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150章 《大富翁》

第150章 《大富翁》

        “你们值班的时候玩什么打发时间?”

        巡逻大营,队长休息室里,乐语扇开鼻子前的奶白烟雾,忽然问道。

        大家好奇地看向乐语。

        巡逻值班已经一周多了,在他们印象里,荆正威向来独来独往,不喜结交朋友,除了跟他的队副琴乐阴比较熟以外,跟其他公子哥儿都没什么交流。

        这在他们看来是挺不可思议的——在这里的都是各商会钦定的下一代继承人,没几个蠢人。就算他们自己看不出来,他们家的长辈也会告诉他们他们来巡逻队值班的意义所在。

        反正肯定不是来体验下等人的生活。

        他们除了是代表银血会掌控巡逻队,更是为了在值班的过程中与其他公子少爷达成亲密的战友关系。不少人甚至约好值完班后,就勾肩搭背一起去香雪海快活,这感情关系自然迅速递进。

        一起吃过苦(值班对他们来说算是吃苦了),一起享过福,银血会内部可不就更加紧密了吗?要是你有个如花似玉的妹妹,我有个河东狮吼的姐姐,说不定咱们两还能更进一步结为亲家……

        平心而论,想巴结荆正威的人,其实真不少。先不论荆家家主病入膏肓,说不定过几天荆正威摇身一变变成荆家家主,让这些盼着死爹的二世祖们欣羡不已,光是荆正威拥有的《青年报》,就已经让大家不敢忽视他。

        其他不好说,但论到赚钱,这屋子里的人都是专业的,哪能看不出《青年报》所隐藏的巨大价值?

        可惜《青年报》是荆家的产业,没人敢跟荆家玩阴的。

        虽然大商会基本都是通过血腥积累发家,但其他大商会好歹会施粥救济,明面上会做做样子。

        而荆家不一样。

        荆家其实也很想立个贞节牌坊证明自己不是婊,但这些年时不时有工人暴动,所以他们也只能‘时不时’进行血腥镇压,以至于令所有人都知道,荆家非但没有放下他以前的血腥手段,甚至还进化成威力加强版。

        阴的不行,只能来明的。

        然而报社又不缺钱,他们想投资都找不到门路——跟荆正威不熟。

        兜兜转转,他们便意识到一个问题:是荆正威一直不给他们接近的机会!

        以前荆正威落魄的时候,几乎没人看好他,公子少爷们自然跟他没交情。但荆正威窜起的太快了,若是他们不能在巡逻队这段时间交好荆正威,下一次见面时,可能对方就已经是五大商会之一的话事人,很难再建立深厚的友谊!

        现在乐语忽然递出橄榄枝,自然马上有人响应,一位脸色苍白的病公子马上说道:“我在半城有个小宅子,里面有我珍藏的‘清风环佩’风行型号水烟壶,还有两个从香雪海买来的女仆,威少你今晚可以去试一下——”

        “妈的,北风你这小子!”将腿驾到桌子上的罗镇忽然破口大骂:“你居然在巡逻的时候寻欢作乐!?你信不信我一脚踢爆你卵蛋?”

        中队长北风一点都不怕:“行了行了,罗哥你有空也可以去,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罗镇又躺回去:“那你记得补补货,你知道我喜好的。”

        “哎……”北风有些无奈:“行吧,我再买一个红玉海的天魁吧。”

        乐语不禁对罗镇侧目以示——红玉海他也知道,虽然性质跟香雪海差不多,但名气小很多,而且两者的从业人员相差很大,具体表现在性别上。

        是的,红玉海是经营牛郎生意的。跟花魁对应的天魁,便是红玉海里艳压群芳的头牌牛郎。

        红玉海虽然名气不及香雪海,但消费水平上却犹有过之,毕竟还是男人更懂男人,自然知道怎么在恩客心中提高自己的身价。

        乐语震惊的不是罗镇性取向不一样——跟荆正威比起来,罗镇这点‘不凡之处’简直不值一提——他震惊的是,罗镇居然敢公开表示自己的癖好。

        乐语看了一眼旁边的琴乐阴,琴乐阴低声说道:“罗镇是独子,无兄弟姐妹。”

        怪不得……乐语释然了。

        罗镇不是普通人,他公开自己是同性恋,就意味着罗家绝后或者后代从其他分家领养。无论出于何种考虑,罗家家主和族人如果有的选,就肯定不会让他继承家族。

        但他们没得选,罗家家主就这么一个儿子。

        他们或许在期待,等罗镇玩累了,说不定就会找个老实女娶了呢?

        “那威少你呢?”北风期待说道:“那里有两张床,我们可以一起消遣度过今晚。”

        自从琴乐阴在其他人面前喊他威少后,大家便都用这个如同新手村精英恶棍的名字来称呼乐语。

        乐语打了个寒颤,摇头:“我对水烟没什么兴趣,而且我是队正,不能藏到房间里……”

        中队长其实也不可以,但北风是二队的,二队队正泉新和队副罗镇不管,他自然不会越俎代庖。

        “那泉少爷你们呢?”乐语终于将话题推到目标身上:“泉少爷,罗少爷,你们值班的时候靠什么消遣的?”

        一直在转笔的泉新抬起头看了一眼乐语。他的笔不是普通笔,是特制的双头重笔,重心稳,转起来,花纹缭乱特别好看。

        他没有回答,用心地将笔从大拇指转到尾指,又从尾指转到大拇指,然后弹起来一把抓住。

        泉新挑了挑眉,笑道:“就这。”

        乐语眨眨眼睛,问道:“就这?”

        “值班值八个小时,有什么消遣都玩腻了。”泉新耸耸肩:“看报看书玩男人玩女人都试过了,但没啥可以玩八个小时的……后来我和罗镇便各玩各的,我转笔,他修战法,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你们呢?”

        乐语说道:“我们打战牌。”

        “战牌?那倒是挺不错。”泉新又开始转笔:“没想到威少你跟琴大少喜欢这种娱乐。

        “前提是有输有赢。”乐语一脸郁闷:“这些日子我和他打了将近一千盘了。”

        “胜负呢?”

        “我只赢了一盘。”

        大家纷纷一愣,用微妙的眼神看向乐语,眼光中充满同情和歧视——大家快看,这里有个菜逼!

        乐语也是有怒不能言,他好歹也是一代传奇下的最强决斗者,牌力岂是面前这群渣渣所能鄙视?

        然而琴乐阴就是比他强!

        换牌组,被吊打;

        换套路,被吊打;

        乐语甚至当场跟琴乐阴交换牌组,然后琴乐阴就用乐语准备的连击套路将乐语打残。

        这种感觉,就像是adc在下路被敌方辅助压制补刀乃至越塔强杀……

        若不是晚上还能跟青岚来几场紧张刺激的激情搏杀,乐语肯定会被琴乐阴打到弃坑。

        琴乐阴笑而不语。

        这时候乐语拿出一个盒子,用兴致勃勃的语气说道:“我最近发现一种新游戏,但至少需要四个人一起玩,今晚我们要不值班的时候一起试试?”

        图穷匕见!

        乐语主动抛出话题,其实就是为自己这句话做铺垫!

        罗镇和泉新都来了兴趣:“什么游戏?”

        “这个游戏,名为——大富翁!”

        乐语打开盒子,拿出一张丝绸白布,上面画满了各种格子!

        “每个玩家开始时有一定资金。”

        “通过掷骰子进行移动。”

        “到达物业可以选择购买产业。”

        “玩家可以向朝廷半价售卖产业套现资金。”

        “玩家之间可以交易。”

        “但游戏里有许多突发事件,战乱,天灾,人祸,这一切都会让玩家资产大幅削减。无论你赚多少钱,都是在推延自己破产的时间罢了。”

        “最后一个没有破产的玩家,即为胜利者者;在值班时间结束时,资产最多的玩家,也是胜利者。”

        “怎么样,你们有兴趣吗?”

        乐语话音刚落,就马上有公子哥问道:“这游戏哪里买的?我也要买!”

        “我也想玩!”

        “我也……”

        看见他们反应如此激烈,乐语一点都不奇怪。大富翁这个游戏能风靡全世界,靠的就是过硬的游戏品质和易学难精的门槛,从小孩到大人都爱玩,更何况这群泡在钱堆里流淌着商人黑血的商人子弟?

        大富翁这个游戏,可谓是挠中他们的心痒处!

        乐语清了清嗓子,说道:“这是我托朋友从炎京买来的,现在市场上根本没有,玄烛郡也就我这一副。有机会的话,我会托人多买几份。”

        听到乐语这样说,公子少爷们也只能放弃的收购意图,转而看向乐语手上的这副游戏:“最多可以有几个人一起玩?我今晚不走,跟你们一起玩到天亮吧!”

        “我也可以!”

        “最多可以六个人一起玩。”乐语说道,漫不经心地看向泉新和罗镇:“泉少爷,罗少爷,你们有兴趣吗?”

        “好像很有意思嘛。”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乐语转头一看,发现是听朝早和兰坚博结束值班回来了。

        “可以六个人一起玩的话,不如加上我和坚博两个?”听朝早摘下军帽,笑道:“泉新,罗镇,你们来不来玩?”

        泉新停下转笔:“我可以,罗镇你呢?”

        罗镇耸耸肩:“那就玩玩吧,听起来好像挺有意思。”

        乐语几乎压抑不住心中的狂喜,忍不住嘴角上翘,似乎因为能和大家一起玩游戏而感到开心:“好。”

        太棒了!

        这下子,他有五个替罪羊一起背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