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章,回到幽塞

第一百五十章,回到幽塞

        春城衣铺是方圆数百里最大的衣铺,在衣品和时新方面盖过所有的衣铺,一大早就迎来客人,貌似没有人奇怪。

        伙计一眼就看出其中一位女眷的重要性,大半的赞誉之词围着这一个人转悠。

        岳繁京不时的瞄瞄谢素娟和伍婉芬,让这两位姑娘陪衬自己,从英王妃的角度来说没错,可从岳繁京喜欢她们的程度上,觉得她们待遇不公平。

        了解她们以后,岳繁京挺喜欢谢素娟和伍婉芬。

        谢素娟泼辣胆大,伍婉芬大胆活泼,有机灵,却没有多余的心思。

        自从上路,三个人就俨然好友,英王并不介意,王小古无法左右,逛店铺的时候,三人成行。

        春城衣铺除去成衣还有衣料,摆出来满室生辉,岳繁京安静的看,谢素娟叽叽喳喳出主意,伍婉芬附和表妹,李威眼里只有岳繁京。

        所以,伙计们一眼看出英王妃才是大主顾,这是他们多年的眼力所致。

        谢素娟和伍婉芬也有好处,一般是一件成衣或者一块衣料。

        陪伴英王妃就成主要的事情,而王小古惆怅的在外面找到一个人,在他身边闷闷的坐下来。

        “小蔡,你说这两个人打什么主意,每每她们跟着繁京,我就心里发毛,不会是说我不好吧,不会是想让英王把我撵得离繁京远远的吧。”

        一身旧衣的少年抬起头,他有一双赛过女人的丹凤眼,稍一流转眼神,就令人想到炫丽和多姿。

        他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不多话,自从王小古认识他,大多是王小古在说,小蔡在听。

        “嗯。”

        少年这么回应。

        王小古叹气:“果然什么锅配什么盖,繁京那么好,就配殿下,谢表妹成天吵的像几百只鸟,偏偏有你喜欢她。”

        少年面色沉下:“你才像几百只鸟,你是几百只老鼠,又丑又讨厌。”

        王小古笑:“劝你别太向着她,谢表妹还不是你的人呢,你若不对我客气些,以后提亲我不帮你说话。”

        “不要!”

        少年硬邦邦。

        王小古也不生气:“好吧,果然什么锅配什么盖,谢表妹一点也不讨人喜欢,偏偏有你喜欢她。”

        风声骤然,少年劈面就是一拳,他单薄的身子摆出姿势,王小古也大笑着后退。

        “你功夫不错,不如跟我当兵吧,拼出一官半职,将来上谢家求亲也有底气,如何?”

        少年回答也没有了,恢复刚才的坐姿,安静的呆着。

        王小古继续当他是双耳朵,说了一会儿话,拍拍屁股走开,离开没有十数步,站到树后面,侧耳聆听。

        有人走来,伍夫人亲手提着食盒:“永益,吃点心。”

        蔡永益起身行礼:“姑母不必每天都送,赶路辛苦,有空请歇息。”

        “不辛苦,这不,今天又是给英王妃买衣服的一天,我有的是时间歇息,倒是委屈你一路装成穷小子跟着,你才是辛苦。”

        伍夫人亲手端给他:“永益啊,你还不挑明吗?赶快成亲,赶快成亲,呵呵,”

        伍夫人笑得合不拢嘴。

        女儿婉芬已成亲,她当然希望素娟也成亲。

        蔡永益不慌不忙的吃下嘴里的东西,温和地道:“请姑母再等一时,现在提亲,素娟一定会答应,可是等明了真相,她会怪我。”

        “你赶紧的吧,我实在等不及了,我哥哥嫂嫂也屡屡写信来催,像是素娟给婉芬说成亲事,我倒不关心素娟,永益,别再拖了。”伍夫人一腔热情。

        “请姑母放心,我会的。”

        伍夫人拎着食盒走开,王小古也悄步走开,边走边暗自嘀咕:哼,鬼鬼祟祟的小子,原来你早就是谢表妹那几百只鸟的未婚夫,我早就发现了。

        所以,就天天惹小蔡。

        今天还算客气的,谢表妹只是几百只鸟,昨天王小古说谢素娟是几百头母老虎,前天说她是几百头母狮子,谁家娶到她纯属倒霉,和小蔡打上一架才闭嘴。

        晚上,王小古也不消停,问伍婉芬:“你们天天花殿下的钱,殿下一定会烦的。”

        “对着殿下说几句王妃的好话,就有东西拿,岂不是省下咱们的,将来给你一个人花,这样你也可以出出气,毕竟你没有得到英王妃,花些殿下的钱又如何?”

        王小古无话可回:“你,说的不错。”

        伍婉芬笑眯眯:“表妹说.....”

        王小古捂住耳朵,在心里暴打蔡永益,赶紧把这个“表妹说”娶回家祸害你家人,小王大人表示已烦恼,好像几百只乌鸦在脑袋上,呱呱再呱呱。

        .....

        幽塞的居民聚集城门,眺望官道的尽头,见到车队出现,纷纷露出笑容,岳繁京远远的走下马车,在众人行礼以前,深深的施礼:“多谢父老乡亲为我送去的东西,繁京这里拜谢。”

        她知道廖雪峰会有准备,却没有料到全城迎接,看看这个人,再看看那个人,岳繁京深为感动。

        伍家的见亲家,看到的人笑声更多:“这么说,真的都成亲了?”

        岳老太太笑道:“都成亲了,繁京嫁的好,小古也娶的好。”

        王奶奶大声地道:“是啊,他们都成亲了。”王奶奶喜极而泣,这结局再一次挽回她在幽塞的地位,要知道好些日子里,她的地位仅仅高过秦玉莲。

        第二天,王小古就上秦家,最管用的是银子,放下一百两,给秦老太太跪下:“祖母,是我杀了她,您要恨,就恨我吧。”

        秦老太太扶他:“起来吧,还恨什么,有人来攻城,全幽塞都是一家人,玉莲没当咱们是一家人呐。”

        秦家的三个儿子送王小古出门,满面春风的交待他:“杀的好,否则我们全家都抬不起头,你不要往心里去。”

        王小古并不诧异这结局,只道:“给她多烧些纸,投个好胎。”

        他刚走,岳繁京也来,秦家的人同样回答,岳繁京回家后,就安心和妹妹望京说话。

        小园子里,梅花绽放,冬雪飘零,仿佛英王来的那年,丫头们送上火盆,姐妹二人各自抱着手炉,惬意的闲闲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