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贤者向往安逸生活在线阅读 - 110 家产之危

110 家产之危

        踏入贤一庄,桐羽纱等人就见到了不少优美的景色,绿野清泉,古树老井,亭台楼阁,鸟语花香。

        除了自然景色,庄中还有各色现代化的休闲场所,羽毛球场,桌球馆,兵乓球场,美食餐厅等。

        庄中不像别的度假村那样人满为患的,它通过预约的方式,控制了每日游人的数量,人流量合适,环境闲适幽静,就非常适于居住养生。

        看到眼前这一切,桐羽纱有种见了鬼的感觉。

        她怎么也没想到,宁贤一的家会在这种地方。

        但想起宁贤一那种懒洋洋的气质,她又觉得宁贤一本就该住在这里。

        桐羽纱矛盾着,宁贤一却遇上了不少熟悉的面孔……

        “宁贤一,你回来了?”

        “宁贤一,好久不见,你又变帅了呢?”

        “宁贤一,你不在的日子,阿姨们可想念你了~”

        ……

        一路上,招呼声不断,宁贤一忙着微笑回应。

        这让桐羽纱感到很是惊讶。

        宁贤一在小缘镇上的受欢迎程度似乎非比寻常,就像“新星祭”后的樱川学院一样。

        只不过年龄上,小缘镇这边的阿姨们要成熟一些,少了份矜持,也更为热情。

        对此,宁贤一早已习惯。

        他是小缘镇的“幕后”,回归小缘镇后,究极兵自然要拜见他这首长。

        在清闲的环境中前行了些距离,众人眼前出现了一个温泉酒店,这就是宁贤一的家了。

        宁贤一这样的家庭状况,乃是必然,这要从他爸宁知一说起……

        宁知一,lv.3,可宁知一却是一条毫无战斗力的老咸鱼,因为他觉醒的异能是地质勘探。

        地质勘探,就是探查地底深处的情况。

        这种辅助异能,战斗中,真没啥用,但在魔窟刚现世的开荒年代,这异能就是宝藏。

        魔窟刚现世,魔窟营还未能建设,碍于魔窟中的环境,很多大型勘探设备都不便运入魔窟之中。

        这种情况下,地质勘探就变得尤为宝贵了。

        宁知一以辅助人员的身份,随队伍进入魔窟开荒,在他异能的帮助下,政府在魔窟中发现了不少源石矿。

        开荒中,宁知一的功劳极大,钱也就多了。

        钱一多,人就咸。

        老咸鱼不想为政府干活,成了自由异能者,并想过上舒服的生活。

        但怎样才算舒服呢?

        宁知一决心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生活空间。

        他四处寻找合适的地点,最终来到了小缘镇上。

        那时小缘镇并不富裕,但宁知一依旧决定在这儿发展。

        因为他用自己的异能,在小缘镇上勘探到了地底温泉。

        宁知一花钱在小缘镇上买了地,并以温泉为基础,着手建设自己适合自己居住的理想环境。

        待一切完工,宁家也多了一条小咸鱼,所以这度假村就被命名为了贤一庄……

        宁贤一走到自家门口,听着夏季里的知了叫声,心叹花狸雅她们来得不是时候。

        夏天和温泉,并不太搭。

        不过话也不能这么说。

        七月,是小缘镇的瓜季。

        ……

        这温泉酒店并非那种高耸的楼房,因为那类型建筑不符合宁知一的“咸鱼理念”。

        所以这温泉酒店的房子不高,不过却很宽敞。

        宁贤一走进大厅,看了眼前台。

        前台那俩人长得很老实,可他却一个也不认识,不过他身边的宁依陌却兴奋大呼起来,“爸爸!妈妈!”

        噢,原来如此。

        宁贤一也礼貌地向俩人行了个礼。

        隔了那么多个爷爷,他们都能寻来,两人也是辛苦了……

        打过招呼后,宁贤一带着众人,从主干道走向后院。

        酒店前方是招待外来人员的,他家在温泉酒店大院的后边,和酒店主体隔着些距离。

        后院某处,人们看到一个花狸雅家差不多的屋子,这就是宁贤一的家里。

        踏入家门,大伙便见了一个妇人,宁贤一的母亲,李洛。

        “妈,我回来了。”

        宁贤一呼道。

        看到宁贤一归来,李洛笑了起来,“回来就好,可爱的小依陌,你也回来了,告诉伯母,你哥哥他再学园京有没有欺负你?”

        “没,哥哥他对我很好。”

        宁依陌乖巧地应道。

        徐夏也随之走了上来,“伯母好,我是事先和您联系过的徐夏,这位是我家小姐,花狸雅。”

        李洛循声看向花狸雅,目光闪亮,可爱的小萝莉的确讨喜。

        不过她的视线很快落到了徐夏身边的女生身上。

        无论在何处,桐羽纱这个漂亮的勇者都是很夺目的。

        “这位是?”

        徐夏上前一步,在李洛耳边小声耳语了一句。

        李洛认真地打量下桐羽纱,脸上的笑容更盛了,“哈哈哈,欢迎大家到来……”

        宁贤一和桐羽纱都已从李洛的笑容中猜测出了什么,但徐夏这一手,让他们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在客房放了行李,众人前往大厅,李洛已为众人准备好了茶点。

        桐羽纱发现,宁贤一家里的一切,风格很统一,设计极高明,无形中能给人一种有种非常舒心的感觉。

        但来到大厅后,有件事物非常刺眼。

        大厅的墙上,挂着一幅很不和谐的书法——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宁贤一的家,更适合挂些,“静”、“闲”之类的书法作品,“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出现在这里,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搞得徐夏都忍不住提问了,“伯母,这是?!”

        “还不是这臭小子给闹的!

        你不知道,宁贤一小时候多气人!

        我让他写作业。

        他却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地看电视。

        我催促他努力学习。

        他却说,他是富二代,他不用努力。

        我告诉他不努力就废了,以后会饿死的。

        他却说,长大以后,他把贤一庄继承下来就行了,家产随便花,他一点儿都不怕……”

        李洛不断抱怨,宁贤一听着有些刺耳,那是他的黑历史。

        宁贤一小时候那么浪,主要是因为那会儿,前世记忆没完全回复。

        小缘镇上的阿姨们又经常开玩笑说,宁贤一是贤一庄少主,长得帅,又有钱途,闺女们都想嫁她。

        想到小缘镇上的可爱小女生自己随便挑,左拥右抱,宁贤一很兴奋,自然膨胀了起来。

        一膨胀,就作死,在母上大人面前,展露了自己的咸鱼本性。

        “你说他小小年纪就像咸鱼一样没有梦想哪行?

        我一气之下,用‘物理学’教育了一番。

        为了让他时刻警醒,弄了这幅书法。

        从今以后,也不给他发零花钱了。

        ……”

        一失足成千古恨,宁贤一没零花钱,就因为这个。

        桐羽纱她们听得很入神,感觉……应该。

        宁依陌则思考着,贤者大人是不会犯这低级错误的,那他为何这么做呢?

        宁依陌看了眼墙上挂着的“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彻底想明白了。

        原来如此,贤者大人是为了自我鞭策!

        真不愧为贤者大人!

        “除此之外,我还要剥夺他继承权!”

        李洛越说越上瘾了。

        宁贤一却一点儿也不担心,这话李洛已经讲过无数遍了,可宁家就他一个后代。

        等会儿,好像漏掉了什么……

        “伯母,剥夺宁贤一的继承权,贤一庄怎么办?”徐夏好奇问道。

        “给小依陌啊。”

        哎呦,你妹啊!

        母上大人,你一定是在开玩笑对不对?

        宁贤一心疼了,但李洛的话语却未停下,“或者……”

        李洛的视线转移,落到桐羽纱的身上,笑了起来,“给宁贤一的媳妇,羽纱,你觉得怎么样?”

        感受到李洛的目光,桐羽纱俏脸一红。

        她本想说些什么,但是,这一瞬间她又想起了踏入贤一庄后的景色……

        如果,这个贤一庄是她的,那以后,衣服,裙子,化妆品,统统都不用愁了!

        “桐羽纱,你在犹豫些什么啊?!快否定好么!你不会盯上我家的贤一庄了吧!”

        桐羽纱这一停顿,使宁贤一万分惊恐。

        桐羽纱真的为钱嫁过来,他为了的生活肯定安逸不起来了!

        “我才没有呢!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桐羽纱羞恼极了,可她回过头却向李洛答道,“伯母,贤一庄的确不能给宁贤一继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