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贤者向往安逸生活在线阅读 - 023 我觉醒了

023 我觉醒了

        徐夏又来到了花狸雅的房间,她坐在课桌前,检查宁贤一教导花狸雅的学习成果。

        这时,宁贤一却走到了窗边。他望着窗外的夜色,对房间里正在进行之事丝毫不关心。

        因为宁贤一有着绝对的自信,在他悉心教导之下,花狸雅已完成了蜕变……

        花狸雅拿起笔,唰唰唰,答案就都填好了。

        徐夏仔细查看了一遍,对自己所目睹的一切,惊讶不已。

        “完全正确!恭喜小姐,你真的做到了!”

        徐夏祝贺着。

        窗边欣赏夜色的宁贤一嘴角也微微扬起……

        ……

        宁贤一发现,花狸雅陷入自我幻想,脑袋会变聪慧许多。

        要让花狸雅掌握加减法,宁贤一必须利用这点……

        “花狸雅,想象一下,加法,就是一片瓜田。”

        画大饼对花狸雅无用,画大瓜却不一样。

        如果把加法比作瓜田,教学效果将更为出色。

        “瓜田?”

        “对,放眼望去,有着无数甜瓜的田地。”

        “瓜田!”

        花狸雅双眼闪闪发亮。

        “花狸雅,我问你,这会是谁的瓜田呢?”

        “这是花狸雅的瓜田!”

        花狸雅握紧小拳拳,已陶醉在自我幻想之中。

        “很好,花狸雅,从现在开始,你学会加法了……”

        不仅二十以内的加法,宁贤一感觉只要花狸雅脑中所幻想出来的瓜田够大,学会高等数学“瓜积分”都不在话下……

        ……

        减法往往象征着事物的消减与毁灭。

        花狸雅的“甜瓜经济学”中,不允许出现任何亏损,所以,甜瓜在减法教学中就不适用了。

        让花狸雅接受削减与毁灭,并热衷于这件事情,什么东西会比较合适呢?

        ……

        “宁贤一,小姐能学会加减法都是你的功劳,我真是太感谢你了!”

        徐夏真诚谢道,宁贤一解决了这事,真帮了她不少。

        “不必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我感觉很小姐做题时,似乎很兴奋……”

        “花狸雅本就聪慧,她只是对学习产生了兴趣,因为这样,她的学习才有了进步。”

        噢,赞美伟大的神明!

        昧着自己的良心……

        “这样么?可我怎么感觉……”

        徐夏停顿了会儿,似乎在思考如何去形容花狸雅做习题时的感觉,“小姐在做减法时,眼神好像有些……凶残?”

        “徐夏姐,你最近为了照顾花狸雅,定累坏了……花狸雅那么可爱,怎么可能凶残?你所目睹的,是花狸雅攻克难题后所产生的成就感。”

        宁贤一缓缓解释着,心中却赞道,这女仆的感知好敏锐。

        花狸雅做减法凶残?

        那是自然。

        所谓的减法,就是“m78”星云宇宙人受苦受难。

        花狸雅每做一道减法,就是“炫酷女人”对“m78”星云所执行的一次歼灭行动。

        减法计算所得到的答案,就是邪恶宇宙人幸存的数量,更是魔法少女花狸雅的大人大量。

        宁贤一为“m78”星云所发生的惨剧感到默哀,这事和他完全无关,要怪就怪那只女神吧……

        总之,宁贤一总算教会了花狸雅加减法了,没辱没自己的贤者之名!

        宁贤一低头看了自己的手机一眼,确认自己的薪酬已经到账……

        ……

        “为祝贺小姐学会加减法,我们大家庆祝一下!”

        徐夏拿了些灌装饮料上来。

        花狸雅主动递给了宁贤一一罐,并高举起自己手中的汽水,“宁贤一,给你,我们干杯!”

        看着一脸期待的花狸雅,宁贤一叹了口气。

        他接过花狸雅手中的罐子,拉开拉环……

        噗!气泡一下从饮料罐中喷射了出来!

        “哈哈哈,宁贤一,好笨,你好笨哟!”

        花狸雅因为这幼稚的整蛊大笑起来。

        宁贤一无语地看着她。

        宁贤一之前就看到花狸雅偷偷摸摸跑到房间的角落里摇罐子了,所以,他接过易拉罐时,才会叹气啊。

        徐夏将纸巾递给了宁贤一,并向宁贤一投来一个抱歉的眼神。

        宁贤一接过纸巾,正想擦拭掉溅出罐口的泡沫,可就在纸巾准备触及易拉罐边缘时,宁贤一的动作停顿了……

        等会儿?!

        他好像发现了什么……

        宁贤一想到如何以自己目前的状态,去异能者协会做登记注册成为一名异能者了!

        这女神虽然调皮,不过,她似乎时刻都在播撒幸运呢……

        想到了好主意,宁贤一神色从容了许多,心情也不再郁闷。

        他拿起汽水,喝了一口。

        可就这么的一口,宁贤一的眉头都皱了……

        这罐子里装的什么玩意?甜瓜风味碳酸饮料?!

        ……

        之后几天,宁贤一依旧和平时一样乘地铁去上学。

        宁贤一就这样又熬过了一周,终于到了政府补助下发的日子——新的源石到手了……

        在这之后的第二天,田海悦感到很寂寞。

        因为宁贤一今天没来上学!

        虽说入学后各方面都很自由,但旷课的学生几乎没有。

        学生们都清楚自己入学的目的,他们可走的道路仅有一条,并愿意为了自己目标不断付出努力。

        旷课,明显是对自己的未来不负责。

        就在田海悦闷闷不乐,拖着乏力的身子,以那种快要挂掉的姿态,越过每天实践课上长跑的终点时,那道熟悉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了校园中……

        “宁贤一!”

        田海悦兴奋呼喊,他冲向终点的速度忽然加快一分!

        也因为这个忽然提速,身形单薄的田海悦最终完全脱力倒在了终点线上。

        宁贤一望着那躺倒在地、灵魂似乎开始往外飘的田海悦,心中赞叹,这真是份感人友谊。

        如果还有空闲,宁贤一定会请脱水的田海悦去小卖部喝个痛快(反正小卖部老板有很大概率会为他提供友情赞助),但现在宁贤一还事要办,或说,肖振南老师不打算放走他这旷课的学生……

        “走吧,来我办公室一趟……”

        ……

        预备班老师的办公室一人一间,学校这么分配,就是为了方便约谈。但被老师主动约谈,多数情况,都不是什么好事。

        肖振南走进自己办公室,收拾了桌上的烟灰缸,又去泡了壶热茶……

        “你们在预备班就读一年后,学院对你们学习的约束会相对放宽。

        但第一年打基础的阶段,无故旷课是不被允许的。

        如果你无法给我个合理的解释,我只能把你这次的违规行为记下。

        如果你尚未觉醒,违规行为又不断积累,达到一定程度,你很可能会被退学。”

        肖振南语气平淡,或说肖振南这老师本就这种风格,给人种不易亲近之感。

        宁贤一看了眼自己身前那杯刚泡好的茶水,以同样平静的语气,做出答复……

        “我觉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