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六章,你们的日子只有自己懂

第一百九十六章,你们的日子只有自己懂

        高贵妃信里的这句触动李威肚肠,哪怕他很喜欢京外的日子,因为他披荆斩棘,总是一路顺风顺水。

        可是他也得承认,人人向往的京城日子最好,这与外省有没有同样繁华热闹的城池无关,因为一国之首脑重地本就应该人人向往,再说不管外省发展的有多繁华,也没有京城的威严庄重。

        李威回京的时候就打算在京里多住一些日子,不过他事先想不到京里的案件,他只想好好的陪妻子到处游玩。

        现在案件出来,李威在京里多呆的这些日子岂不是刚好拿来用上?有心游玩和存心办案这两件事情是没有办法并存的,并且这个案件追溯到周氏的姑姑那代,几十年的事情一般不会一年两年就能破案。

        看得到府门的时候,李威还没有拿定主意,他知道自己若是提出来,妻子一定会让自己专心办案,可是他又觉得对不起妻子。

        就这样一路想着心事一路来到房门外面,丫头们含笑蹲身,快手而轻的打起门帘,就听到笑声如欢歌蜂拥而至,就像深夜昙花开放的那团浓香,紧密而厚实的砸在鼻端,骤然的就染上满身的氛围。

        李威也就笑了,觉得心头猛然的有了轻快,困扰他的难题得到解决,天底下的公事是办不完的,而他在外省的披荆斩棘再一帆风顺,永远有妻子岳繁京的身影。

        他无法忘记风沙里吹出细纹的面容,也无法忘记幽塞一辆辆大车送来的干菜。

        他总算找到一个心爱的人,仅冲着这撑满王府的活泼,他也要好好的陪着。

        他迈步过去。

        少了岳爱京,房里也一样的是热闹满天,一个辛小龙就足够家里天天像装满了人,而这个时候坐在岳繁京身边的,英王不由得一愣,有了明了房中喧闹的原因。

        那深爱岳繁华的王小古被得到深爱的人,伍婉芬坐在这里笑嘻嘻,哪怕伍婉芬身边还坐着一位姑娘,李威也忍俊不禁,淘气包走了一个始作俑者,这个被动跟随的也不遑多让。

        看她笑出星辰般的灿烂,难道是篡权自己的表妹,成为新的淘气包之首。

        李威想到这里,再看向另一个姑娘,虽他几年回到京里一次也马马虎虎的认得,这是走了的那个淘气包成亲那天,马车险中大石的郭家姑娘。

        郭姑娘是腼腆的人,可是此时坐在伍婉芬身边,李威怎么看怎么像新二人组合。

        他心头微微的窃喜,有些人就像辣椒粉胡椒面,谢素娟在的时候李威怎么也不会喜欢她,可是她不在呢,又怕岳繁京日子无聊。

        “殿下。”

        丫头没有通报的情况下,岳繁京第一个看到李威,她盈盈的带着大家行礼,像夏日里一缕轻捷的风。

        李威的窃喜瞬间变成满心的欢喜,拉起岳繁京和她坐下来,让新二人组起身,认真看妻子眉眼好气色,问道:“你们在说什么?”

        “嘻嘻。”

        伍婉芬的回答格外的显眼,俨然已是谢素娟的化身。

        不用岳繁京回答,李威笑容加深,点一点头,仿佛他已洞察三个人刚才的话题,悠悠然的向伍婉芬道:“你以后常进来才好。”

        没了表妹在旁边,伍婉芬的待遇忽然就上去了,把她高兴的顿时能识眉眼高低,本来嘛可能还想装看不见,毕竟看不见自己不想看的是某人的强项,伍婉芬正在学习她。

        “有殿下回来陪王妃,我们回去了,明儿再来。”伍婉芬和郭姑娘出来。

        郭姑娘瞪着她,发现自己失态后,悄悄收回眼光,片刻后又控制不住的瞪着伍婉芬。

        伍婉芬无奈,这位她没法装看不见:“你有什么疑问吗?”

        “那个......这个......”郭姑娘在伍婉芬反过来的瞪视里,一直坚持到在门外坐上车,用手中的樱花漫飞的团扇挡住一半的脸,露出一双骨碌碌转的眼珠子,陪笑道:“殿下对你好生的大度。”

        她拿出最含蓄的话,但还是又涨红脸,觉得自己过于莽撞,说不定就要唐突“好心为她亲事奔波的”伍姑娘,眼光往下面垂着不敢再看伍婉芬的神色。

        伍婉芬怎么会在乎呢?她家和英王府的那点儿事情岂不是尽人皆知,她挑明了说话。

        “你说我家王小古以前和英王妃定过亲的事情吗?”

        郭姑娘受不了,抬眼惊愕:“这也能明说吗?”

        “能啊,殿下岂止是大度,殿下是相当的大度,他知道我家小古离开英王妃就不能过日子,必要跟着英王妃当差才行,所以他欢迎我来。”伍婉芬说到这里,话题一转全是她的丈夫:“而我家王小古也是相当的赞赏殿下,他常说殿下对王妃的好,他做不到,他啊,有我就行了,所以小古希望我时时的进这个府里来,我可以帮他看看王妃。”

        鼻子皱一皱,笑容如春风轻点的水波荡漾开来。

        郭姑娘现在不是震惊,而是受到惊吓,面庞上的红晕唰地一下子扫的光光,牙齿发出轻轻的打战声:“还,还能这样?”

        “能啊,我对小古好,小古对王妃好,王妃有殿下疼,大家都能放下心,就是这样,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