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贤者向往安逸生活在线阅读 - 012 怪人集结

012 怪人集结

        嗯,怎么说呢?

        这男生个子中上,身材却很单薄。人挺帅,单论颜值,也算上等了。不过比起他,还差些。

        宁贤一心中对那向他走来那男生评价,这评价很客观,绝对没受早上的“女生洪流”影响,也不存在任何“眉清目秀效应”。

        “田海悦”

        宁贤一望了眼那男生之前所在座位,记下了名牌上所写的名字。

        之后宁贤一将视线收回,再次看向那位名叫田海悦的男生。

        觉察宁贤一的目光,田海悦向前步伐微顿。

        宁贤一观察到田海悦与他对视的瞬间咽了一口唾沫。

        这位田海悦同学,似乎很紧张啊……

        田海悦轻微呼了口气,像是平复了心情,继续朝宁贤一走来。

        宁贤一不由感慨,人际关系什么的,果然不劳他费心啊。

        走到宁贤一身前,田海悦微微张嘴,没能发出任何声音,他似乎在作最后的调息。

        见他如此,宁贤一心中默道,同学,加油,你身前的这位大佬,最近真缺些挂件……

        仿佛听到了宁贤一的心声,田海悦开始发声了,那是卡壳一样的古怪声响,“呵……呵……”

        之后,突兀的,田海悦的话语连贯,整个人迎来了高潮……

        “呵哈哈哈哈啊!吾乃田海悦,乃魔法世界首屈一指的月骸烈焰使,前世之友人,吾循星辰之迹,吾终于找到汝了!”

        宁贤一张嘴,他惊呆了,他没想到这位田海悦同学是这样的角色。

        这遭遇,让宁贤一想起了前世的一些事情——贤者垂钓效应……

        ……

        上辈子,宁贤一很喜欢在湖边垂钓。

        宁贤一认为钓鱼是享受生活的一种方式。

        但“贤者垂钓”,却成为了魔法之都茶余饭后的热门话题。

        因为宁贤一总能从湖中钓上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就大水怪,古魔具,情书“阿珍to阿强”之类的玩意。

        最离谱的,有次他还钓上了一只幼年的龙崽。

        就那种小小只,脾气却霸道得不行,极难相处的家伙。

        由于龙族不好惹,宁贤一也不能将它放锅里煮了。

        于是,在它父母到来将它接走之前,宁贤一必须将这只小龙好好照料。

        宁贤一多出的“保姆技能”,估计就是那时候点上的。

        总之,宁贤一犹如垂钓般被动等待时,很容易触发一些莫名其妙的遭遇。

        如今,他似乎又钓到了一条“中二鱼”……

        田海悦的个性发言,吸引了不少同学的目光。

        就在大家都将注意力集中到宁贤一和田海悦身边的时候,教室另一边靠墙的位置,一个伏在桌上,看上去很不起眼的女生,身子轻微抖动了下……

        “怎么?吾友,你不相信?那吾就以前世之羁绊,道出汝名!”

        见宁贤一不说话,天海悦又自由发挥了起来。

        他眼神一瞟,偷偷瞄了贴在宁贤一课桌上的名牌一眼,“汝名为宁贤一,前世之贤者,吾月骸烈焰使之挚友……”

        且不说这家伙偷看答案作弊,瞎掰到挺有本事倒是一流,竟有着精准的命中率。

        好在宁贤一拥有“真实”圣痕,能洞悉这家伙瞎掰的本质,换做其他转生者被这样莫名其妙地被点破身份,搞不好会因为这误会,闹出大事来。

        “你能不能正常说话……”

        宁贤一冷声打断了田海悦的发言,家里有只秀逗女神就够了,在学校,宁贤一可不想再被这类奇怪的生物缠上。

        话语被打断,田海悦脸蛋忽然涨红。

        他眼里浮现出不少凌乱的色彩,身子也微微颤抖起来,看着像是一种崩溃的迹象。

        渐渐的,他双目似乎有了些雾气,俨然一副快要哭泣的模样。

        不是吧?

        能讲出这么羞耻的台词的人,竟如此脆弱?

        如果这货在他眼前流泪,开学第一天,宁贤一和田海悦都会成为校内名人的。

        “你想和我交朋友?”

        为了缓解这货的紧张,宁贤一问道。

        “是的,大哥!”

        闻言,田海悦的悲伤瞬间刹住,他一个劲儿地点头,连称谓都用上了敬语。

        “你这样说话不是挺好么?之前为什么把自己搞得那么羞耻?”

        “我高中那会儿,班级里的同学就喜欢用这种炫酷方式进行交流。如果弱了气势,同伴会小瞧你。当初,我就因为自我介绍没发挥好,搞砸了高中三年。如今来到这儿,我不能再犯同样的错了……”

        田海悦述说着悲伤过往,宁贤一却不知如何去回应。

        这家伙,问题很多啊。

        高中时期的田海悦,经历似乎极为诡异,以致他在交友的认知上,产生了错误的扭曲。

        话说,田海悦所就读高中班级里的交流方式如此中二,莫非他家住在红魔之里?

        与宁贤一搭上话后,田海悦似乎非常开心,他从口袋中取出一个精致的怀表,并将怀表展示给了宁贤一。

        宁贤一不知道这是什么,但从怀表的花纹与配色判断,他认为这应该是某系列特摄片的周边。

        宁贤一也为此对田海悦产生了怀疑,田海悦之前那么说话,真不是田海悦自己喜欢?

        就在宁贤一思考这如何应对田海悦时,他们身边又响起了一位女生低语……

        “你们好,我叫辛绮罗,那个……请多多指教……”

        之前蜷缩在墙边的不起眼的女生,不知何时走到了他俩身边,以几乎微不可闻的声音,恰到好处地加入了进来。

        宁贤一循声看去,又发现了个不得了的角色……

        辛绮罗不像同龄女生那么热衷于打扮,或说她丝毫不打扮,根本就是另一极端。

        不起眼的样貌,朴素的穿着,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不仅如此,额前还有长长的刘海,几乎遮住了双眼。

        仅是稍微看她一眼,就能感受到一种阴沉之感。

        那风格,像极了魔法大陆上那群重口味的术士。

        虽说辛绮罗全身散发出一种难以接近的气场,但孤独了三年的田海悦却被深深感动了。

        他赶紧向辛绮罗回礼,接受这份刚萌生的友谊。

        对这温馨的一幕,宁贤一……丝毫不想理会。

        宁贤一发现教室中不少同学向他们投来了古怪的目光……

        一个以中二起手的田海悦;

        还有一个看上一眼,就感觉她身边环着一片乌云的辛绮罗;

        她们俩……怎么看都是班级上的怪人啊!

        怪人身边,哪怕宁贤一再正常,其他人也不会相信的。

        所以,宁贤一不能坐以待毙。

        趁着班级里的小集团没完全形成,宁贤一必须主动出击,摆脱“贤者垂钓效应”引发的惨案。

        可宁贤一刚想起身,上课铃就叮铃响起……

        “宁贤一,我们下课再聊。”

        田海悦开心地向宁贤一道别。

        辛绮罗也默默向宁贤一点头示意。

        教室里,学生们三三两两回到自己的座位。

        一切……似乎已尘埃落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