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六章,干扰办案和太狡诈了

第一百六十六章,干扰办案和太狡诈了

        林捕头当然不愿意拿姑娘的内衣,这位不要名声,他觉得有张脸还是挺重要的。

        他生无可恋的帮蔡永益守着上夜的人不要忽然出现,蔡永益去拿了。

        拿回来以后,林捕头道:“现在可以去查看了吧,你都知道楼家有几个地窖。”

        “嗯,在西边那个地窖里,关着个女人。”

        林捕头头发都要炸起来,气到不行,还要压低嗓音说话:“你你,你知道啊?”

        “知道。”蔡永益纳闷地看他,仿佛问为何你风雨欲来。

        “你知道不去救人,还拿人家内衣做什么!”林捕头觉得这家伙病的不轻。

        “谢姑娘要。”

        林捕头闭上嘴,他要是再和这个家伙说话,应该是自己病的不轻。

        “嗯,看来你不想查案子了。”蔡永益自言自语:“如果你想自己找一遍地窖,也可以,不过西边有三个地窖呢,浪费时间不好。”

        林捕头抬手指指。

        “那边没有什么。”蔡永益茫然。

        林捕头再指指。

        蔡永益努力的再看看,恍然大悟:“哦,那花睡着了。”

        “我是让你带路!”林捕头压抑着狂怒。

        “哈,你早说啊,能说的不说,明天我给你找个医生看看,这嗓子的病要是落下来,会有病根的。”

        林捕头跟在他后面,拼命的告诉自己,我不气,我不和这种为了女人理智不清的人生气。

        楼家的戒备称得上森严,这也是林捕头一定要进来的原因,当他们躲过一波上夜的人时,远处传来不怎么掩盖的脚步声,视力好的人能看到月色下面淡淡的人影。

        本能的,林捕头想要提示蔡永益,半夜里来的人说不定有鬼。

        黑暗里,蔡永益的眸光闪几闪,袖子里的手指弹出一个小石子,“骨碌碌”滚出去。

        “谁在那里?”

        杂乱的脚步声往这里过来,林捕头一拉蔡永益:“快走。”林捕头从进来呆到现在,对楼家也算熟悉,两个人轻车熟路的离开楼家,在安全的地方喘气时,林捕头想了起来。

        “我说,你不会干扰我办案吧?”

        “什么?”蔡永益无辜的脸色有时候很想让人揍他。

        “我想也不会是你,难道你不想听听来的这些人说什么吗?”林捕头道。

        “是啊。”

        林捕头对着王府走去:“回去睡吧,明天你别再跟来了,否则我告诉殿下治你的罪。”

        蔡永益老实的跟在他后面,两个人都住在王府的外院里,各自回房安歇。

        第二天,林捕头一早出门,在个早点铺子坐下来,同桌的是个男子,两个人坐成夹角,借着吃早点人的喧闹说起话来。

        “昨晚来的谁?”

        “楼家族里的几个老人,从进门到出门,一个时辰又一刻钟。”

        “说什么?”

        “早起我收买的那仆人说谈论他家那矿的事情。”

        “矿,什么矿?”林捕头办过大案件的人,并不吃惊,楼、宣和顾三家在穷乡僻壤富的流油,总有原因。

        “他嫌我给的钱少,还没有弄清楚。”

        “这消息呈给殿下,经费我就帮你送来,你继续和他联系,让他盯着那个人证。”

        “嗯。”

        吃完饭,林捕头回去汇报,和出门的蔡永益走了个顶面,林捕头心头微动,转身就叫个小捕快:“给我从早到晚的盯着他。”

        穷城因为穷的原因,城内并不繁华,可是等到林捕头向李威回过话,见到小捕快哭丧脸回来:“蔡公子不见了。”

        林捕头觉得自己意料之中,下意识的问问:“怎么不见的?”

        “他走小巷子,对着几个坐在出门做活的女子笑了笑,整个巷子里的女子都来看他,就把我路堵上,等到她们散开,他的人就不见了。”

        林捕头深吸一口气:“我......”本想骂人,转念就想到这家伙很会利用自己的天生本钱,说不定在楼家另有发现,楼家全是女人啊。

        调停跟来的人手:“找到蔡公子,越快越好,他娘的能赶上我们这些老公事了。”

        有一个捕快也知道蔡永益的来历,怕林捕头惹麻烦,小声地道:“他的娘,蔡夫人出自名门大族。”

        “现在哪还有功夫管这些,快去找他,找到,不要惊动,他想见什么人就见什么人。”林捕头说完,自己出去的也很快。

        蔡永益这个时候在楼家的角门那里,和一个丫头相对站着,倒没有暧昧,他送上一些东西:“你娘的身体好些了,她说你送回的银子刚好够使,让你别再挂念她。”

        丫头接过东西,拿一个放在嘴里,眼睛亮了:“这是我娘亲手做的,多谢哥哥,我多年不在家里,邻居有什么人都不记得,如果不是哥哥来找我,我都不知道邻居们照顾我娘的好心。”

        “我来找你,有事相求,在家里我对大娘也说过了。”蔡永益露出为难。

        “哥哥请说。”

        “就是三房里文娘......”

        丫头变了脸色:“先别说。”前后左右的看看,再回来小声地道:“夫人很生气,准备要她的命,要不是几位老太爷昨天过来争上半夜,说不杀自己族里的人,她早就死了。”

        “还在就好,她娘家人跟我在一起挖矿,对我说了,我想能帮忙就帮上,恰好大娘生病要和你通话,我就来了,妹妹别怪我。”

        蔡永益这个时候露出他迷人的笑容,青春少年魅力无匹。

        丫头的好感爆发:“下矿小心,遇到宣家和顾家就躲开,文娘大娘子的丈夫就是在矿底下被宣家开矿的人打死。”

        蔡永益的心里怦的一跳,他知道自己离真相不远,或者已得到真相。

        故意再道:“是啊,争什么争,妹妹你说是吧。”

        “唉,三家一起开矿,当然有矛盾。”丫头说到这里,觉得自己话多,蔡永益担心露馅,这就离开。

        林捕头带着人到处找他的时候,他悠然的回到王府,请出谢素娟和伍婉芬,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刚说到一半,伍婉芬道:“王妃来了。”

        石头砌就的路上,英王妃姗姗而来。

        岳繁京也不客气,坐下来就嫣然的道:“交出来吧。”

        “什么?”谢素娟还装个糊涂。

        “谢姑娘,你可不是闲着什么也不做的人,我也没有限制你和蔡公子见面。”

        岳繁京越想越好笑:“从我第一次去楼家的那天,你就和小蔡公子频繁的见面,我倒是不明白,为什么从那天开始你就知道楼家有问题?”

        谢素娟扁起嘴:“我不知道她家有问题,只是王妃去哪里,就让小蔡去查一下,如果能讨好你,就可以落个人情。”

        她气呼呼,在心里道太狡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