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贤者向往安逸生活在线阅读 - 045 谢幕

045 谢幕

        赛场上,宁贤一很悠哉,从开赛至今,他都未曾移动过一步。

        火光中,看不到江屋狩的脸色,但能肯定,江屋狩的脸色会很难看。

        现场还有一人脸色极差,那就是被宁贤一任命为亭云战略忽悠局老干部的聂名。

        聂名赛前夸夸其谈,如今赛况反向发展,那就是观众们喜闻乐见的打脸了。

        为此,聂名心中都已暗骂起江屋狩来。

        乔若溪也很震惊,“聂先生,这?”

        聂名想就此战况向乔若溪稍作解释,挽回些许自己的颜面,可他刚转过头,却发现了什么……

        不知何时,一名身着深色西服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了嘉宾席后方。

        男子戴着一副银框眼镜,成熟稳重,他仅是在后方静立,就能让人感受一种独特的魅力。

        “所长?!”

        聂名脸上多了丝惊慌,还想要说些什么,却被男子打断了。

        男子微笑着,抬手制止了他,并向聂名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瞧见聂名的异状,乔若溪转过头来。

        她看到那名男子后,脸上也多了丝惊色。

        乔若溪正想起身行礼,男子却轻声制止了她,“聂名,若溪,你们忙,不用理我。”

        “可是……”

        “没关系,我本来就没想过上到嘉宾席来。只不过,我没想到,樱川学院这边,观众会这么多。”男子苦笑,“我来晚了一些,就没地方去了,只能委屈一下你们,在这儿腾点地方给我。”

        哪怕男子这么说,聂名还是惊疑不定,青溪研究所所长,身兼第十二学区区长之职,可是学园京里的大人物。所长平日事务繁忙,没重要之事,是不会抽空来看“新星祭”的半决赛。

        出于好奇,聂名忍不住发问,“所长,你来着是……”

        “随便看看。聂名,你好好观赛,赛后你还要给观众们分析赛况呢。”

        男子随意答了一句,聂名却不敢继续探究。

        但聂名知道,男子所说的随意看看,绝不可信。

        青溪研究所所长才不会干这种浪费时间且毫无意义的事情。

        那他到底来这干嘛?这个半决赛的赛场之上有所长心中在意的学员么?

        可无论是宁贤一,还是江屋狩,如今都仅是毫不起眼的Lv.1异能者啊。

        ……

        赛场上,宁贤一针对肖振南的挥霍还在进行。

        江屋狩苦苦支撑着,可他不是那种有耐心和宁贤一耗下去的人,受到长久压迫后,江屋狩终于爆发了!

        依旧是密集的轰炸,但江屋狩却从火光中冲了出来!

        随江屋狩再次登场,观众们惊呼起来!

        江屋狩右手持枪,左臂举着那口黑锅大盾,可仅有乌盾并不足以让江屋狩摆脱宁贤一压制的,所以预赛上的那一幕,又出现了……

        江屋狩身边不时有蔚蓝的光晕闪耀,他被宁贤一逼得利用防护服的保护机制。

        借防护服“血条”硬撑,虽被大赛所允许,但这手段并不光彩。

        也就是说,江屋狩为了在半决赛上教训宁贤一,完全抛弃了自己的颜面,豁出去了!

        看到江屋狩冒死冲来,宁贤一并未惊慌,因为一切依旧在他的计划之中。

        但江屋狩握枪提盾冲锋的战姿,却让宁贤一心感困惑……

        王国枪术?!

        江屋狩由不完整的魔族灵魂转生,却在和他的对战中用出了人类王国骑兵队才会的枪术。

        这江屋狩到底是什么东西?

        宁贤一十分好奇。

        但也仅是好奇罢了,魔族追求勇者,就是向死而生,注定上不了台面……

        宁贤一将源石掷向江屋狩,继续引爆,试图阻挠。

        但江屋狩那口黑锅确实硬朗,配合着防护服的保护,冲开了烈火。

        用上防护服,就证明江屋狩决意殊死一搏,他必须在防护服掉到阀值判负前,解决掉宁贤一。

        也因这份决意,江屋狩的悍勇在半决赛上充分体现!

        “啊啊啊!”

        江屋狩呼嚎着,一往无前,转眼便冲到宁贤一身边。

        场外观众大呼起来,因为宁贤一被江屋狩近身,战局很可能就将逆转!

        乌盾侧开,盾后露出了江屋狩狰狞的面孔,和“湖丘蛮骑”的锋利獠牙!

        江屋狩怒吼一声,握枪向宁贤一刺了过去!

        宁贤一依旧保持着冷静,或说这份冷静是宁贤一在长久的岁月所形成的习惯……

        近身格斗,宁贤一不擅长。

        但前代贤者还在的时候,宁贤一真的活得很辛苦。

        也许就因为这个,他才这么向往安逸的生活。

        宁贤一作为学生时,除了在象牙塔中学习,每天还要遵从老师的命令,和那些王国骑士对练,提升自己的实战能力。

        王国枪术,可以说是宁贤一比较熟悉的一种格斗技了。

        精通枪法?

        这倒不可能。

        毕竟他是法爷,不想转职成这种掉幸运的职业。

        但王国枪术的路数,宁贤一很清楚,知道如何去回避……

        宁贤一侧身向一边跳开一步,这动作算不上迅捷,却十分精准,锐利的枪尖就这样与宁贤一擦肩而过。

        江屋狩没想到自己的攻击会落空,愣了一下,可就这一瞬间,宁贤一远离了一断距离。

        江屋狩回过神来,想继续追击,可他却发现宁贤一此刻正背对着自己。

        宁贤一就这么肆无忌惮地给他留下了一个背影,然后右手高举……

        江屋狩大惊失色,他意识到了什么,可他已没机会闪躲了!

        ……

        挥霍,也该有个度。

        与肖振南谈判的筹码差不多就行了,继续耗下去,会伤到宁贤一自身利益的。

        再说了,宁贤一不喜欢铺张浪费,如今用的是公款,他更该注重成本控制。

        所以,这场比赛该谢幕了……

        啪!

        随宁贤一一记响指,轰鸣炸起,剧烈的火光自江屋狩足下爆出!

        这种爆炸陷阱,他对付王柱庭时就用过了,可却没得到他人的重视。

        这下,大家估计忘不了吧……

        “啊啊啊!”江屋狩惊叫着被爆炸冲飞上天!

        防护服所产生的蔚蓝光晕把江屋狩彻底包裹。

        他那防护服早就到达了阀值,如今这些蔚蓝色的光晕,仅是离场前的余辉罢了。

        宁贤一就这么高举右手,将爆裂的火光与炸飞的“湖丘蛮骑”化为自己的背景……

        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

        似乎在回应宁贤一的心声,被爆炸掀飞的江屋狩先一步从高处重重摔下。

        之后一口黑锅从天而降,扣到江屋狩头上哐当作响,又化为黑烟散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