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贤者向往安逸生活在线阅读 - 039 亭云的魔王

039 亭云的魔王

        “我有打探啦,但情报真不多。桐羽纱提剑登场,预赛全程都在砍,她就这样砍砍砍砍,我真看不出什么来……”

        田海悦辩驳着,竭力表示自己真有努力过。

        虽说田海悦话语里的信息粗糙、零碎,但宁贤一还是大致理解了……

        勇者无双割草,砍砍砍砍很正常。

        “无双割草”是桐羽纱前世自己说的,那时宁贤一还不太理解这话的意思,毕竟桐羽纱是女神从异世界召来魔法大陆的勇者,和他存在着不少的文化差异。如今宁贤一得以重生,接触了这个世界的文化,终于懂得这个粗暴的词汇了。

        桐羽纱那边,其实就算田海悦没去樱川学院,宁贤一也有一定了解,毕竟勇者的事迹曾在魔法大陆上流传。

        宁贤一比较感兴趣的湖丘和青溪,可惜预赛那天,田海悦去了樱川,辛绮罗留在了亭云,那两所学院代表的情报,宁贤一无法从朋友们的口中得知。

        但宁贤一很乐观,他相信之后定会有人将情报奉上。

        预赛那天,除了最受欢迎的樱川,他们班上还有很多同学去了青溪和湖丘。

        宁贤一在预赛上表现得那么出色,同学们对他的看法定有了改观。

        如今,不正是同学们以讨论对手情报为切入点,和他增进友谊的时候么?

        宁贤一静静等待,可过了一天,宁贤一发现依旧没人想接近他,不仅如此,同学们躲得更远了。

        宁贤一目光扫来,他们会像受惊的小兽般退开,远离。

        宁贤一身边仿佛出现了一个只有田海悦和辛绮罗才能进入强大结界,一旦宁贤一移动,人们就会被结界挤开。

        怎么回事?

        宁贤一困惑不已,他发现事情的发展和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为了这事,宁贤一求教了下将“八卦”技能点得很高的田海悦同学……

        “宁贤一,你竟不知道?现在亭云学院,噢,不,该说我们20届新生中,你可是个名人!”

        “名人?”

        自己不过打赢了王柱庭,不至于那么出名吧?

        宁贤一不解,田海悦却已酝酿好了感情,他目光深邃,神情就如酒馆中传述英雄史诗的吟游诗人,深情地述说了起来,“亭云学院‘预备20’班宁贤一,学园京人称‘亭云的魔王’!”

        ……

        你听说“亭云的魔王”宁贤一么?

        宁贤一?

        好耳熟……

        你说的是本次“新星祭”中那个亭云学院的代表吧?

        对,就那个宁贤一。

        他不就个普通学生么?怎么就被称作“亭云的魔王”了?

        哎,同学你有所不知,“新星祭”预赛一共四轮,宁贤一就只打了一场,其他三场全是对手弃权保送,而唯一的那场……过程极其凶残。

        那一场,宁贤一的对手是王氏财团的继承人王柱庭,王柱庭拥有“铁拳”这个威猛的异能,可他依旧被宁贤一单方面地虐了。

        胜败乃兵家常事,其实王柱庭实力不行,输了也正常,可问题就在于那场比赛的过程……

        观战时,观众们都没注意,只觉得火光闪耀,轰鸣不断,相当精彩。

        但事后回顾,观众们发现了很多问题!

        以那爆炸的威力,王柱庭正面挨上几下,比赛就结束了,可为什么那场比赛会进行这么久?

        是宁贤一攻击精准度的问题,亦或王柱庭擅于躲避?

        可观众们细想后,发现这都不太可能。

        因为宁贤一比赛过程中,一直表现得非常从容。除此之外,王柱庭曾利用防护服的机制,冒死发动冲锋。宁贤一只需在这个时候,炸王柱庭几下,比赛就结束了。可宁贤一的反应却是拉开距离,继续轰炸。

        这么一来,真相就仅有一个……

        宁贤一不想结束这场战斗!

        宁贤一作为参赛者,为何不愿结束战斗呢?

        结合那场比赛中王柱庭最后的下场,观众们得到了答案……

        比赛胜利根本无法使宁贤一获得满足,不断折磨对手,给对手留下不可磨灭的心灵创伤,才是宁贤一想要的!

        宁贤一在赛场上不断用爆炸惊吓王柱庭,用恐惧给王柱庭制造心理阴影,并残忍地将王柱庭心中阴影疯狂拉扯,撕裂扩大,导致王柱庭最终承受不了这份折磨,在比赛中精神崩溃,晕阙过去。

        有位在场观战之人如是说道——宁贤一在赛场上打响最后一个响指时,脸上浮现出了如恶魔般邪恶的微笑……

        如果这都不能作为证据,宁贤一给自己异能所起的名字就非常能够说明这点了。

        宁贤一异能的特性明显就是爆炸,觉醒这样的异能,常人通常会起“爆破”、“爆裂”、“轰爆”之类威风的名字吧,可宁贤一却将之称为“艺术”。

        那时谁能理解宁贤一这么取名的意义呢?

        如今,人们都知道了,宁贤一从觉醒那刻起,就决心要将自己的异能变为折磨人心的艺术啊!

        宁贤一之后几场比赛的对手,定是发现这一点才干脆弃权的。

        宁贤一最后一轮那位大块头选手曾准备登场,可他登场前看到了宁贤一的笑容……

        大块头同学说,那一刻,他仿佛看到宁贤一身后开启了一道深渊,无数触手从黑暗中伸出来,向他卷来,似乎要将他拉扯到这无尽的黑暗之中!

        “幸亏俺机智,弃权得快,不然俺这块头,就真交代在上边了!”

        憨厚老实的大块头选手,赛后骄傲地说道。

        你说仅凭预赛上的事情,不能说明一切,那我们从宁贤一入学开始回顾……

        “预备20”班宁贤一,开学首日,就将班上两大怪人收入自己麾下——也许从那一刻起,魔王的邪恶计划就展开了。

        实践课体能训练,宁贤一总以接近末位的成绩完成——他应该是在为了日后戏耍王柱庭做准备吧。

        体能训练完成,宁贤一和朋友去小卖部放松。

        可他放松完后,小卖部老板就不正常了。

        小卖部老板时常会露出一种低落,麻木的神情,仿佛受到了什么精神摧残。

        这事,亭云学院中很多同学都曾目睹,可没人有勇气去探究真相。

        不仅如此,宁贤一在班级上也是目中无人。

        旷课,宁贤一是“预备20”班上唯一一例。

        但旷课后,宁贤一没受到任何处罚,在校园中依旧悠闲自在。

        反倒是找他约谈的肖振南老师,烟灰多了一缸,背影沧桑黯然。

        连学院老师都无法惩治宁贤一这个魔王?

        没错,也许你不相信吗,但这是真的!

        你不清楚那天预赛结束后发生了什么……

        很多同学都看到了肖振南老师在宁贤一身前苦苦哀求,宁贤一却一脸事不关己的模样。

        肖振南老师被逼无奈,使出了“抱大腿”技能。

        那会儿,肖振南老师放下了自己作为一名老师的身段,抓住宁贤一的裤子,不断哀求。

        可最后呢?

        肖振南老师依旧没能逃出魔王的魔掌。

        他被宁贤一逼着,和宁贤一一起,将之前宁贤一那场比赛光辉时刻的录像来回“欣赏”了数遍。

        ……

        “够了!”

        宁贤一打断了田海悦的诉说。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虽说里边有些事是事实,但为何传开后,变成了这样?

        他是贤者,不是魔王!

        他也不接受写作“贤者”,读作“魔王”!

        不过到底是哪个家伙造的谣,添油加醋如此连贯,这人不去写小说真屈才了!

        等等!

        他好像遗漏了什么……

        宁贤一缓缓抬头,看向田海悦,“这造谣,你没加入吧。”

        田海悦尴尬地笑了起来,视线也随之别过一边,“哈哈,没有啦,我怎么会这么做呢?”

        但宁贤一的圣痕告诉他,眼前这混蛋在撒谎!

        “田海悦,你敢以我们友谊起誓,说你没有撒谎吗?”

        “额,宁贤一,对不起,我加入了他们的讨论。不过,我没说别的,只给你起了个称号。宁贤一,我和你说,他们原来把你称作‘亭云的变态’,‘亭云的恶棍’,这么没品位,我哪里能忍啊?!所以……所以啊……哈哈哈哈……还是魔王听起来威风……”

        宁贤一的圣痕表示,这家伙说的是真话,所以……

        “去死吧!”

        ……

        田海悦在教室中惨叫起来,同学们惊恐极了,却不敢围观。

        宁贤一不知道,因为他这行为,“亭云的魔王”的传说中又增添了一笔——亭云的魔王残忍起来,连自己人都虐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