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五章,大家所想

第一百九十五章,大家所想

        审讯周氏的地方自然不是公事房,梁兼跟在英王后面出来,英王现在是休假的人,说声回府就被恭送,梁兼头晕脑胀的走向他的公事房。

        过门槛的时候深一脚又浅一脚,往前一栽差点脑袋碰地,这模样让梁尚书知道自己失态,可是他还是浑浑噩噩的回到座位上,把个脑袋往下面一耸拉,人就整个的往下堆。

        他担不起这事情。

        要说牵涉到太子府上,梁兼倒不怂包。

        可几十年前就有案子出来,梁兼光想想就脑袋疼。

        只要几十年前的人还活着,查嘛,就一定查得出来,只是快慢的问题,怕就怕在不知道牵扯出多少人出来,说不好满朝文武折进去一半都有可能,梁兼怕在这里。

        满园春色看不尽,哪怕最大的牡丹花出了问题,也还能承担,如果一阵风吹过,半园子花没了,吹这口风的人要不要担心?

        有周氏的供词摆在这里,梁兼就将是吹这口风的人之一,不吹还还行,还非得吹不可。

        梁兼愁苦满面的只想到一个办法,怎么样才能把英王殿下留下来,这件事情让殿下总领,他梁某人哪怕冲锋在一线也无所畏惧。

        他是实在惹不起在这件事情将蜂拥而至的人家,虽然还不清楚会是哪些家,可是就凭太子府上敢插手,可想而知那些隐藏深埋的事情也不会小,小了对方也不会管,少挣钱和多挣钱相比,对方一定选择后者。

        梁兼就这样反复想着,心思先在李威身上,直到有脚步声惊动他,以避祸出名的钱益走进来,带着眉头上的愁云坐下来,就是一声长长的叹息。

        “怎么办?”钱益道。

        梁兼冰冷的瞄他一眼,仿佛怪他问的话不合适,又仿佛他打扰自己的冥思苦想。

        钱益的眼睛并不看他,对着地面继续自言自语:“主要是咱们没有得力的人啊,要是把英王殿下留下来办这个案子......”

        梁兼一听气不打一处来,你也是这样的想,那你真接去见殿下去把这请求办下来,你和我说哪有作用?

        梁兼冷声打断钱益,嗓音粗鲁的道:“殿下现在外省当差颇有起色,我没本事请殿下留下来。”

        钱益眯了眯眼睛,硬是把脸上不久前的愁苦挤开,露出几点云淡风霁:“那是你没有想到方法。”

        “什么办法?”梁兼双眼上翻,他正烦着呢,他现在并不想参与商议,怪声的反问:“你有好方法你自己不赶紧落实。”

        话说到这里,外面又进来一个人,顺天府堆着笑进来,虽然笑容里也带着愁,却不折不扣的是个笑容。

        他甚至还打着哈哈:“梁大人呐,哈,咱们一起去吧。”

        梁兼瞪眼睛:“去哪里,去求殿下主管这件事情,咱们就可以在大树底下乘凉,这事情我做不出来,我梁某是有担当的人。”

        钱益和顺天府异口同声的道:“既然你有担当,咱们现在就一起进宫,再晚一些宫门就要下钥。”

        梁兼猛的一怔,然后他大笑着捶自己脑袋,叫道:“是啊是啊,我居然没有想到这一条,哈哈.....”

        他笑得大发癫狂,不像是拨开乌云见明月,而是生死关头里得回生命。

        都听得出来这笑声里的意味,钱益露出更多的笑容,顺天府的笑容则相对真诚的多,他们直接架起梁兼,一左一右的凑近他,让梁兼的耳朵根下面暖烘烘的湿。

        “咱们这就走了。”

        三个人心里想到一起,嘴上也说到一起,脑袋里也开始保持一致,步伐也在一个横排的上面,满面春风的向着门外走去。

        显然。

        这种亲密在眼前极不合适,因为时辰没到,刑部里的官员们还没有回家。

        大家从各个房间及办公累了临时走动或者经过的每个角落及路段里,吃惊而又敬佩的瞪着三个人。

        有几句窃窃私语:“到底是大人们,看来这三司有解决案子的办法。”

        这三司虽然不是指三司会审的刑部、大理寺和都察院,但也算三司。

        于是官员们放下心,安心的进行今天的最后一点工作,对于京里发现的公然逮捕不再认为牵连众多而忧心忡忡。

        不仅仅是上官们能看出来事情的危害性,别的人也一样可以,不过上官们努力想办法解决或者避免,别的人就只能等待地震或者地震过去。

        .....

        回家的路上,李威也一直在考虑,是不是留在京里?

        这个案件对他的刺激强烈,让李威舍不得离开,只想现在就投入查案当中。

        可是他的差使不在京里,而且他回京的意思很明显,郦明先和岳爱京要成亲,再就是让妻子岳繁京好好的过几天京里日子,高贵妃有一封信打动李威。

        贵妃在信里道:“王妃成亲数年,一直随你跋涉奔波,难道你不知道心疼她吗?”

        ------题外话------

        么么亲爱的们,谢谢。

        这本书的前期一直状态不好,拖拉有这么久了,等仔忙过这几天,就酝酿多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