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一章,岳良菊的亲事

第一百五十一章,岳良菊的亲事

        岳繁京问了妹婿小姜将军的为人,边城儿女顾忌少,望京和小姜将军见过不止一回,有好些可以对姐姐说。

        “人,生得好。”

        望京抿唇,显然极满意。

        说到招赘,姜家不肯同意,却答应成亲以后,小姜将军长住在岳家,姜大人为小姜将军写公文,把他调来当廖雪峰的副手。

        幽塞这城实在太小,太子和英王在这里打过一仗以后,廖雪峰兼管附近几座边城,小姜将军以后常驻幽塞,廖雪峰换个城池办公。

        岳良菊给她们送吃的,出门的时候遇到辛蒙江,岳良菊对英王的侍卫总管印象深刻,英王第一次来的时候,侍卫们后面追来,辛蒙江和太子的侍卫总管一起斥责郦明先,忠心一看就能知道。

        岳良菊对他轻笑,侧身避开。

        岳繁京和岳望京看了看,望京道:“姑母倒是不烦辛总管。”岳繁京点头,姐妹间的话题就到岳良菊身上。

        五姐妹不是嫁的好,就是已定亲事,岳良菊成了家里唯一的姑娘。

        晚上,岳繁京告诉李威:“辛总管如果愿意.....”李威眉头微微皱起,岳繁京有些不乐意:“我姑母可没有嫁过人。”李威温和地道:“可你姑母的性子实在怕人。”

        岳繁京拧拧身子睡下来,不理他,李威笑一笑,手抚住她的肩头:“在荒丘人人称赞的王妃,也会为这件小事情烦心吗?”

        “姑母的亲事怎么能叫小事?”岳繁京彻底恼火。

        李威含笑:“在你手里难道不是小事情?看我,没有一句说错。你姑母的性子确实一般,如果我对辛蒙江提,他不得不得意,岂不是一对怨偶,当丈夫的不高兴,当妻子的就能喜欢吗?”

        很多时候,岳繁京喜欢他的,就是不会指黑说白,不对的事情,李威会指出来,只是面对岳繁京和面对别人时,措词有所不同。

        打心里已经认为李威说的对,就是脸面上转不过来,岳繁京低声地语气还是抱怨:“那殿下说怎么办?”

        “你不上心啊,荒丘有那么多男人,没成亲的倒有多多少,放着姑母这般人才,如果你放出风声,求亲将把王府大门挤破,你何必盯着一个人就不放。”

        这话调侃,却也实际。

        岳繁京重新高兴,勇于承认错误:“还真是我没有上心。”

        李威为她找个台阶下:“你忙着帮我治理,就没有想到。”这也是实情,岳繁京就更加的喜欢,搂住李威的脖子,把在荒丘见到的优秀男儿,凡是单身的,而又年纪和岳良菊相当的,一个一个拿出来说,外面打三更,夫妻才睡下来。

        李威并非不上心,而是如他所说,如果辛蒙江是勉强同意,他和岳良菊都不会快活。

        他前往岳家为他准备的临时书房,英王虽离开荒丘,公文却不断的送来。

        有时候田洛抱进来,有时候是辛蒙江进来回话。

        “回殿下,成亲事情的安全事项,已安排人手。”辛蒙江走进来道。

        李威头也不抬,听他说完,说声知道了,辛蒙江准备出去,李威叫住他,用认真的神态道:“把你手下在荒丘招来的人,三十岁到四十岁年纪的男人列出来,人要可靠,性情要好,送到王妃那里。”

        “是。”

        辛蒙江答应过,出于安全上考虑,他问道:“王妃有什么吩咐吗?”

        “她要为岳四姑娘寻亲事,你帮着王妃挑选。”李威的眼睛重新放到公文上面。

        有片刻,没有脚步声,李威稍抬眼神,就见到辛蒙江尴尬的原地出神。

        “辛总管?”

        李威提高嗓音。

        辛蒙江匆忙的出去。

        平安进来送茶,李威喝了有半碗,辛蒙江大步进来:“回殿下,我愿娶岳四姑娘。”

        李威暗笑,神情严厉:“你,什么时候的事情?”

        “上回殿下在这里打仗,岳四姑娘会照顾伤兵,也会做吃的送到军营里,我觉得她的人挺好。”

        李威不悦:“那你上回怎么不说?几年过去,还是王妃想到这件事情,问到了你,你才说出来,可见你心里没有她,你下去吧,还是我刚才说的话,帮着王妃另行挑选。”

        “回殿下,上回我不敢说,我觉得自己配不上她,当时就这么一想也就过去,后来您和王妃成亲,我想就更不般配了,离的又远,说不定这辈子见不到,岳四姑娘喜不喜欢我,我也不知道,这两年就没有说。”

        “那今天是怎么回事?”李威还是阴沉着脸。

        “这几天我悄悄看了看岳四姑娘的心思,她竟然不烦我,殿下,我愿意和她成亲,请您答应。”辛蒙江跪下来。

        李威摆手:“去吧,我和王妃商议后再定。”

        他负手回房,难免有些得意。

        岳繁京又在看梅花,今天的客人是本城的姑娘们其中的一批,大家说说笑笑好不开心,丫头说英王请,姑娘们嘻嘻的笑。

        岳繁京进来,李威把事情一说,邀功道:“看你丈夫多能耐,你要的人,如今随你安排。”

        岳繁京谢过他,重新出来容光焕发,姑娘们又哈哈的笑,在这里用饭告辞。

        岳繁京去见祖母,岳老太太自是满意,这就叫来岳良菊:“你不是个扭捏人,你听过自己拿主意。”

        “谁?”

        “辛总管。”

        岳良菊绽放笑容。

        岳老太太推一把她,大乐:“快谢繁京,不要只是笑。”又说辛蒙江有个孩子,岳良菊不介意。

        隔上一天,王小古在父母面前补行礼,宾客盈门时,岳老太太传出消息,大家说好来吃喜酒。

        晚上,辛蒙江照例查岗,副总管田洛凉凉的道:“其实我要是知道的早,我也愿意。”

        “滚,朋友妻不可欺。”

        取笑被看穿,田洛窃笑。

        岳家更加忙碌,要办两件喜事,幽塞城里的气氛喜洋洋。

        一早,王老爷走出房门,见到伍都督指点王小古。

        膝下只有一女,女婿自然是徒弟。

        王老爷暗暗点头,他听过谢素娟自吹自擂的话,虽还是认为谢姑娘捣乱,此时也有些认可,谢大捣乱有些小诸葛的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