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七章,选人

第一百八十七章,选人

        日光照在伍婉芬的面容上,为她的肌肤涂上健康的红,感伤点点与红晕相伴,她是真心的为和表妹的分开而难过。

        岳繁京赞同她的话,和谢捣乱交往的过程里,惊险、难堪、尴尬、提心吊胆轮番出现,最后的结局还往往出人意料的好。

        再找出一个带来这感觉的姑娘相当困难。

        虽然王妃的日子也会与提心吊胆相伴。

        闻美景走来,简小侯爷将在岳爱京成亲后成亲,闻美景即将跟随简良辰侍候英王夫妻,闻美景近来颇似岳繁京的跟班。

        要问闻美景为什么以前不出现,岳繁京这不是成亲后头回在京里居住这么久。

        “殿下,您要见到的人到齐。”

        闻美景只是提醒一声,英王妃有令全天下大多人等候的资格。

        岳繁京和伍婉芬就此分开,目送她回到仕女的人群中,鲜活的身影旁没有另一个身影,岳繁京的感伤徐徐展开,像一朵鲜艳的花渐渐失去水分,令当事人无奈却又无能。

        到此,她郑重下个结论,捣乱谢姑娘,是个好姑娘。

        .....

        栾氏被安排坐下,她没有取用小几摆放的蜜饯等物,哪怕离她举手之劳。

        她听着周围的声音,一字不落的记在心里。

        又一个人坐下来,刚好与栾氏相邻,这是个三十多岁的女子,两鬓略带沧桑的白色。

        眼角细细的皱纹也表示她有一段不太好过的日子,可是她的眸光明亮,神色里带足兴奋。

        这兴奋让她坐立不安,虽然腼腆也表示是她的性情之一,可是她还是强迫自己向栾氏开口:“大嫂,是真的吗?”

        看似同样腼腆的低垂面容,其实捕捉众多声音的栾氏用上全部的心神,被打扰很不高兴的翻抬着眼睛,把那张劳作的面容看着。

        她的眸光深处有一点不容易发现的锐利。

        女子顿时手脚没有地方摆放,想要解释又怕对方两次不悦,可不解释呢,她觉得自己得罪栾氏。

        轻声地道:“我,我也是听到消息才过来,都说英王妃需要会绣活会种地的人,我都做过,”

        一面说,一面她的面容低而又低,不敢再看栾氏。

        栾氏对她有了兴趣,如果自己没被英王妃选中的话,那么一位跟随英王妃前往外地的忠厚女子,将是自己的又一个机会。

        这让她有了和女子说话的心情,并且慢声细语的开口,嗓音听着亲切无比:“是啊,我也是得到消息才过来,我也不敢去想英王妃殿下她会收下我。”

        孩子气的一个笑容绽放出来,在栾氏同样不算年轻的面容上并不违和,孩子气之对于大人,有时候更像表现一种纯真。

        先开口说话的女子重新鼓起勇气,在栾氏的相同心情里有些手舞足蹈,嗓音也不由自主的高出来:“是吗?那真是太好了,我也这样想。”

        她苦起面容:“如果王妃不要我,我可就无地可去。”

        “为什么呢?”栾氏露出一点试探的神情。

        女子倒是竹筒倒豆子:“我娘家没人了,我男人又在外胡混,一年到头回不了三次家,还问我要钱,”

        她愤然的把目光摔向地面,仿佛那是是她憎恨的男人:“我决不再回去。”

        栾氏笑了:“是啊,我也是家里过得不好,如果英王妃不要我,我宁可去死。”

        这里是英王妃踏青用的休息之处,临时搭建出来的木头亭子散发出本色的香味,往来的有岳繁京打算挑选的工匠们,也有官眷,丫头们川流不息的送东送西,最近的一个丫头明显把栾氏两个人的话听见,她的目光像个顽皮的孩童,悄悄的溜过去,又迅速的溜回来。

        另一边上,也有几个上了年纪的女子,她们就稳重的多,那种我是大家我怕谁的骄傲,从骨子里静静的散发开来。

        她们也听到栾氏的对话,这让她们的冷漠更加强烈。

        岳繁京被簇拥着走来,见到她们倒是露出笑容:“昨天我收到信儿,让我来猜一猜,”

        她目视老蓝色衣裳的女子,含笑道:“这位只怕是曾在宫里教过针线的商妈妈?”

        蓝色女子躬身行礼,娴熟的有如一朵花自水面流过,她的嗓音也带着说不出的优雅,语速恰到好处。

        “王妃好眼力。”

        岳繁京请她坐下,又看下一位女子,这位面上带着伤痕,看得出来是多年的,和她的皱纹裹在一起并不显眼,可是伤痕从额头到眼角势必影响视力。

        可没有影响到她的骄傲,虽然她穿的也朴素,老酱紫颜色的薄袄子和暗色的裙子内,气势像一株青松挺拔不群。

        岳繁京笑道:“这位莫不是被称为针神的杨妈妈?”

        杨妈妈的嗓音像破锣,嗓子应该是受过伤,嘶哑着道:“不敢当王妃这样称呼,针神已没有好眼神,只好称做个睁眼瞎。”

        ------题外话------

        今天事情多,不过没有断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