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六章,悠游的老庄

第一百七十六章,悠游的老庄

        新年的另一个含意就是大家无事也多走动,道一声过年好,坐上半天。

        谣言出来的时候,星星之火已然燎原。

        太子妃气得浑身打颤:“这是哪个嚼舌根子说的话?”太孙李新上哪里知道,他只知道见到他的娘就讨吃点心,吃到高兴的时候没头没脑的出来一句。

        “不给我打秋千,是母妃不喜欢英王妃婶婶?”

        太子妃听到面上变色,追问李新没有结果,对着奶娘冷笑:“我相信你才给太孙,你就这么回报与我?”

        太孙的奶娘和丫头见到不妙,早就跪在地上,拼命的回忆也想不到这话是从哪里出来的。

        “家里这么大,说不好从山石根下还是林子里面出来这么一句,太孙年纪小就记在心里,奴婢们实实的没有上心。”

        另一个丫头小心地道:“太孙也时时的进宫。”

        太子妃啪的一拍桌子:“别人弄鬼对我来说也是寻常的事情,我恨的就是你们不上心!现在是一句闲话让太孙听到,以后说不定一碗毒药就到太孙面前!”

        搬开她和别人的关系,太子妃都不会这么生气,而除去英王和太子好以外,再就是太子妃内心里真的对英王妃有所不满。

        这一下子被说中了。

        不顾奶娘和丫头的求饶,太子妃挥挥手,把太孙的人全换掉。

        她还能愁没有人使用吗?有的是人愿意侍候太孙李新,可是怕太孙不适应,就让太孙先在自己房里,轻易的不再出去。

        再就下严令让家里的人不要说出去,可是很快消息就满天飞。

        倒不是太子妃不能管家,而是想到太孙面前的人多如牛毛,一个时辰以后,郦明先就来到太子妃的面前。

        “姐姐,你现在知道错了吧?”

        太子妃生气的时候,因为太孙还小,也就是郦明先敢跑来说几句,太子妃这会儿也没有刚才那样的生气,白他一眼:“我哪里错?”

        撇撇嘴:“别说我治家不严,这么大的家,我足够辛苦了。”

        “不是姐姐治家不严,是姐姐治心不严。”郦明先说着,对丫头们使个眼色,让她们出去。

        治心不严?

        太子妃愣住,她默许丫头们出去,姐弟们在房里也好说话:“明先,你这话里可大有文章。”

        “姐姐也是念过书的人,难道不知道凡事从心地上来。”郦明先继续端着架子。

        太子妃斜眼瞅他:“你教训我?你莫不是疯了吧。”

        “没疯,就是想问姐姐,可曾认为英王妃纵容爱京?”

        太子妃哑然。

        “可曾对英王妃有了不满?”

        太子妃不会让几句话吓倒,重整端庄的姿态,苦口婆心的开口:“明先,姐姐我也是为你好.....”

        “可是损人天性,怎么能叫好?”郦明先慢慢悠悠的再问:“姐姐,你可是念过书的人,比英王妃嫂嫂念的多。”

        太子妃有了苦笑:“你的嘴巴未免毒辣,损人天性这话也能随便的说吗?”

        她嫁到太子府里,十件事情里有八件损过天性,她有抱怨过吗?

        能看得出来太子妃没有被打动,也开始想自己的话,郦明先接过苦口婆心的大旗:“姐姐,你想想庄子,他卧于田野,何等的悠游?”

        太子妃恼了:“他不报效国家,你居然还觉得他有道理?”

        “那姐姐你再看看老子,圣人一切作为,如行云流水......”

        太子妃似笑非笑:“劝你别想了,咱们家虽不缺儿子,可是你是家里指定看好的那个,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当个入世人,休想出世。”

        “小弟的意思就是姐姐你也可以活得轻松一些,潇洒一些,比如闲时看看云,在草地上睡一觉......”

        瞄瞄太子妃的面色不好看,郦明先打个哈哈:“当然是请太子哥哥一起去,一起放松,一起潇洒哈哈,说起来草地,马上就要开春,草地也是个好去处,它风景优美空气甜香,睡之柔软坐之亲切散步则舒适.....”

        丫头们在房外等着,就听见门帘子响,郦小爷抱着脑袋跑出来,太子妃拿着掸子在后面追:“滚,以后不要再来见我!”

        “十五走花灯还是要来的,说好的带上太孙走百病。”郦明先边跑边回,兔子一样的去了。

        太子妃回房坐下,面色不豫足有半天,丫头们鱼贯而入,管事们总要请教家事,都战战兢兢的不知道发生什么。

        下午的时候,哄睡李新,太子妃吩咐备轿前往英王府,和英王妃坐了半天,一对妯娌各自拉着脸告别,当天太子府上所有的人都有发现太子妃的不悦。

        .....

        周氏没有单独的院落,四个妾各带两个丫头在一个院子里,一明两暗或者一暗两明的三间正房,两边住人,再就是东厢和西厢。

        整个院子里共同扫地及守门的人,所以做起事情来未免不方便。

        眼看着红灯高挂,紫秀也没有回来,周氏也暗暗担心,她披上雪衣往院子里张望,对面住着的妾张氏阴阳怪气的喊自己丫头:“大冷天你张望什么呢?以为你多张望几眼,就能把殿下看来。”

        周氏气的一咬牙,反而正大光明的走到院门那里,对着左左右右的看个不停。

        风雪还是迷眼,还没有看到紫秀的时候,先听到她和别人说话。

        “大娘们这就上夜了?晚饭才刚刚过去呢。”

        “上夜早与晚不与你相干,看你裙角湿着,你这是去了哪里,晚饭也没侍候不成。”

        “看大娘说的,我怎么敢不侍候,今天是我休假,姨娘让我上街买块酥糖,她最喜欢吃的就是街头挑担的那种,害我走的裙角也湿了。”

        紫秀陪笑。

        “在外面没有乱说话吧?”

        “没有没有。”

        “那既然是姨娘要糖,赶紧送去吧,别再出来了,也不许乱传话,太子妃殿下说过年就显出家里往日没整治好,到处都是闲话,被我们听到可不是好玩的。”

        “是是。”

        紫秀很快出现在视线里,向周氏使个眼色,主仆回到住的房里,临进门的时候,张氏扯开嗓子又喊自己的丫头:“这是从哪里寻到宝才舍得回来?你在这个府里以为自己是谁?趁早老实的睡吧。”

        周氏在肚子里骂了几声,忍着气和紫秀进房,另一个丫头是太子府上的,周氏不喜欢也不会相信她,让丫头去打热水,说今天早睡,趁这会儿功夫,问问紫秀出门可有成果。

        “见到英王府上那个丫头了吗?”

        “见到了,咱们家里不许说,英王妃年纪小,她管家没有这么严,也巧了,今天太子妃去的时候,临时有个丫头肚子痛,画屏虽休假也只得代她当差,把太子妃和英王妃的对话全听到了。”

        紫秀喜滋滋的放下一包子糖。

        当然是得有糖,才能圆谎。

        周氏打开来,拿一块给紫秀,自己咬了一块,余下的寻一个点心盘子装起来,边装边问道:“说了什么?”

        她的神情里已经有些急切。

        “还说了什么?姨娘你想啊,咱们隔着假山说的闲话太孙记在耳朵里,太子妃知道以后那是一肚子火气的冲去英王府里。”紫秀想着又要笑。

        她觉得这个计策推动起来很是简单。

        周氏皱皱眉头,细细品味一下:“就这么容易吗?真的是太孙记下来,告诉太子妃,就此让她这个一向骄傲的人质问英王妃。”

        “姨娘不用再多想了,侍候太孙的奶娘和丫头姐姐们全换下来,就为小孩子一句话,哪有不怨恨的,再说您一直让我奉承她们,平时就走动,如今更没有个落井下石的道理,我悄悄的去问候她们,她们感激的很,对我说的自然是实话,太子妃大怒,为的就是太孙学的那句话。”

        紫秀一一的分析着,竟然不无道理。

        周氏就笑了笑:“小心总没有错,我既答应参与,就只想落个好结果。”让紫秀再说。

        紫秀就道:“太子妃到了以后,就问英王妃为什么在外面散布谣言,英王妃一开始还辩解,弄明白以后也生气了,说她疼爱妹妹哪里不对,太子妃说爱京姑娘是郦家的人,岳家管不着,英王妃也不是岳家的人,更管不着,两个人就吵了起来,互相指责对方,这顿吵啊,足有半个时辰也没有停,要我看啊,英王如果真的疼爱英王妃,难免要向太子殿下告状。”

        这是周氏满意的结果,不过她出于谨慎,还是笑得很克制,眼波盈盈的转动着,还是寻思的神气。

        “哦,太子妃一到就屏退了人,可丫头们到底不敢走远,不然唤起人来可有谁答应呢?画屏因此就全听见,把她吓得不行,她担心英王妃得罪太子妃殿下,其实她也是白操心,娘娘们的事情关乎下人什么风险。”

        周氏彻底放心:“这样就好。”

        她嫣然的笑了,本就生得袅娜,这一笑仿佛鲜花盛开,又心情好自然的面颊流光溢彩,她自己感觉出来的时候,紫秀已是在笑:“姨娘真好看,太子殿下总是不会忘记姨娘,如果不是新年里会的客人多,还要去太子妃那里装装样子,总是要让姨娘过去侍候。”

        “就你的嘴甜,不过你拿镜子来给我看吧。”周氏愈发的笑容灼灼。

        桌上有面一尺见方的铜镜,紫秀吃力的捧过来,摆在周氏手边的镶红雕梅的小几上。

        周氏对着镜子照了:“秀,你说我比得上英王妃吗?”

        从容貌上来说,英王妃比太子妃要夺目,占一个名头“年青”这就无法公平相比。

        紫秀笑道:“比得上英王妃,也就比得上二位侧妃。”

        “人家好命,有拼命送女儿的祖母,还有攀得住英王的大姐,我有什么呢?不过就你我主仆在这个家里挣命罢了,”

        周氏越看镜子里的人美丽,就越觉得这房里寒酸,她叹气道:“否则我怎么会答应参与,事情成了,你也将是一个侧妃,事情不成,就一辈子在这里苦熬着也罢。”

        紫秀还想说什么,雪地里走路声响,她估计是另一个丫头催水回来,和周氏不再说,稍停,果然是送热水过来,周氏洗漱已过才得已再问紫秀:“英王妃一怒之下说她十五走百病,这话你传出去没有?”

        “传了,那家子接到话,还给我几百钱。”

        周氏放下心,喃喃道:“只要她肯出门就好,其实想想也是,她那么个独宠的人儿,头一年回京,有个人压着她不许出头,自然是你不让我出门,我就偏偏出门。”

        事情到这里,离她一直的憧憬更近一步,周氏对着幽弱的烛光出神,直到天亮时才睡。

        今天是正月十五,家家都有正式的活动,周氏虽然是重要位置上无法出现的人,却也要跟随大家侍候太子妃身后,看着她和太子并肩的热闹一番。

        天黑,花灯亮出满府的明晃晃,郦明先来接太孙李新:“走百病,看花灯。”

        “不许去,明先你也不许去,你要学着懂事,不要被怂恿着贪玩。”太子妃板起脸。

        太子眉头有些不耐烦:“好了,你让他去吧。”

        “殿下,如今风气奢侈应该改改......”太子妃絮叨了一顿,丽明先气跑了,太子借口书房有事,吃了半碗汤圆也溜了。

        周氏看到又放一层心,这样就好,这样就好,事情就好进行了。

        ......

        正月十五看花灯走百病,是士大夫布衣民喜悦的节日,是夜金吾不禁游人同乐,欢声笑语可冲云天。

        英王府的角门大开,走出浩浩荡荡的一群人。

        岳繁京、岳良菊母子、岳爱京、祁氏全家春枝全家外加上跟出门的丫头护卫,好像一支小小的队伍。

        郦明先上气不接下气的跑来:“爱京,帮我多买几盏花灯,我真是可怜,这么大的日子却有紧急公文,太子哥哥和英王哥哥都不能出门,我也得陪着。”

        “买十盏给你,不过你得答应我,以后的年年都允许我走百病。”岳爱京讨价还价,在太子妃面前呆的几年显然没在她心上,甚至一道浅浅的痕都没有。

        “成成,只要多买灯给我,这些都好说。”郦明先的苦瓜脸显然也表示他依然同流合污。

        角落里露出一双眼睛,把这一切观察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