但这也得荆家有未来啊……

        想到这里,乐语便说道:“好吧,那就辛苦守叔你暂时先管着荆家。放心,不会让你待太久的。”

        荆守微微颌首。

        他以为乐语会很快寻找心腹掌控荆家。

        殊不知乐语的意思是荆家很快就没了。

        “这里是历代家主的书房,负荆别院。”荆守带乐语来到一处鸟语花香的幽静别院,忽然想起什么问道:“少主,你既然成为家主,也该搬回荆园了吧?”

        乐语想了想觉得没什么问题:“嗯,也好。”

        荆园的环境肯定要比荆府好,乐语没必要拒绝这种外物享受——而且他还记得荆园里族人们是如何苛待仆人,更记得刚才仆人是何等畏惧自己。

        他们的畏惧,固然有荆正威本来是个畜生的原因,但更因为他们在荆园里是任人欺辱的最底层。

        玄烛郡他改变不了,但改变一个荆园,一个荆家,他还是游刃有余的。

        虽然他以前看荆家族人这群肥仔很不爽,但那是建立在乐语没法整治他们的前提下。现在乐语成了荆家家主,他想整谁就整谁,看谁不爽谁倒霉,算是为自己的生活添加一些趣味的打怪支线吧。

        “那荆府要怎么处理?”荆守走进书房。说道:“一般这种外宅有三种解决方案,一是暂时弃置,留后处理;二是赏给属下,以资鼓励;三是挂牌售卖,回笼资金。”

        “送出去吧。”乐语拉开书房里的椅子坐下:“留在这里也没用,卖出去也不缺那一点点钱。”

        “好,请问要赏给谁?”

        乐语压在红木太师椅的椅背上,椅子发出吱吱呀呀的轻微声音。

        就像齿轮卡进机器的链条里,一座庞大的机器再次运转起来。

        “《青年报》报社社长,青岚。”乐语说道:“告诉她,她自由了,以后那里就是她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