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个加点面板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赏金猎人

第二十九章 赏金猎人

        “小令这几天尽量在家里待着,少出门。”

        这天放学回来,赵令正巧遇上秃头李叔,打了个招呼。

        李叔一脸愁容道:“最近不太平,周围的几栋住宅楼每天都在死人,这只该死的畜生一直在咱们附近晃悠。虽然家里也不安全,但最起码比外面强。”

        “知道了李叔。”

        赵令点头离开,后面的李叔站在门口还在嘟囔着这该死的世道,还有几句对城卫办案效率低下的亲切问候。

        赵令回到家,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白纸,这张纸上用铅笔画着简易的小地图。

        这是他以自己居住的住宅楼为中心画出来的地图区域,周围的住宅楼和居住区都在列上,其中一些住宅楼上标注着红色的圆圈。

        这些红色的小圆圈就是这几天内被肉团状妖魔袭击的地方,几天下来赵令并不是什么也没干,他将肉团状妖魔袭击顺序标记下来,以此进行推算这个家伙的行动路线。

        这只名称不详的怪异妖魔由于没有骨头,蠕动的血肉可以通过管道在各个住宅楼内穿梭,神出鬼没,除非把附近所有的住宅楼都拆掉,不然想要把它找出来并不容易。

        赵令可是记得这只妖魔逃走之前说的话,他把肉团状妖魔打得这么凄惨,这家伙可是记恨上他了,不能坐视肉团状妖魔恢复实力不管。

        这只妖魔一直在附近作案,虽然没有再袭击赵令的这栋住宅楼,但始终没有远离,一直在围着这里转圈袭击周围住宅楼的住户。

        这个态度显而易见,这只妖魔就是为了对付赵令才留下来的。

        赵令一般都会把这种对自己不服气的东西打到服为止,况且就算这只妖魔不记恨他,赵令也惦记着它身上的点数,这家伙可是头肥羊。

        “这个家伙的智力应该不会太高。”

        在那次与肉团状妖魔交手接触后赵令一直在琢磨,从这只妖魔的行为上来看是具有灵智的,但灵智开发程度应该不会太高。

        而且肉团状妖魔的状态与寻常妖魔不太一样,从那些被它吞噬的人头说的话中可以猜测,肉团状妖魔与那些长脖子人头有可能是共生关系。

        虽说主导权应该在妖魔本体身上,但那些人头也有一定的支配能力,不然也不会一直自称为我们,甚至表示吃掉赵令后可以让他来控制身体。

        这么多的人头寄生在本体上,神智癫狂扭曲,十分混乱,应该会严重影响着肉团状妖魔的思考能力,不大可能拥有太高的智慧。

        肉团状妖魔的袭击顺序有迹可循,被打跑后它基本是以逆时针顺序围绕赵令居住的第八住宅楼作案,最近的一次袭击是昨晚,发生在第五住宅区。

        通过这几起袭击,赵令才大致摸索出这个家伙的行动规律,如果按他猜想无误的话,今天晚上肉团状妖魔应该会在第五或者第六住宅区的楼里出现,袭击这里的住户。

        这已经是目前他所能计算出的最具体判断,没法再精确下去,只能碰运气了。

        今晚他要在第五住宅区和第六住宅区来回跑,如果能碰上这只妖魔再好不过。

        寂静的深夜,寒风呼啸,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如同摇晃的诡影。

        赵令的身影出现在无人的街道上。

        他居住的地方与第五住宅区很近,很快就来到目的地。

        第五住宅楼各家各户的灯早就熄灭了,整栋楼都是漆黑一片,仿佛融入黑夜当中。

        赵令推门进入住宅楼,沿着楼道在走廊里前行,耳朵仔细聆听着周围的动静。

        此时他的听觉极为发达,虽然用顺风耳形容太过夸张,但只要仔细听,整栋楼的任何动静都逃不过他的耳朵,肉团状妖魔一旦出现在这里就会被他发觉。

        五楼一户人家里,夫妻俩抱着孩子躲在被窝里互相安慰;二楼一户的男人失眠在床榻上辗转反侧;还有心宽的老人已经入睡,轻微鼾声全都被赵令听在耳中。

        这栋楼昨晚才发生一起人命案,楼里居民大多都无法正常入眠,内心不安,生怕在睡梦中成为下一个被妖魔袭击杀死的人,所以传到他耳中的杂乱声音很多。

        赵令努力地在这些杂音中寻找着可疑的声音,但凝神听了许久,并没有任何收获。

        夜更深了,赵令不打算再在这里耗下去,起身离开这里,前往第六住宅楼查看情况,那里也是肉团状妖魔可能出现的位置之一。

        赵令离开这里后不久,漆黑的夜色中居然有几个人影出现在住宅楼外。

        一行六个人,五男一女,都穿着劲装,手持各式武器,气血旺盛如火,脚步沉稳,居然都是武者。

        他们的目的地也是这栋住宅楼。

        “从工会发布的任务信息上看,这只妖魔应该就在附近出没,我们先进楼内四下找找线索吧。”六人中唯一的女性武者开口道。

        “这只妖魔的实力很有可能是二阶,大家不要大意,也不要太过分散,一旦发现它的踪迹就发信号,其他人立刻集合过去。”一名身材高大的武者说道,似乎是这几人为首的。

        “哎,赏金工会的侦查员越来越废物了,连妖魔的实力和类别都没有调查清楚就让我们接任务,万一碰上三阶妖魔,咱们几个可就交代了。”一个削瘦的武者十分不岔道,将背后特制的手弩取下,捏在手中。

        他们这一行人正是赵令一直在寻找的赏金猎人,肉团状妖魔一直在附近作案,杀害了许多居民,城卫早就坐不住了,请求赏金工会协助,工会便发布悬赏任务让猎人来处理。

        只不过肉团状妖魔行踪诡秘,除了赵令外没有其他活人见过,赏金工会调查下来也没弄清楚它的类别和具体实力,只能通过作案手段以及杀人特性判断这是一只至少二阶的妖魔。

        再通过和赵令差不多的推算方式,找出了肉团状妖魔的狩猎路线,只不过赏金工会的侦查员并不清楚这只妖魔为什么一直留在这里不肯走。

        这种信息不明确的赏金任务可以说是十分危险,赏金猎人在没有得到妖魔的正确信息下,很容易错估妖魔实力被反杀,所以很多赏金猎人都不愿意接。

        不过这类任务的赏金往往很高,有时悬赏的妖魔实力其实并不高,被猎人捡漏,白赚赏金,所以也会有人冒险接取。

        这六名武者就是接下这个任务的赏金猎人。

        削瘦武者继续自语抱怨道:“我真有预感,咱们几个说不定今天晚上都得栽在这里。”

        他的话引得队伍几人都有些不快。

        “马森你能不能闭上你的乌鸦嘴,你都叨叨一路了烦不烦。”

        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武者实在听不下去,不由恼火道,“如果你不想来当时为什么要接下这个任务,又没人强迫你。”

        “我抱怨几句发个牢骚怎么了,关你屁事,有能耐你自己去单独接赏金任务,干嘛要和老子组队?”

        削瘦武者马森顿时不悦道,“李子扬你才加入赏金工会几天,跟我这装什么蒜呢。”

        “你说谁装蒜呢?”

        被称作李子扬的年轻武者顿时大怒。

        但马森也不示弱,持着手弩似乎就要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