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贤者向往安逸生活在线阅读 - 028 故人非故

028 故人非故

        “怎么?被我识破了后就不说话了?我告诉你,如果你是为了接近我才设计这种无聊的把戏,是无法获得我的好感的……”

        看到宁贤一沉默,桐羽纱继续说道。

        闻言,宁贤一彻底回神了。

        设计一出英雄救美?

        他干嘛要这么做?

        他增加桐羽纱的好感度能有什么好处么?

        要是因此触发了奇怪的事件,进入桐羽纱这条像深渊副本一样凶残的路线,宁贤一的这个号还不如砍掉重练算了!

        宁贤一发觉自己遇到勇者后,内心很容易变得焦躁,这也许是因为上辈子桐羽纱这勇者比他更像主角吧。

        勇者四处冒险,克服重重磨难,她的传奇佳话书写起来,就像当今这个世上那些“凤傲天”类型的轻小说一样。

        可宁贤一呢?

        被老师关在象牙塔中读书,学习魔法。

        这两个故事对比起来,勇者肯定更浪漫,更受欢迎,人气更高。

        但这也不能全怪宁贤一啊。

        他已经很努力地去学习魔法了。

        但他毕业之后,勇者已盛名远扬,宁贤一想追赶都追不上。

        所以……

        还是去钓鱼吧。

        还有,女神也是,有力量从别的世界把勇者召唤来,为什么不直接把魔王从魔法大陆弄走呢?

        不过现在追究这些破事已经没用了,反正桐羽纱再“凤傲天”,最终还是翻了车。

        这一世,作为女神的花狸雅也站到了他宁贤一的这边,仅从这点上看,今世宁贤一应该不输桐羽纱了。

        想到这儿,宁贤一心情也平复了下来,“我只是正好路过,你怎么会这么想,你认为那种狗血的剧情会在现实生活中发生么?”

        “不谈从前,仅从我来到学园京后算起,英雄救美的剧情,我就被迫参与了四次。”

        桐羽纱双手插在兜里,淡定地看着宁贤一。

        宁贤一很想回道‘你这家伙是在和我开玩笑吧’,但他蛋疼地发现,桐羽纱所说的话都是真的。

        宁贤一的“真实”圣痕能确认话语的真假。

        也就是说,桐羽纱基本每周都会遇上这种狗血事情,不过,她这话听着更像是在炫耀呢……

        “如果算上你,那就是第五次了。”

        桐羽纱将插在手兜里的右手取出,作手枪状指向了宁贤一。

        如果是普通男生,估计会被桐羽纱这一枪打得幸福地晕过去,但宁贤一是贤者,天生免疫,“别把我算上,我说了,我只是路过,对扮演英雄的游戏没任何兴趣。”

        桐羽纱又用那双澄澈的美眸注视了宁贤一许久,仿佛在试着发现些什么,可就算被她这样盯着,宁贤一的表情依旧如初。

        “好吧,我承认你和之前那几位英雄的扮演者不同,眼神看着不像是要找我约会的样子。不过……我总感觉你这家伙有些眼熟呢?我们在哪儿见过么?”

        桐羽纱又盯着宁贤一仔细观察起来。

        桐羽纱的举动让宁贤一感到不妙,从目前的谈话来判断,这个勇者似乎遗忘掉过去的事情了。

        “今天我在雨湾巷转了一圈,曾想去你打工的那家披萨店吃饭。可那儿的人实在太多,我就离开了,估计那时我们见过吧。”

        “你怎么知道我在披萨店打工?”

        “你背包后挂着的遮阳帽就是披萨店的。”

        宁贤一清楚如果自己答错这个问题,绝对会出大事,好在他聪明地应对了。

        “是这样么?那你呆在这儿,应该找我有什么事情吧。如果仅是单纯路过出手帮忙,估计听到我刚刚那番无礼的话语后,就会转身离开。如今你还留着,到底想找我做什么?”

        不愧是转生的勇者,洞察分析能力还是一如既往的优秀,的确,宁贤一该对这一件事情做个了结了……

        “嗯,我是有些事情想问你,你知道魔法大陆么?”

        “魔法大陆?这是男生们喜欢玩的电子游戏么?可惜,我并不了解这方面的东西呢。”

        桐羽纱随意答道,宁贤一也用自己的圣痕确认了她这话语的真实性,也就说,桐羽纱根本不记得前世的事情了。

        “这样啊,那就没事了……”

        既然桐羽纱真的已遗忘过往,宁贤一继续呆下去,也没任何意义了,他找桐羽纱,仅是想了解那时魔王城中所发生的事情。

        “你等等,你先别走,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宁贤一打算离开,桐羽纱却向他喊道。

        “宁贤一。”宁贤一轻声答道,同时别挥手向她作别。

        但桐羽纱根本不愿就这么放他离开,“宁贤一,和我打一架再走吧!”

        “啊?!”

        宁贤一愣住了,搞不明白这是什么状况。

        “我见识过你的异能了,你的异能应该可以用在战斗之上,再过不久,学园京的‘新星祭’就要开展了,我想找人切磋,练习一下。”

        “新星祭?”

        “你们学院的老师没说过么?这是面相本届新生的异能展示舞台,‘新星祭’上表现出色者,有机会获得随学院前辈进入魔窟进行实战试炼的资格哦。”

        魔窟?!

        宁贤一感觉自己得回去找肖振南了解一下这个“新星祭”的事情。

        但是……和桐羽纱切磋这事万万使不得!

        且不说他搞艺术很花钱,仅凭桐羽纱是勇者转生之人这一点,就注定了宁贤一不愿和桐羽纱去切磋。

        桐羽纱这个勇者,在魔法大陆上可是出了名的好胜。

        桐羽纱还没成长到非常强大的时候,就常去找圣阶的狂战士切磋。

        补充一下,这个圣阶狂战士也是女的,宁贤一那个时代的女人似乎很适合这种粗蛮的职业,所以……阴盛阳衰啊……

        桐羽纱败了再战,败了再战,锲而不舍。

        这“缠着他人,不断找人打架的过程”就是桐羽纱说口中所言的“切磋”。

        搞到最后,她和狂战士俩人互锤了三天三夜,期间恐怖的“痛快”之声响彻云霄。

        世人赞颂她们女中豪杰,英姿豪爽,但宁贤一感觉她们是相互配合着给魔法大陆上的男人们施加压力。

        比起什么切磋,钓鱼不更休闲快乐么?

        “愿青龙指引你到10点法力值的时候钓上一整天的鱼……”

        听闻山的那边传来狂战士那令人心颤的怒吼,宁贤一握着吊杆,在湖边胡言乱语地祈祷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