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个加点面板在线阅读 - 第一章 不知道敲门吗

第一章 不知道敲门吗

        东路王国,白桦城外城西区。

        夕阳西下,楼宇遮住大部分的光线,阴影被拉得老长,萧索的城市显得有几分阴暗。

        赵令哼着小曲,背着一个空书包回家。

        很快他就拐进一栋老旧的住宅楼里,家就在四楼的最顶头。

        这个时候街坊邻里家家户户都在做饭,饭菜的香味伴随着油烟的味道在楼道里弥漫,偶尔还能闻到一丝肉香。

        四楼一户人家门前,一个秃头大叔蹲在地上,手中按着一只肥硕的兔子正要宰杀放血。

        兔子死命挣扎,无法挣扎秃头大叔的手掌。

        “李叔,杀兔子啊。”赵令停下来道。

        秃头中年人李叔抬头一看,笑呵呵地道:“是小令啊,这还不到放学时间吧,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逃课,逃课。”赵令谦虚地道。

        李叔:“......”

        李叔心想这孩子也忒实诚了,逃课就逃课吧还老实告诉自己。

        不过毕竟不是自家孩子,李叔也就不再提这事,一边熟练的扒皮去内脏,一边笑道:“这只兔子是叔从菜市场买来的,老肥了,小令要不要尝尝叔的手艺。”

        “李叔,兔兔这么可爱,怎么可以吃兔兔呢。”赵令婉拒道。

        兔子也太可怜了。

        看着这只可怜的肥兔子,眼泪不争气的从他嘴角流下来。

        一想到麻辣兔头,焖兔肉,干锅兔等等做法,更是忍不住泪水直流。

        “真馋啊。”

        不过这年头儿的肉食很精贵,这里的住户大多都是穷人,赵令倒也没厚着脸皮蹭肉吃,婉拒了李叔的客套话。

        回到家,赵令开始给自己准备饭食,是隔夜的剩饭,没得办法,自己穿越的这具身体是孤儿,父母双亡,好在留下一所房子居住,不至于露宿街头。

        众所周知,不会穿越的厨子不是好司机。

        赵令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是一个月前从蓝星穿越过来的。

        继承了原主人的一些记忆,再加上原主人是个孤儿很少与同学之外的人们接触,避免了被人发现自己是个冒牌货的情况发生。

        此时赵令身处的国家名为东路王国,整个国家的地域划分为十三个区,每个区都由十到十余座城市以及城市周边的若干村镇组成,城市外面的区域被称为野外。

        白桦城属于第九区的一个城市,每个城市都有外城区和内城区之分,白桦城也是如此,上层人士以及达官贵人都居住在内城区,外城区是穷人的家园,想要离开外城区搬进内城区的难度不可谓不大。

        老旧的住宅楼并不隔音,婴儿的哭声,楼上夫妻的吵架声清晰可见,赵令正吃着饭,就听着楼上住户家里传来叮铃咣当的声响。

        “死孩子别哭了,吵得老子心烦,再哭老子就把你扔出去喂妖魔!”

        “孩子还小呢,哭几声不是很正常吗,姓张的你好狠的心,这可是你亲儿子。”

        “哼...妈是亲妈,爹可未必是亲爹。”

        “你胡说八道什么,老娘撕了你的嘴,就该让妖魔吃了你的心肝!”

        接下来就是一阵厮打的声音,赵令习以为常,并不在意,楼上三天两头吵架,权当相声听了。

        吃完饭,洗漱好的赵令躺在床上无所事事,也没有打算出去转悠,这个世界的夜晚是绝少有人出门的,因为谁也不知道在黑暗中藏着多少贪婪的眼睛,窥视着人类的血肉。

        刚才楼上丈夫吓唬孩子的话并不是在信口胡诌,这个世界真的有妖魔和怪物存在,夜晚出门是一件极为危险的事情。

        这个世界人类并不是唯一的主宰,这里有妖魔、非人生命以及诡异存在,在人类居住区域外有着大片未知的地域被强大的妖魔统治着,有时还会有来自异域的访客出现,可以说是十分不安全。

        要是有的选赵令还是喜欢待在原本的世界,空调wifi西瓜,晚饭有鱼有虾的日子它不香吗?

        时间飞快,转眼已夜深人静。

        外界被一片幽深冰冷的黑暗笼罩,大多数人都已睡下。

        老旧的住宅楼道内空无一人,昏暗的灯光伴随着电流的滋滋声不时闪烁几下,寒风刮得破窗户猎猎作响。

        啪!

        楼层住户门房紧闭,但随着一阵怪异的声响,静谧的楼道里有了动静。

        一阵脚步声响起,像是有什么东西出现在住宅楼里,在楼道中徘徊走动。

        怪异的脚步声走动着,在楼道各户人家的门口短暂停留,但似乎被莫名的力量阻止,无法进入,只能挨家挨户继续前行。

        脚步声不断移动,最后停在四楼尽头,那是赵令家的门前。

        泛着铁锈的老旧房门并不结实,上面残留着干涸发黑的血迹以及不知名的抓痕。

        “咯咯咯...”

        突兀地,一阵断断续续的咯咯笑声在楼道响起。

        这个声音嘶哑难听,让人大半夜里听了毛骨悚然,像是癫痫症患者发作时还要强行发出痛苦地笑声一样,听着十分难受。

        “大哥哥...我好冷啊...可以让我进屋吗?”

        冷不丁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就像有人站在门外说话一样。

        门内毫无任何动静。

        “大哥哥...我知道你在里面...我听见你的呼吸声了...”

        “你怎么不理我...”女人声继续开口,“难道...你不想舒服一下吗?”

        声音有些诱人,但门里面仍然是一片沉寂。

        “你为什么...不理我!”

        声音变得不耐烦,尖锐嘶哑起来。

        “你再不说话...

        那...

        那我可就进来了...”

        吱呀!

        屋门被推开,一股刺骨的冷风也吹了进来。

        大开的屋门外漆黑如墨,楼道里那盏昏黄的灯不知何时早就熄灭了。

        黑暗中似乎有一双贪婪的眼睛,窥视着屋内。

        “大哥哥...我可要进来了...”

        随着一只狭长弯曲的手指伸出,一个扭曲变形的怪异东西从黑暗中爬出来。

        这是一头吓人的怪物,披散的杂乱头发下生有一张苍白的脸,肌肉腐烂,身躯佝偻,生有像蜘蛛一样的节肢长腿。

        屋里开着灯,赵令站在那里,似乎被怪物吓傻了,一动也不动。

        “大哥哥...你看我美吗?”

        怪物咧开嘴笑着,杂乱的头发下是一张裂到耳根的大嘴,里面布满尖锐的牙齿,狰狞可怖。

        这只扭曲变形的怪物贪婪的说着,“你的味道...一定...很美味。”

        它快速朝着赵令爬过去,想要吃掉这个可怜虫,就像被它吃掉的其它猎物一样,人类临死前的哀嚎是它美味的开胃曲。

        不过还没等它爬几步,忽然一个看起来很像正常人类的手臂一把攥住了它杂乱的头发。

        “你的味道闻上去也不错。”有人在怪物的耳边说。

        巨大的力道让怪物都反抗不得,像小鸡崽一样,身体根本由不得自己。

        “你他妈不知道敲门吗,嗯?”

        砰!

        怪物的脑袋被狠狠砸在门框上。

        “懂不懂礼貌?老子让你进来了?”

        砰!

        “大半夜的吵到我睡觉了知道吗!”

        刺啦!

        怪物横飞出去。

        赵令的手中攥着一把硬扯下来连着头皮组织的杂乱头发,是从怪物的头皮根部硬扯下来的,粘稠的黑血粘连在上面,被连根拔起。

        “?”

        被撕掉一层头皮,头顶秃了一大片的怪物愣在那里发呆,显然没有反应过来,眼前这个人类的行为超出了它的想象范畴。

        明明自己才是猎手,人类只是自己的食物。

        这个人类难道不应该被自己吓得屁滚尿流瘫软在地上才对吗,怎么敢这样对待它,它可是那些人类惧怕无比的怪物啊!

        而且明明寻常人类的攻击很难伤害到自己,这个人为什么能把自己打得这么痛,头发连着头皮一起撕扯下来,简直比怪物还要怪物。

        “啊!!”

        它愤怒了,发出尖锐无比的尖叫:“我要吃了你!!”

        砰!

        下一刻,这只怪物的脑袋就被一拳打碎了,血肉四溅。

        无头的怪异身躯跌落在地上,死的不能再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