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八章,再次赏灯和太子妃的尴尬

第一百七十八章,再次赏灯和太子妃的尴尬

        太子吓了一跳,错愕的时候他有些结巴:“威弟,这这,总得审审吧。”

        李威扭头看他,深邃的目光里有着一些说不出来的东西,让太子觉得很是陌生。

        再听李威的嗓音凝重而有力:“这是我妻子!”

        李威觉得说的足够,这里的男人们冒犯到他的妻子,而且还有人轻薄到她。

        虽然冬天穿得足够厚,虽然李威在没有成亲以前就带着岳繁京追敌而男女同行。

        太子竟然不敢直视他的目光,摸摸他的鼻子以后,才恍然大悟了,李威那让他陌生的地方是凶狠,他实在的动了杀气。

        太子再也不提审讯后再杀的话,默许的把目光扫到一旁。

        对外面声称今晚有紧要公事的太子和英王李威暗暗带着人跟着岳繁京等人,可以说岳繁京挪动一步,整个包围圈就挪动一步,现在这个小院的周围全是士兵、衙役和二位殿下府上的侍卫。

        李威牙缝里迸出的一个字,太子殿下不再反对,为首的捕头和侍卫们轻轻打个手势,不过几间屋子的小院瞬间进去几十来人。

        惨叫声怪叫声打斗声高亢的时候冲破雪空,呻吟的时候仿佛冻河下水声,寂寂的没有人能听到,只有人倒在那里不断的挣扎。

        偶尔听到一个人尖叫:“我投诚!”

        “早干什么去了!”

        然后就没了声音。

        街坊四邻全被惊动,胆子小的惴惴不安的在自家院子里听动静,胆子大的拉开门看一眼,见到满眼里全是人和火把,就又吓得缩回头把门关上。

        大雪染白了地面,又被血染红,直到整个院子里一个人也不剩下,有经验的捕头们开始四下里搜索。

        这就是英王敢杀的底气。

        很多地方都有线索,死了的人身上也有,再让他多容忍一刻妻子被侮辱,他没法做到。

        他宁肯一直威慑,一直的威慑。

        一颗颗人头提出来,这就往城门上去挂,还有写告示的已经在顺天府里候着,收到消息就开始写,这个时候往到处去张贴。

        京里太大,一条街道上的乱影响不到别的街道,再加上有效的封锁,这个时候还有人在看灯,见到告示在这个时辰贴出来,哗啦一下的全围上去,不认识字的人等着,贴告示的衙役会念一遍,也会不断的有认识字来看告示的人重复的念。

        “有人作乱?”

        “听说在挂人头,有胆大的没有,咱们看看去。”

        也有一些气弱的老人们摇头叹息:“这是过年啊,过年的时候不兴搞这种丧气的事情。”

        英王不管,他听着回话,一处一处的都在办理,才觉得心里的一口淤堵下去一些,这个时候他来到马车的前面,俯身进去看岳繁京。

        火把光打的很明亮,清楚的照到岳繁京昏睡的容颜,长长的眼睫点在白玉般的面容上,让人看到仿佛时辰在这里停滞。

        李威等上一会儿,也没有见到那乌黑的眼睫闪颤,暴躁了:“怎么还没有醒?”

        平安垂手:“太医还在路上。”

        他暗暗的想,殿下的手脚太快了,而在京里这种地方,谁是强石谁是鸡蛋还不是一目了然,所以哪怕平安接太医的手脚也很快,可还是没有赶得上殿下过来看的速度。

        李威听到这个回答,眉头狠狠的拧上几拧,显然很是不悦,他的目光向街口望去,雪夜的原因这条并不宽敞的街道陡然远旷,这让英王耐不住的吼出来:“快马去接!”

        本来这个时候就情势紧张,他这样的一声,又把太子吓了一跳,太子赶快摆手,眨眼的功夫就听到马蹄的的,出去好几匹快马。

        接一个太医至多只要两匹马一个人,去这么多是因为不仅去当值的太医院,干脆再去其它的太医家里接几个人,也免得英王殿下等下又要发火。

        北风寒冷,像是什么都会凝结住,这一声吼也在原地凝住片刻,岳繁京的眼皮动了动,悄悄的睁开来。

        “王妃醒了。”平安回过话就闪过一旁。

        李威抱起岳繁京,手指摩挲着她的面容,沙哑着嗓子:“你觉得怎么样?”

        “我.....在哪里?”岳繁京还没有迷乎过来,她一面说话,一面竭力的睁大眼睛。

        李威抱紧她:“没事了,别担心。”

        他坐在车辕的上面,车帘子不可能挡得住,北风不住的吹过来,殿下的怀抱格外温暖,岳繁京把面颊贴上去,温暖让她恢复的快一点,她呢喃地问:“我的老虎灯买了吗?”

        李威虽然没跟在她的身边,也道:“你没买兔子灯?”

        “不买。”

        岳繁京嘻嘻的一笑。

        以前她总是买兔子灯,兔是王小古的属相,而老虎是李威的属相,春枝今年又记错了。

        在笑里,岳繁京的思维活泼起来:“对了,我在看灯,然后.....”惊呼一声:“银锁在哪里?”

        银锁可能是挡在她身前的原因,比她晕的早,现在还没有醒,李威把个大手顶在岳繁京的背上,让她看到车里的银锁,岳繁京松口气,再就抱住李威,嗓音软软的问道:“你好不好?”

        “你不是看到了,我好的很,是你好不好?”李威微笑。

        岳繁京对他深深的看着,神智越来越清醒,鼻端的血腥气出来,这让她转动着脑袋去看,却只在眼角闪过一丝血色时,被李威扳回面容,继续对着自己丈夫。

        李威是不愿意她看到这些,不仅仅因为岳繁京刚醒过来,他想想自己做的准备:“咱们去看灯吧。”

        “好。”

        岳繁京主要是人软了,其实就算有担心有愤怒什么的,也做不了,答应一声被李威抱下车,她试试站在雪地上,倒还可以走路。

        挽着李威的手臂,其实是几乎挂在这里,夫妻俩个人漫步着往街口走去。

        “不要看两边,看天上的星星。”

        “天上没有星星,只有雪。”岳繁京倒也照办。

        后面传来马蹄声响,有人高叫:“太医来了。”李威回身摆手,又指指车里,这里还有一个没醒的,给她看吧。

        夫妻俩个人走出街口,径直看灯去了。

        太子殿下一直注视到现在,整个人都是愣巴的:“就这样走了?”他忽然发现自己有些呆,他为什么不也去看灯呢?

        反正能杀的全杀了,而寻找线索的事情也用不着他,太子殿下站在原地等最后的搜索结果,觉得脚底下发寒,他的眼前也出现一大片的灯会。

        不过走了一个李威,他还是在这里为好,毕竟这是惊动京城的事件。

        太子轻叹,命苦。

        ......

        长街如银,璀璨一如刚才,这里就是不久前起哄的那一段,远远的望去灯烛依旧。

        老虎灯还是那么精神,兔子灯还是跳动不停,飞鸟灯、莲花灯.....竞相展示风采。

        被簇拥而来的一行人走来,岳繁京流露出无奈。

        两边的摊主还在,只是行人不见了。

        她仰面看向身边的丈夫,鼻子轻皱起来,娇嗔道:“今晚是不许静街的啊。”

        “没有静街,这是必要的保护措施。”李威回答的相当书面化。

        “那为什么还有人摆摊呢?”

        “因为他们要做生意。”

        岳繁京没有说这里都没有人,还做什么生意,装着生气扭个身子,拿起摊主的一个荷花灯看了看,还是放下来,抓起一个老虎灯,挡在眼睛前面,对着李威做个鬼脸儿,自己挑着灯大摇大摆的走了。

        老虎灯在前面开道,照出她袅娜的身子,虽然有厚厚的大红雪衣,也看着弱柳一般。

        李威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宛若一株挡风的老树。

        岳繁京再晃了晃灯,想想前面一只老虎,后面一只老虎,自己这只可怜的小羊羔......好吧,她从来不是可怜的小羊羔。

        那又何必装着责备后面的大老虎,难道她不喜欢做事强势的人吗?边城的姑娘喜欢的很,强才是安全的保障。

        她嘻嘻笑着,奔回李威身边,重新挽住他的手臂,把老虎灯高高的挑起来给李威看:“像不像你?”

        “像,你。”

        话不要多,言简意赅就成。

        岳繁京又让噎着了,嗔怪的又是一记眼风,乖乖的拉着李威去看灯,不再取笑他,免得最后把自己取笑成母老虎。

        不管今天的结局怎么样,同样也牵挂着太子妃的心,她时时听着消息,直到听到英王妃醒来,她双手合十,念上一声佛:“总算醒了,谁给她诊治,等下让他过来给我回话。”

        就有人去知会那几个太医,这个人还没有回府呢,又一个消息到太子妃那里。

        “英王夫妻在看灯?真是好兴致。”太子妃主要是担心,虽然她和英王妃约好的计策,可是英王妃被掳,她总得露一面。

        而再一想呢,哪怕大家面子上不和,也可以装个样子,她就吩咐备上马车,到灯会上来看岳繁京,上车以后,对跟车的丫头道:“我这也算装贤惠吧?”

        “可不是。”丫头抿唇儿笑。

        岳繁京正逛得好呢,她买下足有几车的花灯,凑够一车就让送回府挂起来,而英王虽命摊主们等候,却另有赏赐,每家都侍候周到,更让岳繁京喜笑颜开。

        这个时候回太子妃到了,岳繁京嫣然:“难为她想着,大冷的天出了门。”

        见到太子妃一行摇曳而来,岳繁京堆上笑容准备上前,李威淡定的瞄一眼,拉着岳繁京转身就走,把个后背给了太子妃。

        隔着还有十几步呢,不过街上没有人,可冷嗖嗖的气氛也逼面而来。

        太子妃原地站住,好半天的不敢相信,她倒吸着凉气:“这,是英王这样对我?”

        街上太空了,是个傻子也能看得出来英王一把拽起英王妃,拖着她直接走人。

        丫头也不确定,因为英王和太子殿下关系最好,和太子妃也一直不错,她眨巴着眼:“呃,我没有看懂。”

        “再去看看。”

        太子妃得加快步子,再次走到李威的身边,笑吟吟的道:“威弟,弟妹,你们来看灯啊。”

        挂着的无数灯芒里,李威冷漠的抛过来一个白眼,在这么多灯的照亮之下,想不看到或者看不清楚都很难。

        李威还生怕太子妃看不到,再加上一句话:“管好你自己!”说完和刚才一样的姿势,拉着岳繁京又大步走开。

        岳繁京哭笑不得,回头看太子妃,她那个角度还没有看到,就被李威带走,只看一片的灯,和估计出来的太子妃尴尬程度。

        太子妃愣在当地,这回再怎么样也确定是李威对自己有了意见。

        她和岳繁京大吵是约好的,李威这个不满却是真实的。

        太子妃怏怏的回到马车里,一直不高兴,丫头是知道一些的,开解着她:“这不是正好,殿下您和英王也不好,那起鬼鬼崇崇的人也就越早的出来。”

        “是啊。”太子妃郁闷不已,英王他是认真的啊。

        等到回家的路上,岳繁京才有机会问英王,在街上总有摊主们在,不方便发问。

        “为什么你这样对她?”

        “她再不管好太子府上的那点儿地方,我就一直这样对她。”李威当然不会承认自己错。

        岳繁京凑上来,马车里昏暗,她的一双大眼睛格外的明亮:“是因为我吗?我好好的。”

        “你?有这能耐。”李威嗤之以鼻:“办点儿事先把自己弄丢,你以后别再掺和了,丢人你知道吗。”

        岳繁京被骂的黑了脸儿,也不高兴了,自我吹嘘道:“我觉得我办的挺好,临危不惧,威武不屈......”

        李威哼上两声表示不捧场,岳繁京黑着脸也不理他。

        等回到家里,进门就见到处处光明,岳良菊带着辛小龙等人守在门口,见到岳繁京下车就迎过来:“你可回来了,你没事吧?”

        “没事。”

        岳繁京斜一眼旁边的李威,笑盈盈再次往自己脸上贴金子:“我啊,今天办了一件大事情,都说我是个大功臣。”

        这里的人清一色全是捧场的,一连声的回应:“是啊是啊,那是当然的。”

        岳繁京得意的回头去看李威,就见到英王殿下撇着嘴角,那脸上的神情还是在说,貌似你丢人了,你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