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个加点面板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 被盯上的人

第六十三章 被盯上的人

        PS:上一章已大修,看过的兄弟们请更新一遍重新阅读,十分抱歉!

        ------

        “千万别松手,必须要按程序把笔仙送走才行,不然会惹麻烦的!”

        三人紧张无比,只有黄建阳这个唯一的男生还稍微镇定一点,但他也没有主意,只能想办法把笔仙送走。

        三人一起小声念叨:“笔仙笔仙,我们的问题问完了,请你走吧。”

        “笔仙笔仙,我们的问题问完了,请你走吧。”

        他们不敢松手,只得口中不断念叨着送离笔仙的咒语,但抖动的笔杆一直没有停下,反而愈加猛烈。

        “不好!”

        这时黄建阳骇然发现,居然有一股阴冷气息从手中的笔杆里透露出来。

        黄建阳的脸色很不对劲,一股异样的阴冷之意似乎正在缓慢侵蚀着他的身体,握着笔的手已经变得冰冷麻木,几乎失去知觉。

        “我受不了啦!”

        文艺委员忽然大叫,似乎承受不住这种恐惧的感觉,猛地将自己的手从笔杆上抽了出来。

        “别松手!”

        学习委员脸色一变,当即就要阻止,但还是慢了一步,文艺委员的手已经离开了笔杆。

        啵!

        像是什么东西被解封一样,屋内环境突然变得阴森起来,格外诡异,本就昏暗的房子也更加可怕起来,似乎有某种肉眼无法看见的东西出现在屋内!

        两个女生快要被这种可怕的气氛吓哭了,既然文艺委员已经松手,学习委员也把手拿开了,顾不上给黄建阳辞行,两人落荒而逃,连门都没关。

        而看着两人逃离的黄建阳并没有任何反应,在文艺委员松开笔杆后他似乎就沉寂下来,低着头一声不吭,静静坐在桌前,一动不动。

        刷刷刷!

        一只无人触碰的笔在白纸上自行转动着,在白纸上画出一个又一个的圆圈,诡异无比。

        “儿子你在家呢,怎么连门都没关上。”

        不知过了多久,黄建阳的父母下班回来,把没关上的房门关住,对儿子一反常态的坐在那里有些奇怪。

        “屋里这么黑怎么不开灯?”

        黄建阳的母亲随即把灯开关打开,灯光顿时驱散屋内的黑暗。

        屋内明亮后,刚打算和儿子说几句话的黄父猛地瞪大眼睛,看到了恐怖的东西,他看到桌子上有一只不停自行转动的笔,以及下面一张已经被黑色笔迹涂满无数圆圈的纸张!

        黄父大声惊叫道:“孩子他妈,快带儿子离开屋子!”

        但这时,一直垂着头的黄建阳忽然把头抬起来,阴森吓人,双眼透着诡异的光。

        ......

        夜晚,赵令赶到外城北区与李子扬碰面,两人继续在街道上寻找铁钩人的踪迹,在经过几个小时的搜寻后终于找到了这只妖魔。

        铁钩人身高接近三米,手持一条用锁链固定的巨大铁钩,上面布满干涸发黑的血迹,后背生有锋利的倒钩,几具干瘪的人类尸体像风干的腊肉一样挂在它的身上。

        “谁知道这玩意的铁钩是谁给它造的?”赵令问道。

        李子扬摇摇头表示不知,他也不清楚,谁知道这到底是铁钩人天生自带的武器,还是它从哪里捡到后融入自己妖魔躯体中的。

        不过这只妖魔虽说看上去十分威猛,同阶中实力极强,可以在多名猎人的围攻下杀掉其中三人,但它并没能达到三阶,碰上赵令这个挂比完全没有办法,巨大锋利的铁钩根本打不着人,挨了几次拳脚后就被打爆。

        李子扬负责收集战利品,把铁钩人的头颅拿去工会交任务,那根巨大的铁钩可以拿到商会出售,把这种蕴含妖魔之力的东西改造成保命之物或者特殊武器后可以卖出不菲的高价。

        吸收铁钩人身上的27个点数后,赵令回家睡觉去,交任务这种琐事就让李子扬去做,不然做任务带个累赘干什么,意义何在,就算是一张卫生纸、一条内裤赵令都要让它发挥出自身的价值。

        李子扬费力搬动着铁钩人的巨大铁钩,哭丧着脸道:“肖哥这玩意太沉了,很重啊!”

        赵令道:“重就重吧,反正也是你背。”

        李子扬:“......”

        “对了,如果工会也确认了屋巨鬼的赏金,你自己留十万块钱,然后把两次任务剩下的赏金存到我的存折上。”

        ......

        翌日清晨,脸色惨白的文艺委员从自己卧室床上醒来,她昨天从黄建阳家里出来后一路跑回家,连晚饭都没吃就躺床上睡觉了。

        但这一晚她完全没有睡好,一闭上眼,脑海里就浮现出一只诡异的笔杆,她很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玩笔仙这个通灵游戏。

        “小蕊赶紧起床吃饭,上学马上就要迟到了。”门外传来文艺委员母亲的声音。

        “知道了妈妈,我这就...”

        文艺委员的话还没说完便戛然而止,一脸惊恐之色,因为她看到在自己的书桌上有一只笔杆正在自行飞快转动着!

        片刻后,凄厉的惨叫在她家中传来。

        ......

        第二天赵令睡到自然醒才赶到学校,来到班级后发现班上同学的神情都有些异样,隐约有些沉重不安。

        他问询了同桌后才知道黄建阳家里出事了,早晨时有邻居看到黄建阳家的门打开着,一家三口全都惨死在自家门前,满身淋漓鲜血,十分凄惨。

        别人不清楚黄建阳一家的死因,但赵令是知道的,昨天他带着陈慧颖早早离开,但没想到黄建阳三人还是把请笔仙这个通灵游戏给玩了。

        “为什么非得要作死呢。”

        赵令不由叹了口气。

        他随即抬眼在班里扫视一遍,发现昨天在场的文艺委员也没有来上课,只有脸上气色十分差的学习委员到了。

        学习委员在得知黄建阳一家被杀的消息以及文艺委员没来上课的情况后,连课也听不下去,趴在自己的课桌前瑟瑟发抖着,觉得下一个死的人可能就是自己了,恐惧不已。

        “赵令他们是不是被笔仙给盯上了。”

        下课后,陈慧颖很是不安的找上赵令。

        在不安的同时陈慧颖也有些后怕,如果昨天没被赵令带走,很有可能她现在也会被笔仙盯上,像学习委员那样瑟瑟发抖,或者已经被笔仙杀死了。

        “应该吧,所以说不作死就不会死。”赵令淡定的道。

        “那怎么办,我们能不能帮帮她们。”

        陈慧颖把目光望向伏在课桌上的学习委员以及文艺委员的空座位。

        赵令道:“我觉得你应该担心自己才对,昨天咱们虽说已经趁早离开,但那里留有咱们的气息,那个名为笔仙的诡异东西未必不会盯上咱们。”

        陈慧颖一听也有些紧张,连忙道:“我觉得应该把昨晚上的事告诉老师。”

        赵令不置可否,这种诡异事件老师可解决不了,就算是城卫出手,等他们解决完笔仙,被它盯上的人估计也早就被杀了。

        陈慧颖立刻拉上学习委员去办公室去找许丽霞,她也没有别的办法可行。

        不过很快两人就又回来了,许丽霞并没有在办公室,班里发生学生一家突然死掉的事件,作为班主任的许丽霞肯定是要参与解决的。

        随后的下午课间,又传来一个不好的消息,文艺委员一家也死在自家家中,顿时在六中学生群体中掀起轩然大波。

        尤其是6班学生更是十分不安,不清楚这两人到底招惹上了什么,在替同学难过的同时也在考虑会不会影响到自己。

        如果他们与黄建阳与文艺委员的接触中也沾染上妖魔气息,那么他们很有可能也会被这个不明妖魔盯上。

        当事人之一的学习委员在听到这个噩耗后像傻了一样在自己座位前怔怔呆坐良久,连上课铃都没听见、

        任课老师讲课的时候,这个妹子突然崩溃般扑在课桌上失声大哭起来,让老师与班上同学都不知所措。

        班上只有赵令与陈慧颖知道她哭的原因,陈慧颖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毕竟随时可能被妖魔杀死的恐惧感觉是旁人永远也无法切身体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