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个加点面板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谁才是妖魔

第三十二章 谁才是妖魔

        看着慌不择路在楼道里蠕动逃窜的人头皿,站在原地等死的李子扬都傻了,怎么也想不到这么凶残可怖的妖魔竟然会被一个人类吓跑。

        “你不是在找人玩游戏吗,怎么我来了,你反倒跑了!”赵令立刻追上去。

        赵令在这栋住宅楼待了一阵,接着去第六住宅区查看情况,但第六住宅区也没有异样,所以他才打算再回这里转一圈瞧瞧,原本他都不太抱希望了,没想到刚回来就看到这样一幕。

        虽然不知道这几人是谁,但赵令一眼就能看出他们的武者身份,看上去这几人应该也是为了肉团状妖魔而来。

        不过结果是显而易见,地上躺着几具惨遭毒手开膛破肚的无头尸体,剩下的三个武者也都有或伤或残,这几人都不是肉团状妖魔的对手,如果不是赵令赶到,这几人就直接团灭了。

        肉团状妖魔已经开始逃走,蠕动的血肉收缩,赵令来不及问询像几人什么,以最快的速度追上去。

        这只妖魔在楼道内寻找着通风管道之类的逃跑路线,不过体型庞大,行动速度并不快,一下子就被赵令追上。

        见赵令逼近,顿时数条长脖子人头调转方向袭击过去。

        砰!

        不过这些人头并未攻击他,而是直接在眼前自爆。

        血雾弥漫,在楼道里形成大片的浓稠墨汁,让人什么也看不到,人头皿想要再次用这招遮住赵令的视线,趁机逃离这里。

        不过赵令被这招坑过一回,这次自然有所防备,凭借着记忆中人头皿的位置所在,直接在血雾的覆盖下冲到这只妖魔跟前。

        此时他还不知道这个妖魔叫人头皿,但他对人头皿的情况了解不少,知道这东西的本体只是一滩肉团,几乎没有要害,于是直接用附魔真实伤害的拳头在它身上一顿乱锤,毫无保留的进行着攻击。

        赵令那晚从它身上得到二十个点数,实力又有提升,此时的力量有多强他自己可能都不知道,打得人头皿本体惨叫连连。

        噗嗤!

        势大力沉的拳头落下,人头皿身上顿时血浆迸溅,原本人头皿的表层血肉是具有一定防御性的,但在无视护甲的真实伤害拳头下,人头皿身上被砸出坑坑洼洼的凹陷坑洞,状如蜂窝一般,血水流淌。

        “我们要把你吃掉!”

        本体被打得这么凄惨,人头皿只得反击,二十来条长脖子人头扭过来,像疯了一样啃咬着赵令,让他无法继续攻击本体。

        但赵令的肉身强度它们之前已经见识过了,无法像对待那几名赏金猎人一样轻松咬死,咬了半天连他的表皮都破不开,甚至有几颗头颅用力过猛反而把自己的牙齿给硌掉了。

        不过赵令这次自然不会再把这些人头打碎,这可都是宝贝,伸手直接拽住一条长脖子,从根部从本体上拽断。

        血气+5

        血气+5

        已转化为点数1

        断裂的长脖子人头迅速干瘪下去,像之前一样转化出1个点数。

        面板上的显示顿时让赵令心情舒畅许多,虽说只有1个点数,但还是很不错,自从这只妖魔占据这一带以来,他已经好多天没有见过点数了。

        于是赵令像割韭菜一样不断将本体上附着的长脖子人头拽下来,点数不断到手。

        不多时人头皿本体上的长脖子人头就被赵令拔取下来三分之一,人头皿见自己还是像上次一样无法对这个人类造成伤害,只得加快本体的蠕动速度,在楼道内寻找着可以逃走的通道。

        尽管人头皿是三阶妖魔,生命力极强,又没有致命要害,可以把几名赏金猎人轻松干掉,但它的弱点就是攻击力不足,除了一张长满利齿的大嘴外,就只能依靠大量长脖子人头去围攻敌人,碰上防御力超高的赵令可以说是十分难受了。

        只有本体上布满鲨鱼牙齿的大嘴可以勉强给赵令留下一点印痕,但就算赵令站在那里让咬自己,它也未必敢,上一次交手时恶魔之手从人头皿的大嘴内爆发,对它的身体内部造成巨大伤害,人头皿不可能忘记。

        面对这样一个可怕的怪物,人头皿毫无办法,只能选择逃跑,甚至完全没弄明白到底它和赵令谁才是妖魔。

        为了能够顺利逃走,人头皿将剩下的长脖子人头都送到赵令眼前,任由其拽断,给本体拖延时间。

        就算身上的长脖子人头被拽光也不要紧,只要本体能逃走,它就可以继续吃人头补充回来。

        随着血肉的不断蠕动,人头皿本体终于找到一个通风口,一部分肉身立刻挤了进去,向管道内延伸。

        只不过它的体型太过庞大,想要一下子离开这里并不现实。

        楼道内的粘稠血雾正在慢慢消散,已经勉强能看清事物,赵令一眼就看见人头皿的动作。

        之前就让这只妖魔逃走过一回,这次赵令自然不能再失手,直接将送到身前的几条长脖子人头甩开,冲到楼道的通风口前。

        抬眼望去,人头皿的一小部分身体已经钻进去,赵令立刻扬起手臂。

        砰!

        一只巨大漆黑的恶魔之手凭空出现,以粗暴的动作将通风口撕开,硬生生将人头皿钻进去的那部分躯体从里面拽了出来。

        嗤嗤!

        恶魔之手的腐蚀性将人头皿表皮腐蚀焦黑一片,赵令不再管那些残留的长脖子人头,专心对付人头皿的本体。

        恶魔之手横拍在人头皿身上消散掉,还没等这只妖魔喘口气,一双拳头就落了下来。

        劲风呼啸,沉重的拳头如同两柄千斤重的重锤,尽管真实伤害的效果已经消失,但这双拳头砸在人头皿身上还是让它的本体皮开肉绽,血肉横飞。

        溅起的血浆喷洒赵令一身,脸上都是,几乎变成一个血人,但他毫不在意,反而愈加亢奋。

        从实力提升以后他还没有全力发挥过,周围几乎没有东西可以抗住他的拳头,眼下面对人头皿这个抗揍的沙包终于可以发泄个痛快。

        但被揍的人头皿都快崩溃了,人头乱舞也没有用,完全逃离不了赵令的视线。

        婴儿头颅可怜巴巴地道:“我们再也不来这里了,叔叔你就放我们走吧...”

        “走什么走,乖乖让我打死不好吗?”

        赵令浑身是血,一边捶打一边狞笑。

        他捏住婴儿头颅,直接将其拽下,单手捏爆。

        而随着血雾完全散去,赵令与人头皿的身影也终于出现在李子扬的眼前。

        李子扬正好看到浑身是血的赵令捏爆人头的一幕,当即打了一个寒颤,心想这tm哪是人,简直比人头皿还恐怖,该不会是一个披着人皮的可怕妖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