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二章,岳爱京、郦明先来做客

第一百七十二章,岳爱京、郦明先来做客

        姐妹两个正说着话,外面有人回话,说岳朝环和岳吉环过来,太子妃和气地道:“自家的姐妹回来,应该来说说话,让人请进来。”

        同时进来的还有一个人。

        岳繁京、岳朝环和岳吉环三姐妹互相对视,都觉得对方风采比分开的那一年强。

        三个人抱头哭了一会,岳爱京在一旁嘟囔:“我刚把大姐劝好,怎么又把她惹哭。”

        岳爱京虽然小,也认为太子妃说不定更愿意和岳繁京说说话,她们是正经的妯娌,英王又是太子的得力臂膀。

        岳繁京三姐妹很快想到这一点,三个人分开,岳繁京擦干净眼泪,向太子妃笑道:“我们姐妹好久不见,让您见笑。”

        太子妃说不妨事,岳繁京的目光看向另一个人,苹果绿色的锦袄,上面用金线勾出纹路,也顺带的把腰身勾出来,从娇艳上看,她不如岳朝环和岳吉环,从妩媚上看,她胜在神情风流。

        岳繁京微微吃惊,她觉得这种容貌一般不会出现在太子府里。

        “周氏见过英王妃。”那个女子弯腰行礼,露出雪白的一段脖子,这是冬天,岳繁京为她觉得冷。

        忙向银锁看去,银锁从怀里取出一个红封儿,上前递过去,女子见到英王妃没有亲自给她,眼神淡了淡,接过赏赐握在手里,捏一捏应该是两个戒指,是银的不值钱,是金的也多不到哪里去,女子退回太子妃的旁边侍立,看她站的地方竟然在岳朝环和岳吉环的上面,岳繁京忍不住多飞了一下眼波。

        太子妃看到,解释道:“这是去年进府的,太子殿下近来喜爱。”太子妃做事的原则就是,太子喜欢的,就排在前面。

        周氏见当着自己的面就这样说,低下头不易觉察的咬住牙。

        岳繁京的目光在岳爱京身上一瞥,岳爱京这几年住在太子府上,今天是大红宫袄绿湘裙。

        因为要去武清侯府,和高贵妃宫里送出赏赐,岳繁京对于京里如今的新式样首饰了然于心。

        岳爱京的首饰样子,倒也时新。

        她无话可说,含笑向太子妃道谢:“多承太子殿下和您看待妹妹们,改天我备酒相贺。”

        太子妃欣然:“好啊,我爱看的还是旧年小戏,不要请最新的,台上全是热闹戏,吵的慌。”

        周氏的眸光又往下面一沉。

        岳爱京嘴快的嚷道:“好啊好啊,我也去,姐姐们也去。”岳朝环、岳吉环对她微有嗔怪,岳爱京当没有看到。

        太子妃的目光转过来时,哪怕笑容盎然,岳爱京也顿时乖巧模样。

        岳繁京不知道笑好还是怀疑好,不过回幽塞送岳望京出嫁,遇到郦明先,郦明先吞吞吐吐的说了几句话,倒能把太子妃洗清白。

        毕竟爱京是郦家较为看重的媳妇,以后撑起太子妃的娘家。

        太子妃也不知道是不是猜测岳繁京心里在转些什么:“爱京,你姐姐回京,你可以去她那里打扰,我这里啊,要安心办年。”

        “真的?”

        岳爱京疯狂的大喜,一双乌溜溜杏眼瞪出来,嫣红嘴唇微张。

        岳繁京疑惑尽去,笑出了声。

        “两位侧妃也不必拘泥,你们的姐姐回来,你们可以随意的去看她,只是要考虑到英王妃刚回来,客人说不定多,事先说好再过去,住几天也没有什么。”

        这里说的没有岳爱京,可是爱京姑娘欢呼一声,扑过去握住太子妃的手:“还是姐姐好。”

        太子妃嗔怪:“回去坐好,岂有此理,白花费我几年的功夫,你以后就这样去我郦家当家吗?”

        摆手:“这就收拾东西,等下英王妃回府,你就跟去吧。”

        “好好。”岳爱京好说话的很,一溜烟儿的奔出房。

        岳繁京三姐妹对视无语。

        岳朝环和岳吉环很懂事:“我们明天再去看大姐,现在去准备礼物。”

        岳繁京半开玩笑:“有好的尽管拿来,我这个人不会客气。”

        姐妹二人往外面走,周氏原地站着发怔,太子妃扫她一眼:“你也去吧,我和英王妃有话要说。”

        周氏答应一声,这才慢慢的出去。

        太子妃慢慢地道:“跟过客一样,今年来一个,明年来三个呢,到后年说不定又走了。”

        岳繁京的姐妹就是侧妃,她不知道该怎么接这话,又或者太子妃是让她不要担心的意思。

        太子妃也就收住,转道:“去过老三家了?”

        “去过了。”

        岳繁京微笑:“三殿下妃倒还好吧?”

        明明是她见到的,她却问太子妃好不好,太子妃会意:“以我来看,她还好。”

        “那就好。”

        岳繁京笑容加深。

        三殿下李陵太能折腾,以岳繁京来看,太子妃不会忘记有这么一出就行。

        从李威的口风来看,接下来的几年,夫妻们还是不在京里,只有太子妃一个人在京里支撑。

        接下来两个人聊了半个时辰左右,太子妃送英王妃出来,见到二门那里,岳爱京和郦明先等的眼巴巴。

        “你怎么也在这里?我像是猜到什么。”太子妃撇嘴。

        “堂姐,太子殿下让我去英王殿下书房里侍候。”郦明先说的理直气壮。

        先于英王回来的他,其实也就几个月没有见到英王。

        太子妃鄙夷:“既然是太子答应你,你就去吧,去当个闹人的家伙吧。”

        “我不会闹人,我很省心。”郦明先笑喃喃。

        岳繁京出门一趟,送出去一些礼物,带回来一些礼物,还有两个人。

        郦明先对英王夫妻决不生疏,一进府门就说声我去了,直奔英王书房,在外面高呼一声:“我来了。”

        把英王吓了一跳,把客人吓了一跳。

        就见到一个年青人兴冲冲的进来,那脑袋上顶着的一头雪还没有抹掉。

        客人站起:“这不是太子府上的郦大人吗?”

        “是我是我,您是.....”郦明先忽然就本分了,他认认真真的打量着面前的这个人。

        一身不穷不富的打扮,一脸不卑不亢的神态,他凛然地道:“是齐大人?”

        “呵呵,难为小郦大人认得我,我已经告老多时,朝中的人多不认得,幸好还见过小郦大人见面,这才不曾失礼。”齐大人拱手。

        他本来要说什么,这就不说了,向英王道:“改天再来拜见,殿下,我家里有事先回去了。”

        “改天再来。”李威也道。

        郦明先轻易不肯改掉天真的个性,可是他在太子府上长大,英王也对他照顾很多,他不是真天真。

        齐大人一走,就茫然地问:“三殿下还有余孽吗?”

        李威沉下脸,郦明先后悔失言,改口倒也不必,一个人跑去倒茶喝。

        李威还是说了他:“李陵又不是谋反,哪里来的余孽。”

        “是,为什么见齐家的人?我先回来的,我看三殿下妃就很好,闭门不出安心度日。”

        “不为什么,就是见见。”

        郦明先知道李威不肯说,自己把碗热茶喝完,到底没有忍住,小声地又问:“这位齐大人是三殿下妃的叔父吧?”

        “嗯。”

        李威彻底表示他不想再提这事情,郦明先讪讪的又喝一碗茶:“我去看看住哪里,对了,从今儿起我和爱京在这里住几天。”

        李威笑了:“过了年你们就成亲,你郦家的人应该到京里了,我丑话和你说在前头,你家的那个叔父也是个呆夫子,如果他知道你们小夫妻公然的住在我这里,我怕他拿拐杖来打我。”

        “叔父明年才来,现在来的全是奉承我堂姐的,他们不敢得罪我。”郦明先扮个鬼脸儿跑出去。

        在外面寻思下,也是个呆夫子?英王这是打算重用齐家的呆夫子吗?

        呆夫子有个好处,他们一般忠君爱国,死守古理,很难变通。

        他深一脚浅一脚地在英王府外面那进的院子里寻找合适的房间,见到一株红梅凝香,把个巴掌一手,快活的笑了:“看我这脑袋,这府里有片小梅林,还是我进京那年种下的,如今旧主人赏旧梅花,我就住在那附近去,晚上......”

        梅花涮锅子,梅花酒,梅花汤,光想着郦明先就要流口水。

        内宅里,岳爱京进来就和岳繁京在说话,她倒不是不想自己挑房间,而是她在太子妃府上快活的就要过来住时,忘记一个人的存在。

        从小就怕的岳良菊在这里。

        岳爱京一面老实,一面悄眼看姑母,越看越惊骇,这个看似贤惠温柔的女子还是幽塞霸王吗?

        岳良菊是带辛小龙出来认亲戚,岳爱京虽然不放在心上,因她现在不懂事,哪天她懂事体,说不定要怪姑母不把她放在眼里,没有第一时间让儿子出来拜她。

        见到岳爱京的偷看,岳良菊心头不快,有谁喜欢总被人提起自己的伤心事呢,她推一把辛小龙,说带他去看花,辛小龙高高兴兴的走了。

        门帘子放下来,岳爱京吐一口气:“大姐,刚才这个真的是姑姑吗?她这么客气的和我说话,我有点儿不习惯。”

        “爱京,以后别再想姑姑以前的事情,她以前也不容易。”岳繁京正色地告诫。

        “我知道,算了不提她吧,还是说说我这几天怎么玩,”

        岳爱京苦瓜脸:“大姐,我就要成亲了,这几年我被太子妃殿下管的好苦,我就要成亲了,你让我痛快的玩儿吧,等我成亲以后,就要去郦家当媳妇,天天守着规矩,好可怜。”

        “知足吧,爱京,你.....嫁给明先还不好吗?”

        岳繁京迟疑一下才把整句话说完整,她原本想说名媒正娶嫁进郦家,可又怕影射到太子府中的姐妹们。

        然后她才想起来,这里不是荒丘的王府,也不是矿山城的王府,她还不曾好好的整理过这个家,在房里说话也是要避讳的。

        “走吧,我和你去看房子,你喜欢哪间就住哪间可好?过几天请太子妃过来看戏,我再对她说,你成亲以前住在我家,没有个亲姐姐回京,你还需要借住在婆家堂姐家里的道理,英王殿下也不会允许的。”

        岳爱京扑上来抱住她,紧紧搂住她的脖子:“大姐,你太好了。”

        骤然的一暖让岳繁京鼻子犯酸,也抱紧岳爱京。

        这是冬天,最好不过赏雪看梅,岳爱京也挑中一间紧邻红梅的房子,内宅里的这片红梅大而茂盛,据侍候梅林的花匠说自有英王府就有这片梅。

        岳爱京吵吵嚷嚷的收拾房子,要被褥摆设,岳繁京拜请田氏陪她闹,自己回房去独坐片刻,落下几点泪珠。

        又怕人看到,只怕要说太子妃不好,匆匆忙忙的又擦拭着,银锁在外面说回话,岳繁京让她进来。

        “今天见的那个周氏,眼神不善呢,王妃可看到了?”

        “我还真没有看到,谁会注意她?”岳繁京颦眉。

        “争宠的事情家家都有,就咱们府上没有,只是闹出来呢,未免影响到两位侧妃。”银锁体贴的道。

        这就是自己带出来的丫头,和英王府现在一些下人的区别,岳繁京知道大部分人还是好的,可是她没有一一的经手过,终究不放心。

        听银锁这样说,她就笑。

        咱们府上怎么会没有呢?

        只是没争到家里来罢了。

        又万幸的让高贵妃娘娘一网打尽,在四、五年地里拦了个干净。

        不过外面的那些人,可就只有岳繁京自己拦下。

        她最想知道的不是周氏,而是太子妃的那句话,“年年有人来,年年有人走”,让银锁出去,又独自忧愁了一回。

        直到英王进来,觑觑她的脸色:“刚回京就不高兴?看来我白招待谢姑娘几年,永清侯府竟然不能让你多快活几天。”

        “谢姑娘,”岳繁京扑哧的乐了,想到谢姑娘实在欢乐多。

        “看来不是烦恼就要和捣乱姑娘分开,那只能是无事强说愁。”李威半开着玩笑。

        岳繁京一愣,越咀嚼越有道理,竟然汗颜了:“是啊,可不就是无事强说愁吗?”

        “我劝你别愁了,明先虽长大了,却记不住不随意的进二门,他刚才在外院里梅花林里站半天,等下就要来烦你要东要西,足够你忙的。”

        话音刚落,郦明先的嗓音远远而来:“王妃嫂嫂,嫂嫂,大姐,我们晚上围着梅林吃酒可好?”

        岳繁京哈地一声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