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七章,总是赢的谢姑娘

第一百六十七章,总是赢的谢姑娘

        谢素娟老实的说完收集到的消息,不甘心的又问:“王妃怎么知道今天有进展?”

        岳繁京笑得银铃一样:“林捕头到处在找你家蔡公子,只能是老公事被你家蔡公子惹火了。”

        这么一想,自然也就明白,林捕头为什么要恼火?不是被干扰办案,就是被蔡永益截胡。

        让岳繁京高兴的还有一点,她看看谢素娟额头上装模作样包着的布,亲切的道:“谢姑娘,你的病好了吧?”

        “哎哟,我头又痛了,想在王妃面前买好,所以强撑到现在,表姐快扶着我,我不行了......”谢素娟软软的倒向伍婉芬,伍婉芬只能抱着她。

        岳繁京好笑,不过也不用她过于逼迫,平安往这里走来,走近以后嗓音平和而稳:“殿下吩咐,蔡公子、谢姑娘这就去见他。”

        “我病的很重......”

        平安微笑招手:“来两个人,把谢姑娘抬过去,再抓十斤黄莲煮上,预备着谢姑娘奄奄一息的时候吃。”

        谢素娟可怜兮兮的前往书房,岳繁京和伍婉芬跟去看热闹,谢捣乱这个模样可不多见。

        李威面无表情的看着两个人,岳繁京也心里发毛,自从成亲以后,她几乎没有遇到过殿下的冷脸,头一回见的威慑让她也算领教一下。

        “殿下,这都怪我,”蔡永益往身上揽。

        李威一个眼神他就闭嘴,谢素娟也不敢说话。

        晾够他们盏茶时分,李威冷冷地道:“干扰办案是什么罪名?”

        谢素娟跳起来,往蔡永益身上一扑:“殿下,这事情都怪我。”

        李威暗想哪件与你有关的事情不怪你呢?还真的是只要有你出现,就件件都怪上你。

        可这个捣乱姑娘是他的大媒。

        他无心收拾她,只想她赶紧离开就好。

        一口气数落出十几项罪名,什么装病欺上,这也算罪名,谁让殿下是殿下呢?

        数落完了,见到谢素娟把蔡永益抱得更紧,李威哼上一声:“这就动身,你们两个孤男寡女的上路,回京去!”

        “可,可,可......”谢素娟眨巴眼,不知道又有什么鬼主意。

        李威直接让她出去,伍婉芬也跟出去,把蔡永益叫到面前:“你们的亲事我做主,我修书一封给永清侯,这个大媒我当。”

        蔡永益大喜:“多谢殿下。”谢过以后觉得哪里不对,我们是定过亲的不是吗?

        他敲敲自己脑袋,素娟她还不知道。

        这个主意出自永清侯,他说如果不先让素娟喜欢上女婿,以素娟的个性,凡是定亲来的一概不会喜欢,蔡永益本人也赞成,现在就解释不清楚,稀里糊涂的感谢殿下。

        让他也出去,李威不用再忍着,笑了起来。

        岳繁京看着他。

        “你不觉得好笑吗?等到他们成亲那天,私盐原来是官盐,偶遇原来是早就相识,捣乱姑娘如果不打出洞房,从此我瞧不起她,你也不用再和她往来。”

        岳繁京啼笑皆非。

        刚刚板着脸把所有人吓个半死,谁能想到殿下还憋着这个坏招数。

        “你呀,”岳繁京无奈:“其实谢姑娘还挺可爱的,我其实很喜欢她,”“太可爱了,所以赶紧回京可爱去吧。”李威做个害怕的表情,看着也极可爱。

        岳繁京很少见到他这样,还想再说两句,银锁回话:“宣家玉清姑娘带着礼物求见王妃。”

        岳繁京走向客厅的时候,认真的想想,说不定她还需要谢姑娘呢,要论折腾她认第二,就没有人敢认第一。

        楼家的事情还没有结束呢,是不是留她一留?

        刚想到这里,王小古跑来:“大快人心,她终于要走了,繁京你千万别留她,同情也给需要的人。”

        岳繁京愈发觉得不忍,好像大家合伙儿撵走谢姑娘一样,这猖狂的谢姑娘硬是活成受害者。

        她见到宣玉清的时候,就心不在焉,总想着怎么弥补谢姑娘,是不是,她是被算计走的。

        宣玉清见到她冷淡,内心颇不服气。

        就要告辞,见一个丫头进来,送上一封信,岳繁京托岳老太太的福,认字不算才子是认得字的,成亲后又认字,对于这封信毫无难度。

        信是谢素娟写来的,墨迹早干,不是今天所写。

        上面把宣家的种种情况做了个介绍,宣玉清和楼冰清之间的恩怨也勾上一笔。

        最后一行字是新墨,“我不在,王妃也别屈着,这世上好玩的事情多着呢,您是王妃,一定办得到。”

        岳繁京哈的一声笑了出来,满面春风和宣玉清攀谈几句,毫无失礼处,随即端茶送客,自己来见李威。

        信不给他看。

        “殿下,我想你说的对,谢姑娘成亲那天一定很有趣,我想看到。”

        李威微晒:“你要留下她?”

        “留她到明年,明年爱京成亲,咱们进京把她带上。”

        李威漫不经心:“成啊。”他答应的如此之快,可见殿下天天的头痛也是装的。

        一个谢捣乱,其实翻不成什么难缠的花样。

        片刻后,谢素娟扬眉吐气,第一件事情拦住王小古,双手抱臂,脚尖轻晃:“哎哟,我不回京了。”

        “你应该去殿下面前得瑟,对不对?让殿下好好看看你这嚣张相。对我说,我又不会为你高兴。”王小古其实气的面色改变。

        自从出现谢捣乱,繁京都开始偏向她。

        你不就是个女人吗?

        有什么了不起。

        王小古气呼呼的走开,见到蔡永益劈面就是一拳。

        “回殿下,王将军和蔡公子又打起来了。”

        李威头也不抬:“我事先让人建成个演武场,可见还是有用的。”

        岳繁京则把谢素娟“请”到面前,请她好好的说说,她是怎么想到事先就查宣家,而且又是什么时候开始查。

        “早在王妃在荒丘的时候,小蔡就帮我查了。”谢素娟毫不介意的把鼻子朝天,好生的骄傲,好生的得意。

        “啊?”

        房里的人都呆住。

        岳良菊有些生气:“你们好好的凭什么查别人?”

        “为了王妃啊,当时是三殿下在这里,我们答应王小坏蛋除掉秦坏人,所以就打听穷城这里的人物。”

        “王小坏蛋,”

        “王小古,我的表姐夫。”

        岳良菊用帕子掩住嘴,笑上几声,再推敲这姑娘的话,她说“秦坏人”,顿时引她为知己:“你说的很对。”

        谢素娟愈发的得意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