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贤者向往安逸生活在线阅读 - 042 正义

042 正义

        劫后余生的无知少年们这会儿才想起了当初在广场上为他们解围的宁贤一,心生谢意。

        而就这么一眨眼的时间,第一场比赛便以青溪学院选手的防护服到达阀值告终了——桐羽纱轻松取胜。

        青溪学院的代表蜷缩着身子,犹如被大汉欺凌的少女般瑟瑟发抖,被工作人员送了下去。

        观众们高呼着桐羽纱的名字,使桐羽纱气焰更盛了。

        她提剑一指,仿佛在向观众们表达自己的决意。

        但眼尖的宁贤一却发现,“新星祭”半决赛赛场之上,有个讨厌的萝莉控用剑指着自己……

        ……

        “他尽力了,对上桐羽纱真的很难。他能以空气弹杀到半决赛,已经非常出色。”

        做事向来严谨苛刻的聂名难得勉励。主要这位青溪学院的代表实在可怜,让人心生怜悯。

        “聂先生说得没错,异能者处在lv.1阶段的时候,能做到将能量攻击离体发射,已经非常优秀了。”乔若溪也微笑说道,“不过聂先生,之前那场比赛,我看到桐羽纱选手身边似乎产生了些许奇异的现象……”

        “桐羽纱选手使用‘无双’时,会有大量的热量伴随产生,这些热量会使她身边的水蒸气液化,同时产生一定的上升气流,所以看上去她身边就仿佛出现了一个小型的能量立场。”

        “哦,原来如此,聂先生还真是博学。那么,半决赛的首场比赛就由来自樱川学院的桐羽纱选手轻松拿下了,也请来自青溪学院的……选手继续努力。我听说桐羽纱选手还有个响亮的称号,观众们能告诉我叫什么吗?”

        乔若溪微笑问道。

        “樱川的公主殿下!樱川的公主殿下!樱川的公主殿下!”

        观众席上响起了犹如浪潮一般的欢呼声。

        “如今看来,桐羽纱选手真是一位美丽且兼具实力的公主殿下。”

        乔若溪的确是一位聪慧的大小姐,非常懂得拉拢人心,切合时宜地迎合了樱川学院主场的观众,聂名又对第一场比赛的过程做了些分析,之后女主持再次接过话筒,宁贤一知道,该他登场了……

        “半决赛第一场,已顺利结束,决赛资格,由我校‘预备01’班桐羽纱同学获得。接下来,将进行本日的最后一场半决赛,亭云对战湖丘。首先有请……来自亭云学院‘预备20’班的宁!贤!一!”

        观众席上,欢呼再次响起!

        这声音比桐羽纱登场时小了一些,田海悦的呐喊声也越发清晰了。

        宁贤一不知道田海悦那嗓门是啥构造,但其它方面他都能理解。

        毕竟“樱川的公主殿下”人气在新生中很高,这儿又是樱川的主场,欢呼声比不过也是正常。

        “下面……有请这场比赛的另一位选手登场!来自湖丘学院‘预备20’班的江!屋!狩!”

        话音落下,一位身着湖丘学院黑色制服的高大男生,提着杆长枪走了上来。

        江屋狩头发染得火红,目光嚣张,一脸凶相,左耳别着一枚耳钉,浑身上下充满了“不良”因素,那模样完全不像以贵族院校著称的湖丘学院里走出来的学生。

        嘉宾席上的乔若溪看到江屋狩后,也美眸微闭,似乎对这个学弟的修养不太满意。

        可看到走上台来的江屋狩,宁贤一却震惊了。

        因为他不清楚自己半决赛的对手是个什么玩意。

        宁贤一的直觉告诉他这个江屋狩有问题,可宁贤一却不认识这个江屋狩,宁贤一也没感觉到江屋狩身上有圣痕存在,但为了保险起见,宁贤一对江屋狩使用了自己的“真实”圣痕……

        真实,看破虚妄,洞悉真相,宁贤一从中获得了最为真实的答案——江屋狩是不完整的魔族灵魂。

        灵魂不完整,就无法显现转生者之名,可灵魂残缺,也能转生么?魔族之中谁有这么厉害的本事?

        宁贤一困惑了。

        之后,他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他不怎么了解魔族。

        无论是魔王,还是魔王下边那七个军团长,宁贤一一个都没见过。

        因为魔法大陆打仗的时候,宁贤一跑去钓鱼了,根本不没遇上这些家伙,而且他钓鱼的时候,也从没钓上过魔族。

        宁贤一本以为用“真实”圣痕就能把对方的身份给识别出来,但魔族似乎有着宁贤一所不了解的本领。

        能将残缺的灵魂作为个体转生,那这个魔族生前定是一个大人物,难道这江屋狩是由魔王身体里的一部分灵魂转生出来的?

        可魔王为何要怎么做呢?难道魔王城一役中,魔王被勇者切碎了?

        想到桐羽纱,宁贤一觉得极有可能。

        但是勇者最终翻车了啊,难道眼前这个江屋狩是魔王的某种安排?

        搞不好江屋狩是由魔王手中一粒指甲转生来的,如果真是这样,这魔王也太强大了吧。

        ……

        “喂!我在跟你说话呢!你听到了没有!”

        宁贤一回过神,发现那疑似魔王身上结缔组织的江屋狩正向他喊话。(由于还有特约嘉宾解说环节,江屋狩登场后,比赛并未马上开始。)

        “怎么?”

        宁贤一警惕着,虽说江屋狩仅是不完整的魔族灵魂,但终究由魔族转生。

        “那天小张他们帮我去问桐羽纱的联系方式,你就是那个出来坏我好事的家伙么?!”

        世上小张千千万,宁贤一不知道江屋狩所指的小张是谁,但主动前去问那个萝莉控电话,又不知好歹,差点被萝莉控暴打的少年们,宁贤一倒有印象。

        “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宁贤一嘀咕着,同时再次打量起了这位“湖丘蛮骑”江屋狩。

        虽然宁贤一不清楚这“不完整的魔族灵魂”是怎么一回事,但从江屋狩的所作所为判断,这个江屋狩……脑子定也秀逗了。

        魔族之人转生之后派小弟去找勇者要联系方式,并有意对勇者展开追求?

        噢,勇敢的江屋狩同学,你是想当魔法大陆史上第一悲剧男主角么?

        这么一思考,宁贤一发现这个江屋狩已无法对他构成威胁,宁贤一看向江屋狩时,目光中甚至多了丝怜悯。

        “混蛋,你这眼神什么意思!你坏我好事,休想我就这么放过你!”

        江屋狩的脾气就如那头火红头发一样暴躁,伴随这声呼喊,他手中铁枪一敲,击打在地,发出一声巨响!

        江屋狩那张狂的举动,瞬间将在场观众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众目睽睽之下,江屋狩不但没收敛,反而更嚣张了,他大呼起来,“如果你不想之后受伤,现在就给我好好的道歉!”

        听到这话,观众们一下就燃起来。

        本来传统豪门湖丘对战四所学院中的弱旅亭云,大家都没怎么期待,但如果是恩怨局,节目效果就不样了!

        感受到那些聚焦的视线,宁贤一知道自己必须作答了。

        而回答江屋狩的问题前,宁贤一必须注意一点,那就是……表现优异。

        对的,表现优异。

        宁贤一一直没忘记,“新星祭”决赛中表现优异的选手,将有机会获得进入魔窟的资格。

        表现优异这概念一直很模糊,宁贤一不清楚这指的到底是实力,还是品行,亦或各种综合。

        但管他呢,弄不清楚,那就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吧……

        “道歉?”

        “对,道歉。只要你道歉,我江屋狩会考虑降低之后对惩罚。”

        江屋狩以高高在上的姿态说道,表情依旧嚣张。

        “我不可能道歉,我并没有做错什么。”

        “你坏了我的好事,还不承认?!”

        江屋狩叫嚣着,长枪在地上敲得砰砰作响,行为如他那称号一般野蛮。

        江屋狩这么暴躁,场上的观众对这事更在意了,他们想看看宁贤一会如何回应。

        谁料宁贤一并没多大反应,只是一声轻叹,便抬头远望。

        他目光悠远,仿佛能洞悉宇宙的浩瀚……

        “吾心吾行澄如明镜,所作所为皆为正义。”

        话声不大,却铿锵有力,正气凛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