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个加点面板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伪装起作用了

第三十七章 伪装起作用了

        看到眼前的黑暗通道成功关闭,赵令这才松了口气,随着魔性气息消失,僵直的身体也逐渐恢复过来。

        即便是赵令也难免有点后怕,这个血色眼瞳的主人太过恐怖,瞪一眼就让他受不了,如果真从通道出来,那就是一场大灾难了。

        赵令自然听到通道关闭时传来的愤怒嘶吼,看样子自己已经被某个黑暗界域的未知生物记恨上了。

        不过倒没什么可惧怕的,反正黑暗通道已经消失,那个生物已经与这个世界失去联系,暂时不用担心会被找到,以后等它真找过来的时候说不定自己已经能一拳打爆它了。

        但让赵令想不明白的是,只不过是用一束玫瑰花当祭品,怎么就召唤出一个这么吓人的恐怖东西出来。

        加上恶魔之手他这会儿已经连续施放四次技能,体内的能量条耗尽,只能等能量恢复后才能继续施放技能,无法再进行献祭了。

        不过就算能,‘献祭’技能他也不敢随便乱用了,献上祭品会召唤出未知的存在,虽然正常情况下只会召唤出与祭品等同的召唤之物,但已经证明会有意外出现,万一再召唤出一个未知的恐怖存在,这个世界会怎么样不知道,不过赵令特定会完蛋。

        “还以为我运气爆棚了,结果都是坑爹。”

        赵令忍不住吐槽。

        原以为运气不错,抽出了技能卡和宝物,没想到还是几张废卡。

        伪装者的迷惑戒指没有说明书完全不知道该怎么用,乔帮主的音响则需要搭配人物卡乔峰才能使用,至于这个‘献祭’技能更是吓人,差点就把自己给祭死了。

        一份香喷喷的臭豆腐,算了,不说也罢。

        “我明明只想抽出一个群伤技能。”

        赵令嘴里嘟囔着,躺回床上睡觉去了。

        ......

        一夜无梦。

        翌日一早,赵令起床。

        洗漱完之后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背着书包去学校,而是敲隔壁陈慧颖家的门。

        他要让陈慧颖代自己请个假,今天没空去学校,他要去赏金工会注册猎人。

        门打开,陈慧颖冒出头来。

        不过还没等赵令说话,陈慧颖居然一脸警惕地盯着他道:“你是谁?”

        赵令一愣,这丫头智商又欠费了?

        他下意识认为陈慧颖在和自己开玩笑,不过看着陈慧颖眼中看待陌生人的神色,又有点不太确定。

        “慧颖,谁在敲门啊?”

        这时张琴从屋内走出来,看到站在门口的赵令,也是一脸狐疑道:“你找谁啊?”

        赵令立刻明白有问题,就算真是陈慧颖在跟他开玩笑,张琴这个老阿姨肯定没心思这么做。

        他一头雾水,难道是那个镜中人没死,把陈慧颖母女俩的记忆给修改了?

        “对了。”

        不过这时赵令忽然心中一动,低头望向自己的手掌,其中一根手指上戴着一枚十分普通的戒指。

        “是伪装者的迷惑戒指起作用了?”他想到。

        “你到底是谁,再不说话我可喊人了。”

        见赵令还不说话,张琴把陈慧颖拉在自己身后,神情十分警惕。

        这个世界危险太多,人们的防范意识很强烈,大清早一个陌生人出现在自家门口,张琴没办法不紧张。

        看着神情警觉的陈慧颖母女,赵令决定试一下,看到底是不是和自己设想的一样,他刻意压低嗓门对张琴道:“您一定就是张姨吧,我是赵令的堂哥,想接他去我家住几天。

        不过小令让我来找一下慧颖,让她替小令向老师请两天假。”

        “你是那小兔崽子的堂哥?”张琴不由上下打量赵令。

        赵令当即点头。

        “那赵令人呢?他为什么不亲自来找我说这事。”

        陈慧颖却并没有当即相信,一边说话一边打算过去敲赵令家的门。

        赵令阻止道:“小令已经走了,和我爸,也就是小令的大伯在楼下,小令说如果他亲自找你的话,你肯定不会帮这个忙,所以才先溜走让我来说。”

        “是吗?”

        陈慧颖又盯着赵令仔细看了看,似乎还是有点不相信:“不行,我得下楼看看,让他当面和我说清楚。”

        赵令差点被自己口水呛到,这丫头咋管得这么宽,连忙道:“你还是别去了,我爸这人很古板,不让小令这么早谈女朋友,万一看见你会很麻烦的。”

        “我就看他一眼,跟谈女朋友有什么关系?”陈慧颖不解道。

        “去什么去。”

        不过还是张琴管用,立刻拉住陈慧颖往回拽,道:“你这丫头要穿着睡衣下楼吗,老老实实给他请个假就行了,他的大伯还能把他给卖了啊。”

        张琴最近最不希望看到的事就是自家女儿与赵令混在一起,一听说赵令的大伯也在,更不想让女儿和他接触了。

        陈慧颖担忧道:“妈,要是这人不是赵令的堂哥呢,我只是怕万一...”

        “我真是小令的堂哥。”赵令道。

        他一点也不心虚,虽然前身父母双亡,但确实有一个几乎从未联系过的大伯一家。

        “万一什么万一,那个小兔崽子猴精的很,你什么时候见他吃过亏,我看就算白桦城的人都死绝了,他也能活蹦乱跳的。”

        张琴哪里肯让,拽着陈慧颖不撒手,边走边嘟囔道:“你这个死丫头,我都叫你离他远点偏不听,等他哪天把你给卖了,说不定你还傻兮兮的给人家数钱呢。”

        听着张琴吐槽自己,赵令只能全程保持假笑男孩式笑容,没有怼人,谁让自己现在的身份是自己的堂哥呢。

        直到陈慧颖的家门关上,赵令才收起笑容,转身回家。

        “这就奇怪了。”

        回到家,赵令对着镜子看,镜中映出来的人影还是他自己。

        他有点不理解,既然还是自己的模样,陈慧颖母女怎么会辨认不出呢。

        于是赵令又开始仔细回想伪装者的迷惑戒指卡片介绍。

        “一位不知名伪装者遗留下来的装备,戴上后可伪装佩戴者的真实身份。(气血值1000以下的生物会受到迷惑效果影响)”

        赵令推敲一番,心里终于隐约有了答案。

        这枚迷惑戒指的作用并不是改变佩戴者自身的样子,而是影响旁人的感官,虽然他还是原本的模样,没有任何变化,但在气血值1000以下的人眼中看到的却是伪装后的样子。

        赵令昨晚戴上戒指时就已经在脑海中想象出伪装的外貌,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

        所以他刚才去敲陈慧颖家门时,陈慧颖母女二人看到的就是伪装后的模样,陈慧颖一脸陌生的看着他一点都不奇怪,因为陈慧颖根本不认识伪装后的赵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