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九章,关于援兵的那些事儿

第一百六十九章,关于援兵的那些事儿

        宴会还在进行,齐氏高高兴兴的和别人攀谈起来,她也没有办法,三殿下的病一直没有好,因此没法上朝,从有些时候看并不是坏事,他一旦能上朝,齐氏已听说太子准备找他事情。

        齐氏无奈的和别人交往,其实她也不太情愿。

        就在这个时候乱起来,有姑娘哭,还有怒声,女眷们面色惊变,毕竟这是宫里。

        高心若痛哭不已,她望着另一侧昂然的男子,眼里可以喷火:“你你,你!”

        继续大哭。

        男子也不耐烦,向着高贵妃跪下:“娘娘,我是被人算计的。”

        “你,你你!”高心若咬破嘴唇

        她才是被人算计的好不好。

        她回殿内换衣裳,然后这个男子施施然的从殿侧的小门走进来,仿佛像在他的家里闲逛。

        高姑娘只穿里衣的模样让他看见。

        然后高姑娘大叫不止,该男子也愤怒不已,他在愤怒中又把高心若狠狠看了几眼。

        虽然他生得不错,可是高心若是要当侧妃的人,在她看来海水洗不清这侮辱。

        高贵妃面如寒霜,等高心若不哭,高国舅夫人不哭,再慢慢的审问。

        “肖城郡王,你可知罪?”

        高家这才知道男子的身份。

        肖城郡王皱眉:“娘娘,这是我的殿室,是昨天赐给我的地方,高姑娘闯进我的卧房。”

        高贵妃也震惊:“一派胡言!我高家的姑娘怎么会走错地方?”

        高心芳等人走来:“咦,这里后殿种的花和咱们那边差不多。”

        高心若哭道:“难道殿里摆的女人衣裳也一样?镜台也在同样的位置,床上的帐子也一样?”

        太监查询过:“娘娘,郡王房里是他准备赏给宫女的桃花绣衣裳,高姑娘殿内准备更换的是绣桃花衣裳,至于镜台摆设本不应该和郡王一样,这不是娘娘厚爱高家,一应的床帐摆设和郡王这里是一样的东西。”

        高心若疯了一样的冲出后门去看,见自己刚才走过的路上,清一色的菊花。

        而她住的殿后,清一色的菊花。

        她们进京的名义,本就是赏菊花。

        花中有几个亭台,略有不同,不过宫里的东西,有些乍一看是雷同的。

        高心若用了酒,没看清就跟着宫女走。

        现在怪宫女吗?宫女们刚调来侍候也说看错,反问这里后殿侍候的人在哪里?

        肖城郡王说他不喜欢太多侍候的人,这后殿没有,全在前殿,谁让你们图近路不走正门。

        高心若离发疯不远时,她的亲生母亲跑来抱住她:“傻子,嫁英王是嫁,嫁郡王也是嫁。”不都是侧妃。

        高心若聪明绝顶,一窍通百窍通,喃喃道:“我明白了。”

        她的娘也明白了:“让丫头送你去休息,我这里和贵妃谈条件,她算计了你,总得出几个钱,给几件好的首饰,她还得照应你。”

        “我明白了。”高心若茫然的跟着丫头离开。

        当天,皇帝为肖城郡王和高家的心若姑娘赐婚,郡王府里多了一个侧妃。

        从第二天起,向高家求亲的络绎不绝,高国舅夫人堪堪的明白了,这是什么赏花大会?赏的是高家适龄姑娘们这些娇花。

        不到半个月,进京的高姑娘们都有了亲事,其中有超过一半是满意的。

        高贵妃虽算计她们,却没有薄待她们,能进宫里赏花的家世不低,不管是嫡长子嫡次子或庶子,进得来就有能耐。

        高家托赖贵妃有个名声在外,可并不是所有的房头都有能力进京挑女婿。

        高心若虽有怨气,别的人未必生怨。

        亲事定下,高贵妃就暗示高国舅夫人可以回家去了,国舅夫人在路上哆嗦了一路子,有时自语道:“好狠呐。”

        可是和她一起回去的人,有人兴高采烈。

        高国舅这个日子在路上,他知道妻女全进京,弄不明白贵妃用意,自然后面追来。

        而他就算等在家里,也没有加急快马,英王府上先得到消息。

        高贵妃亲笔信上以家常的口吻问了问小夫妻好,提了提孩子,最后说了说高家的姑娘有了亲事,她们是怎么样的感激自己的安排。

        当然,贵妃也知道不是所有人都感激。

        不过她还是向英王卖了个好,就是高家的姑娘不会再纠缠他,下一批的姑娘长大,至少几年以后。

        李威一看就懂,让把信送给岳繁京,岳繁京捧着信看好几遍,最后发现祖母是对的。

        还京果然不错,就岳繁京来说。

        她找到丈夫,而且还有一个不错的婆婆。

        把信放下,像放下一腔的心事。

        一连几天夫妻和美,谢姑娘懂事,这一天下雨,洗刷的庭院碧青,天气随之转冷,谢姑娘嚷着涮锅子、对诗猜谜、和想坏主意,正中岳繁京下怀,她觉得谢姑娘好生的懂事。

        李威回来的时候,房中点燃百合香,可那股味道还在,英王出城一天冷雨凄风,难免表示一下醋缸打开的情形,岳繁京为表忏悔,陪他又吃了一顿。

        吃的太饱,运动量太大,睡的太香。

        房门被拍响时,岳繁京还在嘟囔:“再吃一杯,素娟,你醉了不成?”

        李威好笑,为她掖好被角起身。

        在外面的那间房里,上夜丫头放进平安,平安低语几声。

        不是信,是人,李威面色凛然:“我就来。”

        “请殿下先着外衣。”平安说完去门外等候,黑夜里他的个头已是成年人。

        这里王府也分内外宅,至少李陵在的时候分的极清,英王也一样的分,可是今天的事情太重要了,平安无法让人代回话,也不能贸然的认定英王李威会今晚重视,他就自己进来。

        岳繁京治家谨慎,却不拘泥。

        李威进来着装,见到大红锦帐拉开一半,水红色的绫被上坐着岳繁京,捧着一碗茶水喝着,眼珠子在茶碗上骨碌碌的转动。

        “哈,醉话原来不是醉?”李威笑话她,自己向衣架上取衣裳穿上。

        临走时,忍不住向岳繁京面颊上一拧:“我就来。”、

        岳繁京放下茶碗,握住他的手:“我陪你?”她的神态里犹有醉态可掬。

        李威鬼使神差的答应,也许怕独自走过夜晚的路,平安?在这种时候可以不是人。

        岳繁京裹的像个球,夫妻两个并肩向书房走去。

        “常青这个国家最近内乱,一位皇子,一位国师争权力,都想得到我的支持,今天来的人是国师派来。”

        岳繁京仰面,眸光如星:“殿下向着谁?”

        “我是殿下,向着乖巧听话的人。”李威打趣她。

        “我知道了,谢姑娘近来很让殿下赞赏。”

        李威哈哈大笑:“她?算了吧。”

        书房里的人听到笑声,松一口气,深夜到此,他担心过英王不见。

        李威径直进来,岳繁京从耳房那里进来,书房里有床,坐在被窝里往外面听。

        讨论政治的话,岳繁京听着犯困,支起的肘伏入被内时,岳繁京重新定位自己。

        她在荒丘是帮到忙了,可是王妃终究不是男人,别人国家里打仗需要援兵的事情......她还是睡一觉的好。

        毕竟,她不是谢捣乱姑娘的思维,她是个正常人。

        支起的肘伏入被内,岳繁京香甜一梦,李威自然也不走,第二天夫妻在书房里用早饭,上午的时候,岳繁京回房,谢素娟已急得抓耳挠腮。

        “什么大事,我能听听吗?”

        侯府的姑娘到底不会嚷嚷凡事有我。

        “没听懂。”

        岳繁京干脆利落的回她三个字,装作看不见谢素娟噘起的嘴。

        岳繁京料理家务,谢素娟在旁边眼珠子转个不停,到下午她理直气壮提出来:“出门逛逛,王妃坐了一上午。”

        祁氏夸她用心,岳繁京窃笑,她自己闷了才是。

        “也好,咱们去看看吧,殿下为过冬天筹粮,咱们刚好去街上的店铺看看,最缺的是什么。”

        中午饭就在外面用了,辛小龙很开心。

        有人知道王妃在这里,楼下过不多会儿就围上一圈,岳繁京下楼里准备向他们打招呼,就见到人堆里有一个冲过去,往地上一跪,高声尖叫:“古利马哈索......”

        岳繁京左右看看,一脸的糊涂。

        谢素娟也冲她嚷嚷:“我不要你的马。”然后得意,你会说,我也会。

        这是个姑娘,她涨红脸又道:“王妃救命啊!”

        伍婉芬听着表妹嘴里翻来覆去的嘀咕:“古利马哈索,古利马哈索......”轻碰她:“你不是一直不想白吃饭,何不听听来人是对是错,应该如何在王妃面前进言?”

        “王坏蛋哈索。”谢素娟先道。

        伍婉芬掩口笑:“哈索不见得就是救命吧,再说你话是抬举我丈夫,你要请他救命吗?”

        “好吧,这话做不成文章。”谢素娟准备认真来听那姑娘说话,岳繁京却吩咐回去。

        她凑近岳良菊,堆起一脸的笑:“姑姑哈,姑姑,当街断案多神气。”

        “这不是案,这姑娘是常青人,跑来求援的。”岳良菊小声的告诉她。

        谢素娟紧紧跟上岳繁京,生怕把她丢下来。

        岳繁京还真不肯丢她,这姑娘的想法永远别致,再说自己麾下的人。

        回家去,就在门房里,带进那姑娘来。

        她双目红肿,在路上哭过了,所以心情有所缓和,张嘴就是中原话。

        “我叫芙蓉,我自幼在忽律皇子府长大,我的娘是皇子的奶娘,我特地到这里来,请英王殿下不要发兵,我们的国家已经够难的了。”

        岳繁京默默无话。

        据她昨天听到的,她的丈夫有意发兵帮助国师夺得权利,然后得到莫大的好处。

        所以岳繁京听不懂,她生长在边城,视侵略为世仇。

        可她又不是无敌姑娘,她的丈夫做事有自己的用意。

        芙蓉一直注视着她,岳繁京平静的道:“你怎么知道我家殿下会发兵?”

        “因为......因为......”芙蓉涨红脸看着其它的人。

        岳良菊最知趣:“这下过雨怕冷的,咱们进去吧,小龙也要歇中觉,起来还要写字。”

        伍婉芬瞄瞄表妹生长在椅子上的姿势,她也不动,只缩缩肩膀,好像这样存在威就为零。

        岳良菊就自己和奶娘丫头出去,有时候,她倒是挺看好谢姑娘,这不,这姑娘的脑袋与别人不同。

        只有五个人在。

        岳繁京,伍婉芬和谢素娟,芙蓉和银锁。

        银锁这新换上来的丫头有功夫在身,这是英王考虑到出门在外的诸多不便利,而且危险也随时发生。

        芙蓉为难地道:“王妃是不相信我吗?”

        “是的,为什么你跑到这里,就要相信你?”谢素娟反问。

        芙蓉道:“我一片诚心。”

        “可你忘带自知之明。”谢素娟竭力的表现自己的存在是合理性的,有她在一切都好。

        银锁还是满意的。

        伍婉芬也道:“有话快说,你有什么理由让殿下不发兵?”

        芙蓉带着心一横:“忽律皇子说不再收这里的矿石。”她面上露出郑重,这可是重要事情。

        谢素娟打个哈欠:“就这个?真没劲。”

        伍婉芬能和表妹臭味相投,是有原因的,手指拨弄着桌上的茶点,刚吃过午饭不饿,从点心里挑出松仁一个一个的吃:“唉,你白跑一趟。”

        “还有,还有......”芙蓉支支吾吾。

        岳繁京暗暗好笑,她也装成没精神,眼神数着茶碗里的叶片。

        “还有地下城。”

        岳繁京霍地站了起来:“沙漠里的地下城?”

        那座沙漠的传说太多了,有一座庞大的地下城,岳繁京听得耳朵里满满,只是城在哪里至今没发现。

        原先发现的那一小片城,和传说对不上。

        岳繁京不能不重视,据有人说过,那座城是另有入口的。

        造林是一件事情,发现沙漠里的财富是另一件事情。

        芙蓉肯定的点点头,岳繁京重新坐下来:“这个我倒愿意听听。”又去端茶碗,给谢素娟一个眼风。

        谢素娟可高兴了,这说明王妃认为她是有用的,等下就向王小坏蛋显摆去,还有姑丈,王妃慧眼识素娟,姑丈没眼力,王小古没眼力。

        “哼哼,你有这么好,那城里的金珠宝贝都被你们拿走了吧?”

        谢素娟来到这里后,也听过这个传说,她一直想寻找地下城,可是危险,伍夫人看紧她们俩个。

        谢素娟把传说添油加醋:“听说金子百万斤,银子百万斤,宝石百万斤.....”

        岳繁京忍住不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