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二章,白日见鬼

第一百六十二章,白日见鬼

        女官们不敢怠慢,这信很快就写好,拿给高贵妃看过,这就让太监送给快马的邮差。

        即使不是贵妃娘娘的信件,仅仅是加急快马也没有人敢耽误,约摸着信件已出京门,高贵妃轻轻的吁一口气,重新悠然的欣赏起菊花。

        在她这里的自然都是名种异卉,半夹着骨朵的花盘铺开来,就像一地都是重华锦,灿烂夺目中展现皇家的风范。

        贵妃娘娘彻底的放松下来,甚至有心情和女官们讨论三殿下李陵的病情。

        女官们笑道:“娘娘,这种由伤势而转为缠绵疾病不容易痊愈,而且三殿下在回来的路上受到颠簸。”

        “请帖还是要给三殿下妃送过去,我呢,也不让人说我恃宠,每回赏花我也从来没有吩咐过,都是请帖来请帖去的,她不来是她的事情,若是我的请帖没有到,可就是我的罪过了。”

        高贵妃微微的笑着。

        “是,娘娘从来都是谦逊的人,要说不好,从事实上来看,也确实是别人在找事情。”女官们笑回。

        高贵妃娘娘狡猾这一点上也凌驾六宫,就像杜嫔娘娘的娘家人如果不冒失的进宫传话,贵妃总不能去杜家抓个人塞进内宫。

        话说到这里,主仆都想到杜嫔,高贵妃唇角微涡加深:“那位还好吗?”

        “请娘娘放心,冷宫虽冷,却衣食无忧,毕竟三殿下还在,咱们不能让别人挑出毛病。”

        高贵妃的笑容里转为满意,可是李陵总归不是个放心的话题,闲闲的说上几句话以后,贵妃娘娘又恼了。

        “他的病由伤转来,他到底在穷城那地方做了什么,人家要下他的死手,”

        关于李陵受伤,京里已查过很多次,主要是李陵也隐隐的暗示过与李威有关,他也确实是与李威各带人马打过以后,返程的路上被刺伤。

        真相早就呈到宫里,不过贵妃这样的地位,才不会认真的记住,她纵然有精力,也只记住李陵这个人不怎么样。

        每每问的时候,女官们就再回道:“纵容强盗抢劫外国商人,”

        “商队是商人的命,人家当然和他拼命。”

        高贵妃颦着眉头,总觉得哪里不对,自己理上一理,李陵受伤,李陵回京,穷城归李威管辖,李威回幽塞,这几天刚到穷城......她又火了。

        “他收拾出来个烂摊子,丢给我儿子了!”

        气的道:“备辇,我要见皇上,哪有这样欺负人的.......”

        女官们好说歹说的才把这位给劝住,哄着她重新看花。

        这个时候,穷城楼家的酒宴正是兴浓的时候,一道道珍馐美味端上七八成,而戏也唱到最高潮,岳繁京却觉得自己还是不能明白,楼家请她,到底是为了什么?

        如果说只想和一位王妃往来,岳繁京可没有这样的功夫,毕竟她从荒凉的荒丘到繁华的荒丘后而来,她更想听一听楼家的商队都做什么生意,都有什么样的得意事迹和麻烦。

        可是。

        “王妃请。”

        楼家陪她的姑娘们端着酒杯,一个一个的笑脸相迎,只是陪她吃喝玩乐。

        如果不是还不了解楼家,岳繁京真的想掩口打个哈欠,表示自己并不爱听这样的话,也不喜爱这样的场景,虽然这里菊花遍地,看似一片的热闹繁华。

        岳良菊带来辛小龙,这孩子现在很愿意和岳良菊亲近,做客也乖乖的,要吃要喝就找岳良菊。

        他凑过来:“撒尿。”

        岳良菊就带他离席,楼家有个丫头在前面带路,到底是个小孩子,辛小龙走出来的时候,一眼相中园子里种植的花,大片大片的不知名姓,也不像菊花,红黄青紫都有,灿烂的展开大片的花带。

        辛小龙瞄瞄十几步外,树的下面和丫头说话的新母亲,缩起身子从花带的旁边溜走,离开这里就自由自的逛起来,存心的想看看这花带到底有多么的长。

        不管多大的园子,除非城池占地广阔,否则受城池的影响,在城内的园子并不难走到头。

        对于小孩子的脚来说,愉快的时候可行千里,不高兴的时候一步也如登天,辛小龙见到一间柴房的时候,时间过得很快,快到楼家也有护院却没有及时发现,而岳良菊还是没有察觉他嘘嘘的时间过长。

        “这是做什么的呢?”

        辛小龙凑上前去。

        他把眼睛放到门缝上,见到里面也有一只眼睛,在这种角度下,诡异的瞪得很大,仿佛一只鬼或野兽在对面。

        “啊!”

        辛小龙大叫着转身就跑,听到背后传来剧烈的撞门声,他吓得小脸儿发白,在园子里不择方向,边跑边狂叫不止:“娘,娘,有鬼啊......”

        他见到有两个人闻声出现,两个人的神情带着纠结,不管怎么看,反正不是一发现他就想救人。

        辛小龙愈发尖叫:“娘,快来啊......”

        两个人还在怔忡,显然不知道救他的好,还是......

        小孩子的心推敲不到别的意思,却能感觉出来对方不那么可靠,辛小龙转身再跑,这一回对着幽静的地方跑去,回回头,两个人跟过来。

        花木的阻挡,让岳良菊听不到辛小龙的叫声,也是感觉出来。

        “小龙,你好了没有?”

        听到没有人回答,岳良菊慌了手脚,她知道的,岳繁京对她说过,辛蒙江也对她说过,英王殿下刚到楼家,只要离开王府,游玩也好,做客也好,都要当心。

        又让岳良菊记住伍都督的人马驻扎的地方,和他们巡逻会走的路线。

        岳良菊大叫着跑向宴席:“繁京,小龙不见了......”

        岳繁京霍然起身,手按在桌面上,冷声中注视楼家的人,一字一句地道:“我表弟若是找不回来,或者有一丝轻伤,我要你楼家全部抵命!”

        这位幽塞出身的姑娘,本来就曾以英气勃勃让李威动心到骨子里,这一发威,整个楼家不由自主的噤若寒蝉,楼夫人带着两耳嗡嗡声,慌忙的吩咐人,又自己在园子里寻找。

        离开岳繁京的地方,有人走近:“夫人,那小孩看见柴房里......”

        楼夫人面如寒霜:“没受伤吧?”

        “没,被吓晕过去,如果交出去的话,只是不知道他看到什么......”

        楼夫人当机立断:“把柴房收拾好,只怕他醒过来,王妃一定要过去看,把他......交出去吧。”

        英王李威一战胜李陵,当时楼家也好,宣家和顾家也好,都曾悄悄的前往观看,殿下的悍名已在穷城传开过。

        能不惹英王,当然是不惹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