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一章,回京

第一百七十一章,回京

        谢素娟在宽大的备用马车里打滚,不打滚的时候就抱怨伍婉芬:“我只是表姐陪着,不要王小坏蛋跟来。”

        虽然她明知道理由。

        “表妹要成亲,你表姐夫当然要来。”伍婉芬笑道。

        “这么乖巧?那我让他一步,允许他跟来。”谢素娟喜滋滋的说着,又推窗户去看车外的小蔡,顿时悬心。

        俊俏的脸儿旁边是张浓眉大眼。

        小蔡和王小古有说有笑。

        这对连襟不打架的时候还是很和气的一对,可是谢姑娘顿生疑惑:“咦?你们在说我坏话吗?”

        小蔡对她温柔地笑,只一句话就足以掀起下一次斗殴。

        “他不敢。”

        “请你说我不会,昨天我和猪吵了一架,前天我和猫吵了一架,今天我不想吵。”王小古板着脸,眼睛里笑意点点。

        谢素娟哈地一大声:“小蔡,你愈发的长进,昨天和猪作伴,前天和猫作伴,今天的你......”扮个鬼脸儿缩回车里。

        北风呼呼的,不是吵架的日子,还是车里暖和。

        王小古罕见的没有恼,自言自语:“原来小蔡昨天和前天作伴的不是你。”

        小蔡忍俊不禁,轻轻给了王小古一拳:“闭嘴吧。”

        “我为你担心,你这个大好丈夫,真的就打算一辈子被老婆压着?”王小古忧愁。

        “我的乐趣不要你管。”小蔡说着又笑,看一看隔开距离的英王马车,因为英王不肯离谢姑娘太近,说话就不用怎么压着声音:“小王,你真的打算一辈子不忘记英王妃。”

        如果不是在马上,王小古可以一跳多高,他横眉怒目:“我的事情不要你管。”

        小蔡耸耸肩头,大家可以相安无事了。

        他们紧赶慢赶的,终于在过年的前几天进入京门,办年的原因,街上行人拥挤,也因为办年的原因,英王让不用静街,庞大的车队引起行人注目。

        “哎,六姐夫,你年货办好了吗?”

        谢素娟推开车窗,向就在车下的一个男子笑眯眯问候。

        男子一看是她,手里的菜肉掉在地上,兔子逃命一样的奔跑,没跑几步,又哈着腰回来捡菜肉,这一回跑的像生死关头。

        好事的王小古赶快传话,英王露出笑容,岳繁京一个笑容没有展开,不笑了。

        有些心疼谢姑娘了。

        叹道:“素娟其实蛮懂事,都是别人不了解她。”

        英王骇笑,手腕一抖,赶在进宫以前打算批好的公文上多了一团墨,幸好这难不倒殿下,他迅速勾勒成字,把这公文修复回来。

        揣着谨慎打量下妻子,寻思下幸好谢姑娘要成亲,否则天天和繁京在一起,一定会把繁京带坏。

        英王决定送往谢家的成亲礼再丰厚一点。

        岳良菊抱着辛小龙也在推开窗户看热闹,辛小龙手指着:“娘,年画儿,”

        “买。”岳良菊忙道。

        辛蒙江前后左右的照看着,偶然见到妻儿的笑脸,就觉得浑身是劲。

        祁氏懒洋洋的歪着,听着丈夫张大吹捧她。

        早在几年前,张大打心里反感祁氏瞧不起他是个种地的,瞧不起他穷而且不会变通,因为娶老婆不容易而且不时兴离婚,张大才在外面装着他男人度量不放在心上。

        现在他不得不承认妻子是对的,这个眼高心大的妇人,还真的给自己挣出来一片天空。

        她真的达成眼高心大,性情反而倒变好了。

        等张大说完,祁氏含笑道:“说什么我有功劳,我走到这一步,是全家的功劳,耀祖就要赶考,等有了功名就在王府里当差,我平时照顾大姑娘不在家,都是你守着他,守的好。”

        张大心里也就舒坦了,夫妻相视一笑各自平衡。

        另一个奶娘田氏倒是眉头微颦,英王殿下从政绩上无话可说,可是王妃的肚子到现在没动静,等下见到贵妃娘娘,一定是要问的,她可怎么回呢?

        她奶大英王李威,总是懂得他的心思,贵妃虽摆布高家的姑娘,却未必不是因为高国舅屡屡的令她失望,如果贵妃另外赏赐下人,田氏觉得.......几年前那一幕又要重演。

        英王驱逐贵妃赏赐的人,当时也算是皇室中不小的事件,这是公然和贵妃娘娘撕破脸。

        为了孩子,贵妃过问又是应该的。

        田氏揉按额角,静静的想着对策。

        车队在路口分开,英王夫妻进宫,谢姑娘回家,谢素娟跳下车,飞快来到田氏的车前,钻进一个脑袋来,急急切切:“奶娘,如果贵妃娘娘说王妃还没有孩子,你就说王妃还年青。”

        这个理由是现成的,不过年青的妻子生孩子的也多,基本不算理由,田氏惊叫一声,与理由无关。

        “我的姑娘,你还是个姑娘。”田氏也在内心谴责永清侯。

        谢素娟嘻嘻一笑,飞快的跑开。

        田氏皱眉叹气,又道:“难为她想着。”

        马车停下,英王去见皇帝,岳繁京由太监宫女带路,去见高贵妃。

        高贵妃没有等候在殿内,而是披着厚厚的雪衣,倚门相望。

        岳繁京一下子就感动了,跳上去:“娘娘仔细又吹到风。”跪下行礼。

        高贵妃一把拉起她:“没什么,你们回来就好。”

        她看上去有些消瘦,岳繁京刚承过她的情,很是心疼她。

        高贵妃倒不避讳,上来就问:“你还没有怀上吗?”

        岳繁京嚅嗫:“这......”她也不知道原因啊,她有看医生,医生说过几年再怀也算正常,英王在家里又总在房里,岳繁京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高贵妃笑了笑,让人取一堆的补药给她,就把这事情掀过去,接下来婆媳说着在外面的经历,高贵妃又问几时回京,神色有些紧张。

        “老三没了,京里再也没有人找你们麻烦,”

        岳繁京笑回:“英王殿下并不怕他,只是因为荒丘还没富,新改名矿山城的也还有很多的事情,”

        “还有什么事情?”高贵妃显然是不懂的:“皇上派去大批的人开矿,难道那些人就不会做事?”

        岳繁京犹豫一下:“说到这里,就与三殿下有关,他在的时候引出来的仇人,等我们过去,强盗遍地都是,英王殿下已定下明年剿匪。”

        高贵妃笑容加深:“奏章上了吗?”

        “还没,估计这会儿正在和皇上说。”岳繁京有些骄傲:“直到放心,殿下才肯回来呢。”

        “那我就不拦他了。”

        李威很快就过来拜见,高贵妃倒有些安心,这么短的时间不可能说完公事,可见李威会在京里多呆一段时间。

        送走小夫妻,高贵妃独自出神,女官知道她的心思,笑道:“何不让太医去看看,如果英王妃身子不好,趁着在京里也好调理。”

        “不管了吧,剿匪是大事情,还没有上奏章,英王妃倒知道了,可见他们夫妻处的好,我何必现在当恶人。”

        高贵妃默默的盘算着:“倒是让太子殿下帮着,多发兵马让那里靖宁,他们也就能早回来。”

        在宫里呆着,贵妃也许会说,宫中苦熬,可是想到李威夫妻在外地,又认为大不如京城。

        她的话里没有提到皇帝,因为皇帝到来的话,她自己会向他提起。

        赶路是劳累的,不过李威和岳繁京回家没有休息,换上素服,去往三殿下府里,齐氏刚收到他们回来的消息,还在苦笑,向身边的人道:“论理,应该来烧点纸上炷香,可是人家要是记恨,不肯来可怎么办?”

        和不肯来一样麻烦的,还有被人劝着才肯来。

        齐氏悲痛之中,想想还要去赔礼,眼泪哗哗的落下来。

        “太子妃倒公道,英王倘若不来,咱们去见见太子妃。”她身边有明白人。

        齐氏点头称是,取帕子擦眼泪,就听到外面有人回:“英王府里二位奶娘到了,说英王殿下和王妃还在宫里,出宫换过衣服就到。”

        齐氏惊喜起身,眼泪重新又落下来:“那短命的要不是和他对上,现在人还在呢。”

        真是何苦来,别人娶妻他烦恼。

        侍候齐氏的人也打心里不平:“那王小古娶了伍都督的女儿,现在当个好女婿。”

        “哎,别说了吧。”齐氏换衣裳准备迎接。

        李威携岳繁京在李陵灵位前烧过纸上三炷香,送了一些东西,夫妻回府这才能好好的休息。

        临睡的时候,岳繁京和李威商议:“成亲第二天咱们就要走,以前家里走动的女眷从没有见过,都是些什么人。”

        “我无人主中馈,轻易的没有女眷登门,现在有你,我也猜不到谁会上门。”

        李威这倒是句大实话。

        “那,明天再说吧。”岳繁京轻咬嘴唇,最后道。

        李威笑出一声。

        第二天也顾不上等客人,更不管家,吃过早饭岳繁京就坐上车溜了,李威刚在书房里问上一声王妃出门没有,就听说岳繁京去了谢家。

        李威好笑:“着急看热闹的。”

        他也看成热闹,片刻后,永清侯带着礼物登门。

        一枚玉如意送给王妃,一把家藏的宝剑送英王。

        永清侯干笑:“小女教导无方,让殿下和王妃操心了。”

        李威沉着脸对他:“亏你知道。”

        “殿下,这里有个原因。”

        “哼,我想也有原因,你今天解释清楚我放你过去,解释不清楚你就担着吧,光妨碍公务这罪名就足够你担。”

        李威说这话的时候,特意看清永清侯的表情,他有些害怕,可是呢,他道:“小女的事情,自然是我担,如果殿下不满意我的解释,全是我担着。”

        李威奇怪了,是什么原因能让一个姑娘家受到这样的宠爱?

        他觉得给出的理由一定会让自己满意,看在他送礼的份上:“平安,送茶。”

        决计与谢捣乱其实办实事无关。

        永清侯谢过茶,动情的说起来:“自我夫妻成亲,我妻子身体一直不好,生下素娟后就身体好了。”

        李威差点没让茶烫到。

        他不是个高高在上的殿下,他知道民间有这种廉洁,身体不好的女子生下孩子后就会改变。

        这算理由吗?

        “我家丢过一次东西,是御赐的,后来是素娟哇哇的哭,竟然哭出节奏,换算成字推算后,就找到了。”

        李威后悔和永清侯哆嗦,他和他女儿一样,都是让人坐姿不端随意发笑。

        英王绷着脸,一定不笑。

        这算什么理由?

        “我母亲身体不好......”

        “我父亲曾身体不好......”

        等到英王想到拿公文示意永清侯告辞,他的耳朵里已记住谢家十几位亲戚。

        英王憋一肚子火气,直到岳繁京回来,说起谢素娟定亲,才重新心情转好。

        谢姑娘定亲如果是平静的,估计没人心服,所以今天其实有点惊天动地。

        “永清侯不知道去哪了,我们到了以后他才出现。”

        英王推过一个盒子给她。

        岳繁京打开见到如意,哦上一声,表示她知道了。

        “素娟就说要定亲,把小蔡叫来,永清侯不答应,素娟已把包袱打好,背上就要走,永清侯拦下她,她就要撞墙,”

        岳繁京格格的笑。

        英王在心里骂了永清侯几句,可真会玩啊,明知故问里带着不甘心:“这就答应了?”

        “答应了。”

        岳繁京睁大眼睛:“殿下不想侯爷答应吗?”

        “没有不想,就是认为侯爷再折腾两天,才是他。”英王面无表情。

        岳繁京轻推他:“别不高兴,成亲那天咱们可以一起去。”

        “嗯,明先成亲我们一起去。”英王拿乔。

        岳繁京惊呼一声:“天呐,我把小妹妹忘记了,我今天应该去太子府上才对。”

        英王忍不住的一笑,推过来另一个盒子:“太子妃今天打发人送东西给你,问你几时去拜见她,你的妹妹爱京亲自过来,没有见到你,失望而走。”

        他戏谑的道:“现在知道谢捣乱的强大了吧,你把亲堂妹也抛在脑后。”

        岳繁京垂头:“哎呀,明天好好的向她赔礼吧。”

        第二天就去见岳爱京,太子妃和爱京都不生气,爱京甚至羡慕的道:“大姐,殿下说你回京就办公,你昨天累到没有?”

        岳繁京想想也对,谢捣乱的亲事如果定不下来,她会让所有人头痛,这是一件大公事。

        ------题外话------

        昨天过得都快乐吧,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