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一章,贵妃娘娘的不满

第一百六十一章,贵妃娘娘的不满

        “是他家啊。”

        听到是高国舅府第,宣玉清低声的说上一句,再就哑口无言,她那自以为因为经商而在外国与皇子殿下平起平坐过的身份,放在高家的面前,还真是不够看的。

        新的忧愁仿佛一道轻纱蒙上心头,这种薄薄的愁最不好解,它来无影又去无踪,却又很难消除,如果它不再出现,那固然的好,如果它出现的话,将无处不在的笼罩着。

        这道忧愁的来源,高家的女儿若进到英王府,宣玉清憧憬的欢乐生活将不会出现。

        她咬住牙齿,不禁泫然欲泣。

        宣老爷完全明白女儿的心思,有时候这个孩子想的确实太天真,王府这种地方,可不是她一个人就能掀起风浪或中流砥柱。

        低声地道:“女儿,英王年青有为,你需要帮手。”

        这位殿下他今年还没有到三十岁呢。

        以后的日子称得上悠远,此花开尽彼花开的时候也将历历在目。

        他再次肯定的道:“你需要一个帮手啊。”

        ......

        当风从殿角吹起无数菊花香,宫中大肆赏菊的日子到来,像是没有女眷不爱花,惜花护花的本也是鲜花一样的人。

        高贵妃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得上惜花护花人,不过她也爱花,爱到骨子里。

        谁不愿意以花的姿态活着,冬藏春发,妍丽极致,长长久久的得到君王的喜爱。

        盛大的几回宫中赏花节,就都由高贵妃主持。

        她看着女官们写请帖,薄薄的染出红金二色的请帖,写上谨慎而亲切的言词,送给她中意的贵夫人,及准备结交的贵夫人。

        那些在最近崭露头角的闺中姑娘们,也是高贵妃邀请的对象,如果其中有那么一或几个出色的,贵妃娘娘并不介意向皇帝举荐一二。

        这个后宫里并不仅仅她一个嫔妃,高贵妃的聪明之处在于,她都肯为太子而不生孩子,当然这里也有怕老的成分,她自然不会阻挡万千美人进宫之路。

        和太子殿下拼命是件累人的事情,和万千层出不穷的美人儿拼命更甚。

        她乐意于让皇帝去发现新的美人儿,然后揣摩这美人儿的长处和缺陷,时至今日皇帝也没有移情别恋过,与贵妃娘娘的聪明之处不无关系。

        在别的嫔妃寻索贵妃盛宠的秘密时,除去贵妃的女官及贵妃本人,没有人知道贵妃心中的一本清账,她对京里京外凡是有可能进宫的姑娘们了如指掌,从她们十一、二岁起就不时的关注一下。

        这不伤人,也不害人,得到的渠道又多样化,有时候太子殿下也会适当的提醒,毕竟太子也不想登基之路出现意外,像李陵就是个意外。

        当一位美人儿有意进宫而她的家人还没有提出时,高贵妃往往已经未卜先知。

        她的喜好,她的特色。

        当她进宫后,发现她的优点及穿衣特色,已经是贵妃变换中的小风格,当然,保持本色是永远的长处。

        这像一种愉快的游戏,高贵妃沉迷其中,这让她期待赏花宴,可以见到更多的美人儿。

        一封信的到来,打断她今天的愉快,高贵妃看完以后,眉头皱出一个好看的微涡,多年的习惯令她一颦一笑都优雅,从不用担心皇帝突然出现而妨碍观瞻。

        可,却解不开她的烦恼。

        这信是谢捣乱姑娘来的,在今天的这个日子里,岳繁京第二次赴楼家做客,而顾老和宣老爷会谈,宣玉清知道高国舅掺和一脚。

        信来的这么快,没有几天的功夫就送进宫,要问为什么,这与英王殿下提前阅信不无关系,殿下不好说的话全让谢姑娘代劳,殿下能做的就是加急快马,不要耽误,赶在高家可能的有所动作里送达贵妃的手中。

        自然,信由永清侯府送呈,找不到和英王的关系,如果有人问为什么这么快,不是还有蔡家顶缸吗?

        永清侯相中的女婿,怎么可能是无名之辈。

        上一刻,高贵妃笑看请帖一张一张写好,想像着收信人的欣喜若狂,下一旋,她面沉如水,移坐到殿外的菊花里面去,也没能恢复愉悦。

        反而,这四面的红墙琉璃瓦,碧树琼瑶花,让娘娘有发狂的感觉。

        就知道添乱。

        家里可曾知道自己在宫里的日子有多么的难过。

        当一个人把争宠当成乐趣,她的心态是怎么样才建成?

        娘家里大部分的人不去想,他们只知道英王现在是个香饽饽,先在幽塞立战功,后在荒丘展名声,他们有贵妃娘娘与英王的关系还嫌不够,需要和英王再进一步的确立关系。

        “娘娘,请帖已写好,这就送出去吗?”女官走出来问道。

        “嗯。”

        高贵妃阴沉着脸。

        “娘娘,可有取消的请帖?”女官小心翼翼,虽然名单由高贵妃敲定。

        高贵妃沉默片刻:“重写。”

        “是。”女官应道。

        “把日子推迟到二十天以后,让高家适龄的姑娘也来参加,所有适龄的姑娘,都要来。”高贵妃冷声,她的面上恢复贵妃的威严,表示这个吩咐不容反驳。

        “是。”女官走进殿内告诉另外几位女官,大家默不作声收拾旧请帖,重新取请帖来,又代贵妃拟信。

        偶尔的,她们也互相看上一眼,不知道永清侯府送来的信件里说了什么,惹得贵妃大动肝火的模样。

        二十天以后的赏花节,要求高家的姑娘参加,这不是优遇,这是折腾。

        古代的加急快马是怎么来的,几十里路一换马,几乎所有的路程都在马最有力气的时候奔驰,不夸张的说,加急快马跑一天,健壮的马可以跑几天,而且总要休息。

        加急的快马却可以日夜兼程。

        而瘦弱的马十倍以上的增加天数。

        英王夫妻前往荒丘,在路上两个月上下,加急信送到却只几天,首先夜晚赶路,节约一半的时间,再每几十里路一换马,再去个三倍,也就几天的功夫进京。

        换信差吗?

        换的。

        否则人也吃不消。

        高家比英王离京城近,快马更可以几天到达,不过二十天内减去几天就剩下十几天,高家的姑娘在十几天赶进京,这苦头可就大了。

        是个傻子也知道高贵妃彻底动怒,现在就只有一个问题,高家又做了什么?

        女官们不敢问,悄悄的用眼神交流一番,不过大家都不知道,继续默默的干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