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贤者向往安逸生活在线阅读 - 050 贤者的胜利之道

050 贤者的胜利之道

        宁贤一将一切赌在了这一手投掷之上。

        这一掷,不像棒球场上王牌投手掷出的超高速球那么明显,它就仅是普通的弹道,观众们甚至看不出它和之前有任何区别,但宁贤一将源石这么一投掷后,桐羽纱脸色变了。

        桐羽纱愠怒起来,或说……出离的愤怒!

        轰!源石炸出了和之前一样的火光,可神奇的是,宁贤一的这次引爆成功减缓了桐羽纱追逐的速度。

        看到这结果,宁贤一知道自己赌对了。

        ……

        在宁贤一看来,贤者是笑容温和,平易近人,且极富智慧的帅气男神。

        勇者呢……

        就个挂逼,赖逼,影响他人生活体验的bug。

        勇者这种拥有主角面板的家伙,三围很吓人,很难被针对。

        所以要对付桐羽纱,宁贤一必须从她这完美的面板里挑出毛病来,也就是找到传说中的阿喀琉斯之踵。

        找到勇者的弱点,对弱点进行打击,成了宁贤一在决赛中唯一的出路。

        但这里边就存在着一个极大的问题……

        宁贤一上辈子已经确认过了,勇者身上根本不存在什么弱点。

        所以听闻“新星祭”后,宁贤一就认定桐羽纱是个麻烦——这女人开挂的,被她冲脸,一切就结束了。

        那该怎么办呢?

        宁贤一不断思考着,可一直无法找到答案。

        直到半决赛那天,宁贤一才看到了希望——桐羽纱虽然还是勇者,但已经不是上辈子那个身着银甲的少女了……

        半决赛上,桐羽纱登场了,暴力少女对眼睛男展开了霸凌。

        请大家不要惦记着“新星祭”上这种负能量满满的地方,让我们回到桐羽纱登场之时,然后遵从本心,告诉我你们在看哪里。

        我想百分之五十的观众们会将视线集中到桐羽纱的那双美腿之上,因为历届“新生祭”上,敢穿短裙登场的选手估计就仅有桐羽纱一人。

        这勇者是真的狂,女神批评过后,依旧裤子都不穿。

        于是,勇者上辈子不存在的阿喀琉斯之踵,被宁贤一找到了——决赛之日,桐羽纱依旧穿了那条漂亮的深色短裙……

        宁贤一压低投掷角度,用上扔奥特曼所练就的精准……我扔!

        这次引爆源石,并非为了给桐羽纱造成实质性的攻击,仅是为了迫使桐羽纱减缓冲刺的速度。

        这之中的关键就是爆炸所产生的气浪。

        哪怕桐羽纱为了稳住短裙,在腰间系上了上衣,如今贸然冲过爆炸圈,裙子依旧会受影响。

        为了避免在“新星祭”决赛中出现尴尬的一幕,哪怕是开挂的勇者,也得乖乖按照贤者所写的剧本前行。

        花费公款掀裙?

        不,这是在阻止怪兽前行!

        况且,宁贤一从始至终都相信着勇者的实力——战斗会继续,裙子不会飞起,没用你们想要的福利。

        让宁贤一去和桐羽纱解释这些道理?

        他会被砍死吧。

        对,宁贤一这么做后,比赛结束一定会被砍死的。

        宁贤一也在向死而生么?

        他没那么蠢。

        只要战场比赛的节奏在宁贤一的掌控之中,之后的悲剧就不会发生。

        ……

        宁贤一早就说过,桐羽纱是不能被打败的。

        桐羽纱年轻气盛,争强好胜,输了之后,会一直烦你。

        想到桐羽纱这个挂逼今后每天都来找他打架,宁贤一就感觉这是一场噩梦。

        所以,宁贤一决定了……

        表现优异,拿到魔窟的门票;

        在所有人看不出他放水的情况下,输给桐羽纱。

        达成这两点,就是宁贤一在“新星祭”上所追求的“贤者的胜利”。

        如今桐羽纱虽然生气,如果之后比赛她赢了,火气自然会消去。

        但宁贤一绝不能让桐羽纱发现自己安排,虚假的比赛,只会让桐羽纱更为愤怒。

        为了表现优异,宁贤一就不能被桐羽纱秒杀,所以他还得在决赛中展现出竭尽全力的模样。

        这计划,对观众,对桐羽纱,对宁贤一,对榨取源石都有好处。

        这就是贤者和勇者不同,宁贤一会试着获取一种大局上的胜利。

        如今计划已顺利展开,一切将会按宁贤一所预定的路线发展。这感觉就像宁贤一当初掌控着小缘镇“究极兵”,成为小缘阵幕后boss一样畅快。

        对的,一切尽在宁贤一掌握之中,已经没人能够改变今天“新星祭”的结局了!

        宁贤一如是想道,卖力轰炸起来。

        找到了阿喀琉斯之踵,“鲨鱼怪”的仇恨就被宁贤一这个法爷彻底拉稳了。

        “鲨鱼怪”无法全力冲刺怼脸,法爷这脆弱的身板就能保证安全。

        在决赛结果出现之前,宁贤一要做的就是用“法术”放特效,让会场欢腾起来!

        轰轰轰!

        宁贤一一边游走,一边连爆,将“鲨鱼怪”稳稳拉住。

        “鲨鱼怪”偶尔也会“配合”地露出凶性,用獠牙去咬碎些源石和火光。

        观众们无法看出贤者与勇者的真正较量,只觉战斗激烈,冲击着感官,热烈高呼起来。

        人们热情翻腾,再加上爆炸余威扩散,一阵阵狂风,在会场中掀起。

        就在这时,高台处,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

        嘶啦——

        樱川学院那粉色的校旗从高台飘下,直落场中!

        观众席上一些女生大惊失色,她们这才想起自己之前没能完成的工作!

        本该系好固定在高台上的旗帜,因为宁贤一入场,被她们给忘了。

        几个没绑上的绳结就这样松垮垮地挂着,如今大风一吹,那校旗便承受不住风力,从高台上落下。

        宁贤一感觉头顶上落下一道阴影,但这点意外是无法影响他继续战斗的。

        宁贤一挥手,一枚源石升向高空。

        啪!

        响指清鸣,火光炸开,粉色的旗帜被烈火撕成了碎片!

        ……

        三月、四月,是樱花街上那些樱花盛开的季节,也是樱花街最美丽的日子。

        如今最晚盛放的那批樱花也消失在了风中,今年的春天就这样悄然离去。

        赛场上空,那些没被烈火燃尽的粉色布片,就像春日里樱花街上那些花瓣的剪影。

        一些埋藏在少女心中的记忆,也在此刻重叠。

        望见那樱花下的少年,观众席上许多女生的心脏如遭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