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167章 我乐语,绝对不是一个满肚子坏水的人渣!

第167章 我乐语,绝对不是一个满肚子坏水的人渣!

        荆青蚨的葬礼没有浪费乐语过多心思。

        按理说,辉耀也是有守灵七日的习俗,甚至还有守孝三年的说法。

        但既然乐语并没有大张旗鼓的兴趣,族人们也默契地遗忘这些习俗,根本没人敦促乐语——哎呀人家儿子已经悲痛欲绝,别看他一副无事发生的模样,其实已经在心里守灵守孝了,我们这些亲戚就不要揭他伤疤。

        ‘荆青蚨终于死了’,族人们如果对此没有感怀叹息,那肯定是假的;

        但如果说族人们对荆青蚨有多少感情,或许他们心里的这句话,足以诠释他们对这位将荆家发展壮大的家主的真实态度——‘荆青蚨终于死了’。

        现在荆正武已死,荆正堂投降,荆正风根本就是过来陪跑捣乱的,荆家族人别无选择,无论是真心诚意还是心怀怨恨,都只能臣服于新任家主荆正威的座下。

        其实跟过去也没多少区别,只是他们以前的主子是荆青蚨,现在的主子是荆正威罢了。

        他们多多少少意识到新家主对老家主没多少感情,自然不会触其霉头,甚至有人直接提议将荆青蚨直接草草下葬——老墙头草了,这种软骨头的出现,让乐语多了几分掌控荆家的底气。

        不过人都死了,乐语还不至于鞭尸为乐,便将丧事交给跟随荆青蚨几十年的老管家福德处理,福德沉默领命。

        意识到老管家对自己的疏远,乐语也不奇怪。

        荆青蚨的死可谓合情合理,毕竟他这几年就是在苟且偷生与天挣命,随时两腿一伸都正常,更何况今天遭遇了前妻的刺杀,好不容易回光返照,跟儿子们说完遗言然后安详离世——这都是非常合情合理的发展。

        唯一知道荆青蚨身体状况的,就是那两位医官和老管家。按照荆青蚨的身体情况,他应该还能活一些日子,但他却在跟乐语见面的时候暴毙……老管家或许有所怀疑,但他找不到证据。

        就算找到,他又能怎样?

        父杀子,子弑父,兄害弟,弟刺兄,这才是荆家人的行事法则。当初荆青蚨年纪轻轻就死了爹接掌荆家,很难说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家族丑闻。

        不过老管家还问了一个问题:“请问家主要如何处理太夫人?太夫人还在厢房里。”

        乐语一愣,还意识到这就是刺杀荆青蚨的前妻,荆正武的母亲,荆正威的老仇人。

        刹那间,乐语就明白荆青蚨为什么只是软禁太夫人。现在荆正武已死,太夫人的存在对乐语也是一个威胁,按理说荆青蚨那时候让家丁打杀太夫人也没问题。

        但他却没这么做。

        如果说这是因为爱情,那也太看不起荆青蚨了。

        他留下太夫人,是为了乐语而留——新仇旧恨,又有为父报仇的名义,哪怕乐语现在拿起菜刀,冲过去斩了太夫人的狗头,太家都无法找他这个荆家家主麻烦。

        荆正武的死,是荆青蚨为乐语立威的前戏。

        太夫人的存在,是荆青蚨流留给乐语亲自立威的祭品。

        有什么比杀了竞争者他妈更能树立自己的威严?

        没有了!

        哪怕那个老人尸体都快凉了,乐语依然感觉后背发凉。

        太夫人今天会来看荆青蚨,是巧合,还是算计?

        他是见机行事的狠辣,还是深思熟虑的阴毒?

        他到底还给我留下多少份‘礼物’?

        更可怕的是,我居然跟上他的思路,领悟他的意图了。

        不不不,这肯定是荆正威这个带恶人的思路,我乐语可是儒雅随和的诚实小郎君……乐语说道:“报官处理,通知巡刑卫带走太夫人审讯,将证据整理好送到巡刑卫,派个人向郡守府提交诉状,控诉太夫人谋杀吧。”

        所有人都愣了。

        报官处理?

        我们荆家的事,巡刑卫敢管吗?需要巡刑卫管吗?

        不过很快就有族人恍然大悟,连声说道:“家主英明!”

        “家主英明!太家这次肯定要伤筋动骨了!”

        “正是!将这件事闹开,太家如果不给我们荆家一个满意的交代,他们就别想在玄烛郡混下去!”

        乐语一看就知道族人又脑补了许多阴谋诡计,他也懒得解释,反正都是资本家狗咬狗,随他们去。

        他只是不愿意走荆青蚨为他准备的黑血之路罢了。

        “谁愿意接下这个任务?”

        几名族人自告奋勇站起来,乐语挥挥手让他们接下这份美差,然后看着大厅里的诸位族人们说道:“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也知道你们的顾虑。”

        “凡是跟二弟、三弟有过秘密约定的,明晚之前,可以将你们的约定写下来交给我。”

        族人们顿时满脸冷汗,一个个大声喊冤:“小威啊,你二叔我怎么可能……”“威少……”“威哥……”

        “停。”乐语挖了挖耳朵,吹走耳垢,随意说道:“第一,你们可以喊我家主,少主,少爷,公子,或者家主大人都可以,不要喊我的名字。”

        “第二,我没有追究的打算。既然他们是我弟弟,而现在是我坐上这个位置,总得为弟弟们的行为负责。”

        “你们尽管写,我尽量满足你们的愿望。”

        “毕竟,”乐语面露微笑:“我只是新官上任的新家主,有很多事情都不懂,以后还需要大家一起为荆家效力。荆家商会,是全体荆家族人的商会。”

        乐语这么一说,族人们提起来的心顿时放下来,取而代之是阵阵狂喜!

        对啊!

        荆正威在荆家商会里其实没有多少根基,他想要控制荆家,还是需要我们这些老人!

        他不仅不能追究我们,还得拉拢我们,不然谁为他工作啊?

        不愧是荆正威,果然有眼光,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

        这就是新家主吗,爱了爱了!

        族人们心满意足地离开了,乐语转头看向旁边一直默默无言的荆守:“我要看一下荆家的产业情况。”

        “对了,顺便派人去喊尹冥鸿过来,我有事要交代他。”

        像杀猪这种大事,乐语亲自做就不合适,但让白夜来就不一样。

        荆家族人如果真以为新家主是好欺负的外来人,那等待他们的将会是白夜不妙屋。

        杀猪的第一步,就是将猪骗上屠宰桌。

        哎,我怎么会想出这种阴谋诡计,肯定是荆正威的思维在作祟,我可是正经人……乐语暗暗安慰自己,拒绝承认自己越来越像荆家人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