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九章,强龙也逊地头蛇

第一百五十九章,强龙也逊地头蛇

        岳良菊做事是不管不顾的,第二天就告诉岳繁京,岳繁京请她等待,没有别人刚丧妻就提亲事的道理,这对死人不尊重,也是对生者的羞辱,没有这么着急的。

        过上几天,辛小龙和岳良菊熟悉,岳繁京通知楼家,夏天里最后的一场宴会可以开始。

        一位王妃的出现显然不会太早,当岳繁京的马车到达时,楼家的门外车水马龙,楼夫人带着全家人及客人,当众把英王妃接入府门,从表面上看,今天的楼家光彩非凡,在整个的穷城地带,只有楼家这是第二次宴请到英王妃。

        目送英王妃走到影壁的后面,街上看热闹的人里,有些悄悄的转身,尽量不引人注意的走出这里。

        在穷城的三足鼎立里,还有两个以商队起家的人,一个是大石头巷口的宣家,另一个就是顾家胡同的顾家。

        .....

        荷花在夏日里绽放最后的风采,围绕人工池的周围,一圈儿的轩亭上面就尽是荷风,一壶香茶泡的不浓不淡,足以让主人和客人都满意。

        从主人和客人紧锁的眉头看,却没有品尝的意思。

        宣老爷人到中年,这个年纪有丰富的阅历及经验,可是他的神色也带着棘手,不时的把目光投入对面的老人,顾家的老爷子。

        ”那就这样吧,咱们各让一步,不要把楼家逼的太狠。“顾老爷子开口道。

        哪怕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宣老爷的目光已投出来几十回,他还是摇头反对:”殿下迟早会离开,楼家借这个机会要胁到手,极有可能恢复元气。“

        顾老爷子凝视过来:”你不让她恢复元气,楼家的婆娘只怕鱼死网破,闹到最后咱们都没有便宜。“

        宣老爷不以为然:”你说她会吗?这可是从老祖宗开始就制定的契约,每当更换家主的时候,就重新去按上手印,再说咱们还有见证人,楼家她难道不怕以后没有生意做。“

        桌上的茶水已经冷掉,在这种忽略里它唯一能做的,就是散发热意和茶香来表示自己不被欣赏的无奈,顾老爷子有好茶的名声在外,可是他端起来不介意的喝下去半碗。

        轻轻放下来,”叮”的一声,仿佛他心底出现的隐隐怒气。

        宣老爷感觉出来,带着意外的道:“顾老,您要是也向着楼家的话,咱们三家可就全都鱼死网破,咱们拼个痛快,谁会得意?”

        顾老沉声道:“英王。”

        “这位殿下将带着沾满咱们鲜血的功绩,回到京城受到朝廷的表彰及万人景仰,咱们呢,尸骨不知道躺在哪里。”宣老爷面上挂着讽刺:“楼家婆娘看不到这一点,顾老您应该看得到。”

        他淡淡地道:“这些殿下也好,往年的巡查御史也好,都是一年生的庄稼,今年送走他们,明年不会再来,何况呢,英王还没有怎么样呢,咱们先把命拼上。”

        ”所以我说,咱们先对楼家让一步,把她先哄好,老实的在家里呆着,不要没事儿就往英王妃面前去请安,这已经是第二次请客了,老宣呐,你看得这么明白,怎么就这一点上犯糊涂呢?“顾老诚恳地道。

        宣老爷也有些来火,他的怒声出来:“这是祖宗手里定下的规矩,若有人经营不好,落在谁家都有可能,可是有一点,咱们不找衙门,这是咱们三家的私事,这是契约上写明白的。”

        空气中无形结出一层透明的墙,宣老爷和顾老隔着这道墙,都向对方很是无奈。

        穷城离荒丘很近,如果忽略到中间的沼泽及难走的山路,还有部分的湍流以外,这就造成商队进来也好,出去也好,都将绕路,可是人出去却不成问题,消息还算灵通。

        顾老觉得自己不必再说英王的事迹,他来到也就两、三年地里,荒丘的生活大为改善,并且将把各种手工业发展成持续性的长久收入。

        这充分说明英王是个真正能干的人,也说明朝廷暗暗的支持他。

        那么多的金银匠、绣娘及名厨师在内陆可以过得很好,可是他们却肯赶到荒丘当老师,而且不收一文钱。

        当然。

        自古有教会徒弟,饿死师傅这话。

        可是英王及荒丘的人都没有指望师傅没有保留的教,仅仅是部分的传授,已经让荒丘盆满钵满。

        还有医生。

        这点最为扎心。

        沙漠里是出中药的,穷山恶水往往也遍地药材,顾老认识的一个医生听到风声以后,写信给他一起询问英王管吃管住管车费是真是假。

        “多年朋友我不瞒你,如果那里可以居住的话,我们还真愿意开个分馆,不收钱,拿药材来换也成啊。”

        钱拿回内地买远路运来的药材,远不如就地收购药材,等到大批量的运回药馆,车费也就可能忽略不计,更别说英王殿下将提供一些车费。

        顾老看着宣老爷,根据这些消息来看,英王殿下不好糊弄,而且说不好要长驻穷城,他忍不住又道:“现在把楼家再往死里逼,结局咱们收拾不了。”

        宣老爷扯动嘴角,有了一个笑容:”顾老啊,您怎么总是忘记咱们有底气,咱们是有底气的人,英王殿下可不是皇上亲生的,三殿下还是亲儿子呢,他没有受伤的那几个月里,不是什么措施也没有拿出来,老话说的好,强龙也逊地头蛇。”

        他精明的盘算开来:“三殿下府上的姬妾我们花了不少钱,让她们遇到机会就说好话,英王妃那里我也愿意花钱,相信顾老你也会出,不是我现在不给,是楼家摆开阵势来势汹汹,这样也好嘛,让那婆娘去折腾,等到她这一波没了精神,你和我,咱们两家的礼物往英王和王妃面前一送,保管万事大吉,以前是什么样儿的,以后还是什么样儿。”

        他有些得色:”而这段日子里,咱们刚好借楼家的手看一看王府的人,谁是王爷和王妃面前说得上话的,谁是可以怠慢一些的,要说楼家婆娘这道开的好。“

        主意这就出来,宣老爷一改刚才的眉头皱起,两道八字眉舒展开来,有往一字眉上去的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