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三章,尊卑有度的夜谈

第一百七十三章,尊卑有度的夜谈

        夜晚就在岳爱京居住的那片小梅林吃酒,就岳繁京来看,有一位严谨的太子妃总是好事情,以后的皇后如果嬉皮跳脱总不能叫好,可是目视郦明先和岳爱京手忙脚乱的烤肉,火急火燎的往嘴里塞,不由得纳闷,太子妃到底有多不随和。

        正想着,一片肉放到她面前,岳爱京嚷道:“大姐快给,趁热的吃。”

        郦明先则把几只大虾烤给英王:“虽然是干的,味道也足。”他自己则带着脸上的一抹黑,把余下的大排骨全放到自己碗里,上手抓,吃的嘴角油光光。

        李威几乎不约束岳繁京,可是岳繁京看着对面的这副样子,悄悄的担心上来。

        装着倒酒,悄悄的对李威道:“殿下,您可不许生气让爱京不认识谢姑娘。”

        李威回她一个不动声色的眼神,看得岳繁京心里有点毛。

        对面那对人在他们夫妻面前全无拘束,不但食物随便的要,酒随便的喝,看看炭上盖的松枝化为灰烬,两个人酒兴和兴致大发作,扑向梅花林。

        “我拧枝子,爱京,多捡梅花盖在炭上。”

        李威也瞅着发呆,这对人在太子府上遭遇到了什么?眼光扫过对面的碗盘狼藉一片,骨头堆成小山高,向岳繁京道:“让你妹妹摘梅花吧,刚吃过就蹲下来不好。”

        岳繁京说过,岳爱京还不答应,面容冻成红扑扑的她兴高采烈:“不能浪费这地上的花,这地上落的不少呢。”

        另一边咔嚓咔嚓声里,郦明先拧梅枝上带的也有梅花。

        丫头们要帮忙,被郦明先严辞拒绝:“这是高人雅士才做的事情,你们哪里抢得走。”

        岳繁京只得笑上一声,随便他们自由的玩耍。

        “姑姑不来吗?”李威问道。

        “辛总管今晚在房里,才刚让人送过去好些烤菜。”

        李威就没再说,是他说辛蒙江跟随在外几年辛苦,如今在到京里总比在外面强的多,让辛蒙江等人轮流放假,辛蒙江排第一个。

        李威觉得叫来岳良菊可能会让岳爱京乖巧的用饭,不过想想人家夫妻团聚也重要。

        想到这里,又问道:“要把小龙接来玩会儿吗?”

        “姑姑特意对我说,一家三口在一起。”岳繁京纠结地道:“我听的总是一个感觉,姑姑不想小龙和爱京在一起玩。”

        李威瞬间也领悟了。

        他在岳家住的时候,出于安全而打听过岳家的人和事情,岳良菊在家里的时候,和全家人的关系都不怎么好。

        她被家里耽误亲事,对家里人有怨言,而当时又指望兄嫂养老,内心又有不服气,岳繁京没有父母,反而和岳良菊的关系吧,不是最差的那个。

        岳爱京又不是沉稳的个性,而岳良菊也不愿意太多的人提起她以前的老姑娘名声。

        “见的少就见得少吧,成亲以后明先只怕要调回老家当官,爱京也一起走。”

        李威安慰妻子。

        吃烤肉不会冷,烤炭火相当于几个大火盆不是,而他们坐的另外三面又挡着锦屏,只有一面放开了的赏梅花。

        又吃了酒,岳繁京不会冷,可听完这话,她还是暖暖的一波自心头起,不由得眼神娇柔,换一个温水里浸的杯子,倒上酒来敬李威:“总之,这辈子蒙你多多的照顾我。”

        “你多说有劳,我自然听得进去。”李威取笑她。

        “我不说有劳,我请殿下吃一坛子酒,看你醉了,明天笑话你。”岳繁京手指旁边半人多高的酒坛笑。

        梅林里的夫妻你说我答的像是玩得不错,坐着的夫妻含情调侃也聊的好,直到那对夫妻不太识趣,“啪”一声,梅枝和梅花放下来,他们往炭火加,笑嘻嘻的冲破万丈天。

        岳繁京和李威也没有可抱怨的,等到回房去自然也可以随意的玩。

        远远的走来岳良菊,看着有些不痛快,她是临时出门过来瞧瞧,不能把房里那对父子抛的太久,这就还回房去,一进门,就见到暖香宝鼎的,处处摆设光华照人。

        繁京对她不坏,繁京又当家,岳良菊的不快下去好些,看着小龙招手向她:“娘,你不在的时候,爹偷吃了好些酒。”

        辛蒙江大乐:“你这个小子,这有什么可学话的。”

        “娘没喝,爹为什么喝?”小龙双手把着酒壶。

        岳良菊坐下,不快统统没有,只是给小龙擦过油嘴,喂他吃饭的时候,忍不住地道:“我那侄女儿,最小的那个,还是不懂事体。”

        “怎么说?”

        辛蒙江眼前有儿子,还有美貌过人的岳良菊,觉得得意非凡,喝着酒闲闲的为妻子解心事。

        这样的家里说起节俭来,和一般的人家肯定不同,这样的天气,白天也点好几根蜡烛,何况是晚上。

        岳良菊没成亲时带着的憔悴,在成亲后点滴全无,现在俨然一个美貌佳人。

        辛蒙江就更加的大笑,觉得自己实在幸福。

        岳良菊说起话,辛蒙江也听得字字入耳。

        听完,乐道:“你管的也太多,横竖岳小姑娘出了年就嫁人,以后想在王府里陪王妃这样闹也不能,再说郦小爷不大的时候就进京,在太子府里闹,在这个家里闹,是他的老能耐。”

        “我就是觉得吧,尊卑有度的,在繁京面前认姐妹也就算了,这还有殿下在呢。”岳繁京决计不会说,她真正计较以前的旧事,岳爱京可能件件记得。

        最主要的,还是爱京小嘴巴快,说不定哪天就说出来了。

        辛蒙江听完妻子的话,笑容中有些沉稳:“小龙他娘,”

        “在呢。”岳良菊有些奇怪,好好的说着话,怎么味儿不对了?

        她就扭头看过去,还没有打量辛蒙江的神情,辛小龙就催:“娘,别理爹,他吃酒就行,再给我一块鱼,这里的饭菜真好吃。”

        岳良菊就笑了:“成,再吃一块鱼,再吃一口饭,等下还要再吃。”

        耳边传来辛蒙江悠悠的语声:“你见到太子妃府的两位侧妃,你可不能瞧不起她们。”

        岳良菊一下子清醒,她又怔又愕然,不过还是想得到先把辛小龙的饭喂完,辛小龙吃饱就跑出去,他听娘说殿下夫妻在玩,他刚才就想去看看。

        自有人跟着。

        房里只剩下夫妻两个人,岳良菊喃喃道:“你刚才说什么?”

        “你说尊卑有度,我提醒你自己不要忘记,今天王妃从太子妃府里一回来,殿下就让我布置招待太子妃的护卫,你的另外两个侄女儿也会过府,你要知道你丈夫只是个官儿,人家是太子侧妃。”

        辛蒙江半是认真的口吻。

        可是岳良菊已经把他的那句话一个字一个字的烙印在脑海里,当丈夫的说的分明是,“你见到太子侧妃的侄女儿,不要瞧不起”。

        当太子侧妃以后可能是贵妃,就像高贵妃娘娘这样得宠,可是辛蒙江还要说“别瞧不起”,也就难怪岳良菊听到耳朵里轰隆连声。

        岳良菊勾起一个笑容,有些迷茫的道:“知道了。”忽然很想转过身去,她就转过身去装着寻帕子,其实她袖子里还有一块帕子,眼泪哗的从面上下来。

        曾几何时,她认为能出嫁就好,又曾几何时,她认为母亲的坚持是对的。

        繁京还京而嫁入王府,也因为岳家一直有“还京”的心愿,岳家的姑娘因此出名,而招来太子入住家中,最后成全两位侧妃。

        可是认真的想想,岳繁京并不是为了“还京”而进京,恰恰相反,她是为了避开英王才执意要和王小古一起上路。

        如今繁京独守英王内宅,进京以前岳良菊总担心贵妃娘娘会说什么,可是她进京后就听到府里的下人们说高家的姑娘集体定亲,由贵妃娘娘一手操办。

        有谣言说,贵妃娘娘为儿子拉拢肖城郡王,所以把高家最骄傲的那只凤凰送给肖城郡王。

        岳良菊因此仔细的听了听,然后她对高贵妃娘娘感激不已,就岳良菊来想,这也是贵妃一手策划。

        宫里的事情她若是不能当家,这贵妃岂不是白当的?

        再说她娘家的姑娘们何等尊贵,怎么可能宫女怠慢到带路出错,把她领到郡王的宫室里。

        没有进过宫的人在宫里走路,也只能依靠宫女带路。

        贵妃娘娘至少表面上不怪繁京,岳良菊暂时的放下心,岳繁京出门的这两天,她一心一意的收拾房屋,闲时就去帮帮两位奶娘,找些事情做做。

        而今辛蒙江嘴里说出的话,让岳良菊杂七杂八的想到这些,她心酸而且有了叹息。

        尊卑有度?

        看似朝环和吉环嫁的好,可是有繁京,又显不出她们,看似自己不如朝环和吉环,当年没有赶得上“还京”,可是嫁给辛蒙江一夫一妻,虽是填房至少比朝环吉环少些淘气的事情。

        她的泪水一时流的就止不住。

        辛蒙江走到她的后面,大手放到她的发上,轻轻的抚摸着。

        “你,坏!我知道嫁给你很好,你绕这么大的弯子标榜自己,就不好。”岳良菊哭着指责他。

        辛蒙江嘿嘿:“我怕你见到太子侧妃们要敬仰,其实你想想,有王妃在,她们嫁的也不算好。”

        “这我不管,我只知道我嫁给你,就好。”岳良菊把脸擦干净,幽怨的看着辛蒙江。

        两个人重新坐下吃饭,相对着饮酒,直到辛小龙跑进来,他提着个小食盒:“看我装来什么,我看着烤的这些好吃的。”

        他的小力气,能提得动多少?至多不过一小碟,可是他得意洋洋的摆上来,自己吃掉大半盘。

        外面有人进来笑:“到睡的时候了,少爷跟我走。”

        辛小龙在辛家就断奶,奶娘不知去向,岳繁京重新又给他找一个,不求喂奶,只是帮着上心。

        辛小龙和奶娘捉迷藏,约有一刻钟,跑的满头大汗,意犹未尽的被带走。

        临走又约定:“娘,明天还这样玩。”

        “成。”岳良菊对着他含笑。

        辛蒙江看着母子们也是笑,觉得娶岳良菊是自己眼睛亮,他当时为什么要挑岳良菊,一来他丧偶多年,觉得老姑娘孤单颇有同情,二来王妃岳繁京为人不错,辛总管保护她的时候最多,看来看去岳家的姑娘骨子不错,还是可以娶的。

        三来.....打死他也不肯承认,岳良菊生得十分之好,他头回见到她时,就诧异过这老姑娘怎么可能没有人嫁?容貌一直烙印在心上。

        四来.....他也不会承认,上有英王在,凡事总会有秩序,他不担心娶回岳良菊家宅不宁。

        辛总管享受休假,儿子又去睡,他让岳良菊再烫酒,推开窗户看大雪飘飘,王府里的景致没有不好的,没有梅花看就看长青绿树,不然就看雪地如玉。

        梅香总是闻得到的,桌子上烤肉里就不少,当晚夫妻恩爱异常。

        第二天,岳良菊不能避免的和岳爱京见到,岳爱京果然老实之极,低声道:“姑姑”,也就没有什么话,感觉比在家里的时候还要生分。

        岳良菊昨夜搜枯肠,找出自己和岳爱京也曾融洽聊过的几个片段,暗暗压在肚子里,简单寒暄就去忙自己的。

        岳繁京一个上午,来了十几位客人,把她累的够呛。

        转眼就是过年,就是请太子妃也是吃年酒,岳繁京从容的安排年酒单子,可是这个时候,一张请帖的到来,令她先是错愕,再就笑个不停。

        问声英王在家,拿着请帖就去见他,笑声如银铃般动听:“哎哟不得了,谢姑娘这就要成亲,永清侯这是多想把女儿嫁出去。”

        前天刚在谢姑娘的“印象”里定下亲事,也算是公然的知会亲戚和知己,好嘛,后天就成亲,大年二十九。

        英王接过看了看,慢条斯理地道:“还好没有打扰我和你守岁,否则她的笑话我可怎么看。”

        岳繁京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英王自然的改口:“否则她的喜酒我可吃不成。”

        谢姑娘的洞房会发生什么事情,显然这是英王夫妻极为期待的乐子。

        “不过呢,小蔡也有可能等素娟生下孩子再挑明呢,殿下您还是只吃酒,别想着看笑话了。”岳繁京笑的差不多了,就挑谢捣乱抱不平。

        英王压低嗓音:“我啊,问过小蔡,他说洞房那天一定挑明。”

        “哈哈哈......”岳繁京暴笑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