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贤者向往安逸生活在线阅读 - 044 湖丘蛮骑(被)处刑曲

044 湖丘蛮骑(被)处刑曲

        江屋狩发现了,这宁贤一是真的讨厌,比他同届湖丘学院中那些高高在上的公子哥还要令人厌恶。

        那些富家子弟,喜欢轻视他人,但江屋狩去挑衅他们的时候,那群软蛋至少会愤怒地回应一声。

        可这个宁贤一呢?

        全程将他无视!

        宁贤一似乎将他作为了背景板,只顾在台上装逼。

        最大证据就是宁贤一和他说话时,从没正视过他。

        而且宁贤一的话语从头到尾都在“飘”,似乎恨不得绕过他,直接飘到观众席那边去。

        这待遇让江屋狩颇受刺激,怒火也不受遏制地喷涌出来。

        他将铁枪一提,一握,向前一刺!

        身随势起,伴锋疾行!

        观众席立即响起了热烈的呼声!

        看着向自己冲来的江屋狩,宁贤一没有惊慌,没有闪避,脸上的神情比对上王柱庭时更轻松惬意。

        江屋狩虽然仅由残缺灵魂转生,但怎么说也是名转生者,实力定然不弱。

        那宁贤一就再也不用担心自己一不小心把对手给炸掉了。

        描边生涯结束,宁贤一的喷涂生涯正式开始!

        宁贤一抽出了放在包中的手,振臂一挥,豪情万丈。

        那些经过分割的源石块淋淋洒洒如雨滴般落下。

        落地之后,它们又像调皮的小豆子般弹跳起来,彻底散开。

        看到这一幕,江屋狩冲锋的脚步瞬间一顿。

        因为那些在场上散开的源石块,让他生出了种不祥的预感。

        那叫聂名的研究员说,宁贤一的异能是将源石引爆,难道这家伙要?!

        江屋狩已没时间继续思考了,因为“亭云的魔王”正在对他笑……

        宁贤一抬起了双手,演奏正式开始。

        啪!

        响指的清鸣嵌入了赛场之中,之后被爆炸的轰鸣声彻底淹没。

        赛场炸起的上火光不断,让观众们瞠目结舌。

        看到自己的杰作,宁贤一由衷感到喜悦……

        台下肖振南老师,你看到了么?

        你的学生正在“新星祭”半决赛的舞台上拼命努力着啊!

        肖振南老师,你快来数啊,数一下我一共消耗用了多少源石?

        宁贤一如是想道,又将双手探入包中,抓起一把源石,撒向大地。

        敬业的肖振南老师,如今定兢兢业业地为他录像吧。

        比赛结束后,又要一帧一帧地去抠么?

        但没有关系,经历过预赛之后,宁贤一也有了不少成长。

        你以为他扔出去的全是源石么?

        为了这一瞬间,宁贤一赛前真做足了准备。

        他上了万能的某宝,找人定制了不少相似的石材。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散作漫天星光,撒入大地。

        肖老师上次让他吐出那么多源石,这次就让肖老师数星星去吧。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宁贤一心中哼着小曲,伴着节奏,犹如指挥家般摆动自己的双臂,场中的火光随他手臂挥舞不断闪耀,炸得更欢快了……

        观众们都看呆了,因为这根本不是赛前聂名所分析的剧情。

        不是说好了“湖丘蛮骑”江屋狩会压着宁贤一打么?

        可为何他们就只见宁贤一在放烟花,却不见江屋狩悍勇的身姿呢?

        就在这时,随节奏挥舞双臂的宁贤一忽然停下了动作。

        场中的爆炸也随他一同静止。

        烟尘散尽,江屋狩再次露出了身形。

        江屋狩身前多了一面乌黑的圆盾,那应该就是江屋狩的异能“乌刃”所化的兵器了。

        只不过人们都没想到热衷于猛攻的“湖丘蛮骑”江屋狩,在半决赛上首次施展自己的异能,竟被逼得以防御的形态来呈现。

        但哪怕江屋狩用上圆盾防御,他本是洁净的衣服上还是沾了不少黑灰,看上去狼狈极了。

        “咳咳!”江屋狩咳嗦着,似乎被烟尘所呛。

        他怒视着远处的宁贤一,霸气地将长枪一指,“小子,我没想到你那么能炸。可惜,你正如台上那个大叔所推测的一样,一点儿也不持久!如今你的回合结束,之后有你好看了!”

        江屋狩认为宁贤一如今之所以停下攻击,是因为体内灵力不足了。所以他得意叫嚣起来,并准备发动冲锋,向宁贤一复仇。

        宁贤一淡淡地注视着他,悠悠地叹了口气。

        这傻孩子,不知道聂名是他的人么?

        聂名表面上是在青溪研究所的科研工作者,真实身份却是亭云战略忽悠局的老干部啊。

        宁贤一摇了摇头,人狠话不多,他将手伸入包里,又是豪气一挥。

        “你!”

        宁贤一这一挥手,看得那个枪兵心惊胆跳。

        宁贤一没理会他,抬起双手,神情专注,《湖丘蛮骑(被)处刑曲》第二乐章,开始!

        啪!

        又是一记响指,场中轰鸣不断。

        只要公款足够,宁贤一就能一直炸下去。

        不就是放炮么?宁贤一想放多久不行?江屋狩在小瞧谁呢?

        至于之前为何停下,宁贤一就想确认一下这个江屋狩到底耐不耐炸。

        如今看到江屋狩身前那面像大锅一样又黑又硬的盾牌,宁贤一瞬间放心了。

        兄弟,够坚挺!

        宁贤一没了顾忌,开始肆意挥霍。

        这可苦了台下的肖振南,宁贤一扔出去的那些源石“一闪一闪亮晶晶”,肖振南眼都闪花了。

        观众们感觉却不一样,他们原先不怎么看重宁贤一,如今却双眼一亮!

        这就是宁贤一的“艺术”?!这就是亭云的“魔王”?!今年亭云学院似乎召到了一个可怕的新生啊!

        樱川学院的女生们也再次议论了起来……

        “这个亭云学院的宁贤一好帅气,在赛场上打响指的模样好优雅啊。”

        那女生望着场中的宁贤一,一脸崇拜,

        “诶诶诶诶!小妮子,你又来,春天都过去了,你怎么还那么容易春心荡漾?”

        她闺蜜字再次调笑起来。

        “什么嘛,我就喜欢帅帅的男生!”

        “你不是害怕‘亭云的魔王’吗?我听说宁贤一似乎喜欢以折磨他人为乐呢。”

        “那肯定是误会啦,我不觉贤一不是这样的男生。”

        “贤一?!喂喂喂!你!”

        “怎么?!况且,男生帅帅的,有点小s也不错啊。”

        “啊!你完了!不过……话说回来,有点s倾向的帅哥,感觉挺棒呢!”

        “哈哈,原来你也这样想,之前还敢取笑我!”

        闹着闹着,女生们竟嬉笑打闹起来。

        不过她们的声音似乎影响到了同在观众席上观赛的其他人……

        “那个……”

        附近一个男生伸出手,敲了敲她们椅子的靠背。

        “噢,不好意思,我们讨论得太大声,影响到你了。”

        意识到之前玩笑声音略大,樱川学院的女生们红着脸道起歉来。

        “没关系。”

        听到女生向自己道歉,男生轻声答道,样子似乎有些腼腆。

        “那个……其实,我想说……我就是你们所讨论的那个宁贤一的好友,田海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