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个加点面板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肖八

第三十四章 肖八

        看到赵令伸手要钱,李子扬两人都愣住了,当赏金猎人以来他们见过不少武者,还真没见过这么直接开口要钱的。

        赵令的思维倒是很简单,哥们缺钱花,你们说几句好听的有什么用,还不如直接给钱,就当是自己的救援费了。

        打死人头皿也算间接救了这几个猎人的命,要不然这他们的脑袋早就挂在人头皿本体上了,赵令觉得要报酬一点都不过分,这个钱拿的理直气壮。

        不过一听要钱,马森脸上露出为难之色,说几句奉承话很容易,要掏钱就不太想给了。

        毕竟人头皿虽然被干掉,但跟他几乎没有关系,他们这支临时小队可以说已经失败,顶多从赏金工会拿到一点补偿金。

        任务的赏金肯定是要给赵令的,他不敢跟这个生生打死人头皿的强大猎人动心眼。

        没有拿到任务赏金,自己的手臂受伤又需要资金去治疗,马森哪还有闲钱给赵令。

        更何况如果是差点被人头皿杀掉,濒临绝境的时候,赵令向他要钱肯定会给,就算要十万他也得凑出来。

        但换做现在的话…反正问题不是已经解决了嘛。

        倒是李子扬的反应很快,立刻从怀里翻出一把百元钞票,赧然道:“因为是出任务,我身上只带了两千,您别嫌少,我明天再给您补上。”

        他没有那么多想法,觉得赵令救了他们几人的命,要多少钱都是应该的,只是现在身上就带了这么多,希望赵令不要嫌弃。

        穷成狗的赵令当然不会嫌少,一见到钱立马接过来。

        这个世界的货币单位和蓝星种花家差不多等同,两千块虽说不多,但对他来说也算是一笔外快,可以维持一段的生活。

        看到李子扬交钱,赵令的目光顿时柔和不少,然后把目光转向马森。

        “不想给?”

        马森被他盯上,不由觉得浑身一冷,浑身是血的赵令看上去凶神恶煞,完全不像善茬。

        为了避免被日后被这个不明身份的高手报复,他只得从怀里掏出一沓钱币交出去。

        又是三千块钱到手,赵令这才收回目光,示意李子扬帮忙从晕厥过去的那个猎人身上搜钱。

        晕过去也没用,照掏不误。

        李子扬虽然有点为难,但还是依言照做了,不过这个猎人身上带的钱更少,只有几百块。

        三人拿出来的钱加起来才六千块钱,赵令不由得翻白眼,怎么感觉赏金猎人这一行看上去也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么赚钱,怎么个个都这么穷。

        不过好歹也是回头钱,赵令直接收起来。

        “行了,你胳膊也受伤了,赶紧带着他去治疗去吧。

        你叫李子扬对吧,你先别走,我有话要问你。”

        赵令看出这个胳膊受伤叫马森的猎人不情愿,给完钱便直接赶人,让他带着另外那个晕过去的武者去治疗,只把态度还算诚恳的李子扬留下来,有话要问。

        虽说李子扬说自己才加入赏金工会不久,应该不会知道太多,不过赵令并不在意,他只需要知道赏金工会的门朝哪边开,当猎人需要什么走程序就行了。

        他是野路子出身,身上有很多秘密不便让更多人知道,留下一个人问话足够。

        “李子扬,明天上午我们在工会门口碰面,把任务汇报上去,我就先走了。”

        被赵令直接赶人的马森脸上不敢露出任何恼怒的情绪,跟李子扬说完,单手架起地上的那名武者离开了。

        至于他们在回去的路上会不会被妖魔袭击就不关赵令的事了。

        很快住宅楼里除了人头皿的一地残骸和几具无头尸体外,就剩下赵令与李子扬两人,赵令没有着急说话,带着他也离开这里。

        这里住户很多,谁知道有没有没睡着的在偷听,还是换个地方说话比较好,至于地上的尸体明天会有城卫负责处理。

        不多时,两人来到一个无人的小公园内。

        “前辈,您想问我什么。”李子扬谦逊地道。

        他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赵令,只能这么叫,赵令现在一身血污,脸上也是,别说模样了,连岁数也看不出来,只能从声音上听出大概是同龄人。

        “不用叫什么前辈,感觉怪怪的,就叫我肖八吧。”赵令道。

        他也觉得这个猎人称呼自己为前辈感觉怪怪的,毕竟李子扬都二十多岁了,自己这具身体才十七,还年轻着呢。

        赵令暂时不想透露自己的真实信息,就把繁体字的趙和令字拆分开,给自己起了一个假名。

        李子扬也不深究,称呼他为肖先生。

        赵令道:“你们为什么会接这个任务,完全是给这个妖魔送人头嘛。”

        李子扬老实回答道:“人头皿是较为少见的妖魔,赏金工会的调查员没有及时发现它的类别和等级,错误的判断是一只二阶妖魔,所以我们才接任务的。

        吴哥他们也因此丧命,等明天我会去工会上报,出现这样的差错,工会必须要给我们一个补偿的。”

        说到这里李子扬又有些难过,六个赏金猎人接下任务却死伤了五个,要不是眼前这位肖先生及时赶到自己的尸体也早就凉了。

        “赏金工会在哪呢?”赵令又问道。

        这个问题把李子扬给问住了,他很不理解,试探性的问道:“肖先生,您不是赏金猎人吗?”

        他和马森之前一直把赵令当成赏金工会的猎人高手,这会儿听到赵令询问工会地址才知道他原来并不是同僚。

        “不是。”

        赵令道:“我从其它城市搬移过来不久,对这里的环境不太熟,今天正好遇见你们,从你这里了解一下这里武者的情况。

        我对赏金猎人这个职业也挺感兴趣的,不然也不会大晚上跑出来。”

        虽然这个搬移说法有点站不住脚,但赵令只能这么说,不然完全解释不了为什么一个上品者居然对本地的武者情况一窍不通。

        总不能说自己一个人修炼到上品武者境界,从来没和其他外界武者接触过吧。

        他觉得实话实说反倒不会有人相信。

        李子扬听完恍然大悟,并不觉得有假,不再多想,虽说野外很危险大多数普通人可能终其一生都会待在自己的城市里,但偶尔也会有商人冒险者以及官方团队之类的人们前往其它城市。

        有着自保能力的武者就更不用说了,白桦城经常有陌生武者到来。

        他只当赵令在白桦城没有其他的武者朋友,见救命恩人有问,也不藏着掖着,立刻把自己所了解的城中武者情况都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