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个加点面板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稿费咱们五五开

第十九章 稿费咱们五五开

        为了进一步的体会,赵令又陆续施放两次恶魔之手技能,以求对控制的精准度提升一些,不过在两次技能用过后,他感觉体内产生一股空荡的的感觉,再想施放技能时体内的能量几乎感应不到,面板上的技能也变成灰色。

        赵令意识到自己的能量可能耗尽了,就像游戏角色施放技能需要蓝量,他也不能无限制的施放技能,施放技能是需要消耗能量的。

        能量是赵令加点气血产生的特殊元素,在提升气血后,力量、敏捷等属性增长的同时,体内的能量也会得到提升。

        能量的作用就是用于施放技能,不过身体能承受的能量有限,通过提升气血才能增加能量条的上限。

        当体内储蓄的能量消耗完,技能自然也无法继续施放,只能等能量回复后才能再动用。

        赵令之前只有“附魔”这一个技能,对能量的依赖不高,一般一次附魔结束后他的战斗基本也就到尾声了,消耗的能量并不多,像今天这样把能量消耗一空还是头一次。

        他估摸着自己目前的能量条大概施放四个技能就消耗完了,想要不断施放恶魔之手将目标玩弄致死的想法有点不太现实。

        所学的技能都需要能量,他必须留下足够施放“附魔”和“化瘀”技能的能量,不然万一碰上棘手的妖魔却没有蓝,那就很尴尬了。

        不过好在能量条的回复不算太慢,用不了几个小时就可以回满,赵令这会儿已经感受到体内的能量在缓慢恢复了,胸口的位置也传来阵阵清凉,加快能量的回复,是他戴着的那条可以加快能量回复的破损神秘护符在发挥作用。

        而且以恶魔之手的威力来看,在一场战斗中使用两三次应该已经足够,碰上那种追不上的怪物,只需要以恶魔之手束缚住目标,然后上去锤就行了。

        总的来说赵令还是很满意这个技能,毕竟恶魔之手是他目前掌握的唯一一个主动攻击技能,攻击手段不用再像之前那么单一。

        试完技能收手后,赵令看到眼前的空地上一片狼藉,原本的几根石柱都被恶魔之手握成一堆碎石残骸,就像经过一场惨烈的大战一般。

        不过他也不担心什么,只要没人目睹,这里的情况大家都会认为是妖魔干的,反正妖魔对人类城市造成的破坏实在太多了,背锅一点都不冤枉。

        把技能试完后赵令又施展了一番拳脚,打了一套在学校学到的破风拳,感受自己气血提升后的实力。

        虽然他的破风拳并没有学到精髓,一点都没有破风拳的神韵,不过他的拳头挥出时携带的风势可比武道老师的破风拳强悍太多了,就像音爆的飓风一般,砸在人体上恐怕立刻就会将其打成一滩烂泥。

        但这个威力跟武技没关系,完全是他的力量太过恐怖所致,就像当初的冯胜龙与赵令交手时,尽管已经看出他的攻击破绽,立刻用以柔克刚的办法格挡,但结果还是被锤飞出去,就是因为力量的碾压。

        因为天色快亮的原因,小小练手对自己的实力有所了解后赵令也就停手了,趁着四下无人离开这里返回家中。

        不过他没再躺下睡觉,而是给自己准备早餐,用不了多久他就该去学校了。

        倒不用担心会不会精力不足,赵令的体质早已超过普通人类,一夜不睡觉对他几乎没有影响,精神的很。

        吃完早餐,简单收拾洗漱后上学的时间也到了,赵令照例背上那个连一本书都没装的空书包出门。

        从陈慧颖家门口经过时他停顿了一会儿,隔着房门听到张琴母女两人的对话如常,知道两人确实没事后才离开。

        至于叫陈慧颖一起上学这事就算了,他可不想让张琴老是像防贼一样防着自己。

        上学的路上经过昨夜与狼人僵尸战斗过的小巷,今天早上小巷周围聚集了更多的人,都在看热闹。

        不过除了围观人群,在旁边还停着几辆武装汽车,那是城卫部队的车,几名穿着制服的城卫士兵正在不断示意围观人群靠后。

        城卫部队是每个城市都具备的武装力量,负责保卫城市的安全,他们不仅配备攻击武器,还有专门培养训练出来的军人武者,妖魔、非人生命以及人类罪犯等都在他们的管辖范围内。

        赵令在人群外围稍作停顿,几名城卫士兵手拿记录册,问询周围居民昨夜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不过这里才死过人,哪会有人大晚上敢出来瞧热闹,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不一会儿在围观人群的小声议论中,两具蒙着白布的人形尸体被城卫士兵抬上车带走。

        城卫离开后,围观的人群还未散去,看着地上残留的干涸血迹还在热闹的议论,猜测那头一看就十分吓人的僵尸是怎么死的,不过赵令见僵尸和狼人的尸体被城卫带走也就没有兴趣再停留,转身离开。

        “赵令昨晚你是不是在我家?”

        课间,赵令正在自己的座位上发呆,陈慧颖找了过来。

        今早醒来后她发现自己的头很疼,勉强起床后发现母亲张琴卧室的梳妆台镜子碎了一地,躺在床上的张琴也捂着脑袋直喊头疼。

        这个奇怪的情况让陈慧颖十分不解,她仔细回想一番,结果发现自己对于昨晚之后的记忆十分模糊,昨天放学回家以后发生的事几乎没有一点印象,努力去回想就觉得脑袋疼。

        她只记得自己昨夜时恍惚中好像看到了赵令的身影,赵令还问了自己一个似乎很复杂的问题。

        “我怎么可能在你家。”

        赵令摇头道:“我在家待的好好的,去你家干什么。再说你妈肯定也不会让我进去的。”

        “我明明记得见到你了,你还跟我说话来着。”

        “肯定是你记错了,该不会是太想念我,做梦看见我了吧。”

        “我是说真的,我记得好像看到你坐在我妈的梳妆台前,攥着一双从镜子里伸出来的苍白手臂。”陈慧颖迷糊道。

        一想到昨晚的事她的脑袋就不由又开始疼,真的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在做梦了,毕竟这个画面太过诡异。

        “妹子你的想象力挺丰富啊。”

        赵令也很惊讶:“有没有兴趣写小说?稿费咱们五五开。”

        “你别打岔,我真的觉得那不是梦,今天早上我发现我妈卧室的梳妆台镜子真的碎了一地。”

        “镜子说明该换一块新的了。”

        赵令道,“也可能是你自己梦游打碎的,如果想讹我,还麻烦你编一个靠谱点的故事。”

        “你个穷鬼身上估计连一百块钱都搜不出来,我还给你带饭吃,我讹你干什么。”

        陈慧颖气道:“不过说来也怪,我完全想不起昨天放学到家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早上醒来我就在床上了,头疼得要命。”

        “大概是你学习太累了,脑部供血不足暂时缺氧造成的记忆丢失。”

        赵令打死不承认,满嘴跑火车一顿臭贫,陈慧颖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得气鼓鼓地回到自己座位上。

        看着陈慧颖的背影,赵令心想多亏自己走之前把她们母女俩各自扶到床上,不然这丫头更不好糊弄。

        其实他能干掉妖魔这事倒也没想瞒着什么,以后当上赏金猎人被大家知道也是迟早的事,现在只是在尽量避免麻烦找上门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