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六章,王妃

第一百五十六章,王妃

        只有夜晚,笛声如水般出来时,岳繁京会有一丁点儿的内疚,蔡永益的乐器玩的很好,他时常的用曲子表相思。

        到穷城的这天,欢迎队伍人山人海,祁氏先松口气:“这里真的有树有花。”

        总是沙漠地,祁氏要为殿下担忧,这该多操劳。

        英王尚节俭,他拒绝另行安排王府,虽然荒丘现在拿得出钱,回幽塞的几个月里,王府重新粉刷,再无李陵的痕迹。

        岳繁京安顿用了两天,第三天自家人游园,热闹了一天,第四天一早,谢素娟跑来:“王妃,园子又新开了花。”

        这是李陵的姬妾们点名要的花,收拾房屋的人觉得可惜,而且这花好容易落地生根,再养就难,索性盖个小花房,枝是枝条花是花,收拾出扶疏有致。

        谢捣乱没走。

        路过凉州,她突然变得懂事,对伍夫人说成亲以后不能再陪姑母,不如趁现在好好陪伴,又说夫妻不能分离,伍夫人、伍婉芬陪着伍都督和王小古都在这里。

        不过这大早上的跑来,李威扫兴的只能自己吃早饭,殿下对她隐有不满。

        岳繁京也看出不对,谢素娟的眼珠子骨碌碌的转,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或者寻找什么。

        早饭后,客人上门。

        岳繁京微抬头:“高国舅?”

        “是。”

        岳繁京去见他的路上,觉得贵妃娘娘盛情,一定又送东西过来。

        正牌的高国舅生得一表人才,虽然中年却一副青年的精神。

        坐下以后,他倒不客套,笑了笑:“我女儿是元妻,咱们有话直说。”

        岳繁京就知道不知好来的,神情转淡:“哦。”

        高国舅一愣,隐然有了怒气,他像是想指责一句,又还是放弃,开门见山的道:“英王殿下的亲事,本是给高家的。”

        岳繁京有些感激他实话实说,至少不用自己猜,她也可以直截了当的反对:“没听说过。”

        高国舅淡淡:“娘娘没说过吗?”

        岳繁京笑了:“怎么,娘娘对你说过,她说过的?”

        高国舅觉得棘手,避开这个话题:“不管怎么样,英王殿下的府里必须有高家的人。”

        “你是征求我的同意呢,还是来命令?”

        高国舅板起脸:“这有区别吗?殿下是我的晚辈,你也是我的晚辈。”

        “你要怎么样吧?”

        岳繁京也懒得同他废话。

        “我家里的四个姑娘现在客栈里,如果王妃亲自欢迎,我想贵妃娘娘会更加的疼你。”

        高国舅撩起衣角,跷起二郎腿,徐徐的道:“不是我不打招呼人就到了,王妃你要想想,娘娘为了谁?只能是为了高家,为了殿下。这两者如能合二为一的好,这是唯一的法子。”

        他的目光直视过来,犀利而又精明:“你说呢?”

        “娘娘为了谁?只能为了高家,为了殿下!”岳繁京不卑不亢地道:“这两者如能合一,不见得一定要高氏女居于我之下。”

        岳繁京也直视高国舅,眸光同样的明亮:“国舅,在娘娘面前你做不到说了算,在殿下面前你也做不到,在我面前你就能做到了?”

        她傲气上来:“只怕,你是先来见的我,还没有见到殿下吧?”

        不等高国舅回答,她就挥袖命送客,起身进来。

        “当”。

        高国舅摔了一个茶碗,大步出去。

        片刻后,谢素娟找到小蔡:“去查查这个人来做什么,把王妃像是气到,见过他都有些心不在焉。”

        小蔡温柔一笑,仿佛月光出现在白天:“我去,不过你想做什么?”

        “我!”

        谢素娟噘着嘴:“都不让我回京,我就留下来捣乱,直到他们求我回去。”

        “好。”小蔡离开。

        望着他的背影,谢素娟轻咬嘴唇,对不能回京的抱怨就更增多。

        这个百依百顺的人,如果飞走了,她一定要搅和到大家头痛。

        岳繁京独坐一会,很快不再生气,高家不是第一次找她,不过这次明目张胆。

        晚上,她问李威:“又让你回京吗?”

        李威了然的看她:“没有,不过我现在管两块地方,在有些人眼里,权势比以前大。”

        他没有问,岳繁京也没有说。

        到底是高贵妃娘家的人,李威轻易不愿意再撕一回脸面,岳繁京也无意鼓动。

        只有睡下来,李威在她的后背上轻轻的拍抚着,传递着只有夫妻才能感受到的力量。

        第二天高国舅不知去向,李威借辛蒙江告诉岳良菊,岳良菊转告岳繁京:“被殿下撵走了。”

        岳繁京泰然自若,这是她昨天就知道的答案,她正对着面前的一堆请帖颦眉头,不知道去哪家或者不去哪家。

        听完,她决定每家都去,她是王妃,这无人可以动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