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七章,情深与情深

第一百四十七章,情深与情深

        这一次的集市结束的特别晚,很多的人慕名而来,一直拖到七月里,结束的第二个晚上,李威回来,见到月浮小窗,岳繁京换一件青色的布衣,衬出她不胖不瘦的身段,盈盈的拜倒:“殿下,邀你共同赏月。”

        今晚无沙,炎热的风从沙漠里吹出来,如果要它冷,将在半个时辰以后,那个时候夫妻往往相拥,相拥以前的晚餐其实重要。

        它是夫妻情话前的调剂,也是分开一天的倾诉相思时。

        李威欣然。

        岳繁京带路,后院里新建的石头凉亭,里面摆好酒菜,一味火腿蒸的烂熟;一味鸭子是咸的,没办法,这里还不能养鸭;另外两盘青菜,在本地种植。

        李威停下脚步,久久看着凉亭外的一片绿色,岳繁京掩着口笑。

        她刚换了衣服,重匀了头脸,精心准备菜式,火腿是京里来的,李威爱吃咸的,青菜是夫妻在本地的成绩。

        然后……考验她的夫君是否有眼力。

        当然,他看到了。

        李威伸出手,岳繁京把手放上去,来到那片绿色前面,李威的笑容挡不住:“种出来了。”

        “除去这里,外面的植物也种出来了,虽然还不够多,可这是种植出来的,以后能种植就会越来越多。”

        生活永远需要盼头。

        李威把妻子揽在怀里,很紧很紧,他没有夸她,却知道没有繁京在的话,他一个人不会过的快活,更别提在这种困苦的地方还能生出乐趣。

        有时候在繁花满眼里,那个人并不特别,可是换个地方,就成明珠宝玉。

        李威庆幸自己看到的,都是明珠宝玉,哪怕岳繁京被王家推婚的时候,在英王眼里也是最美。

        夫妻就着小片的绿色和美食、美人儿……吃晚饭。

        繁京固然美貌,李威也极英俊。

        吃到一半,李威也有礼物送岳繁京,一本账册放下来,岳繁京打开,大受惊吓,舌头打结:“这个月的税银?”

        李威忍俊不住,到酒送到岳繁京唇边,岳繁京喝了,慢慢的看账册。

        唇边绽放欢喜:“有这么多,可以在全国请工匠了。”

        李威故意道:“怎么,这些工匠还不够吗?”

        “太承情了,这是殿下带来的,可是,总要还的,如果有外地工匠肯在本地扎根,岂不是更好。”

        岳繁京忽闪着眼睛:“工匠越老越值钱,有殿下在,本地的人有福,有这么多师傅。可到顶尖手艺,撑得起来这一片,还早呢。”

        微微苦脸:“借的工匠还要归还呢。”

        李威大笑:“是我带了繁京,本地的人有福了吧?”

        这一顿饭和夫妻的每顿饭一样,就又吃的有滋有味。

        看到夫妻睡下,祁氏烧香:“保佑我家王妃赶紧有喜,早得贵子。”

        春枝摇头,这里黄沙漫漫,生下小殿下岂不受苦。

        她不能打搅奶娘,回房问树根,树根念书,春枝已开始请教他。

        “树根你说对吗?小殿下不会喜欢这里。”

        树根严肃如老学究:“姐姐错了,殿下和王妃在哪里,小殿下就会喜欢哪里,就像树根和爹娘,跟着姐姐来了,这里很好,有吃有穿有书念。”

        春枝觉得好有道理,也上香保佑小殿下早早到来。

        第二天,李威把税呈报太子,岳繁京心软一下:“三殿下还在病,这又气到他。”

        李威笑:“我办我的差,管不到别人心清咸与淡。”

        岳繁京随便他。

        ……

        太子妃奇怪:“殿下今天有好事儿?”从进门就笑。

        太子乐不可支:“你看,这是威弟处发来,这是李陵那里的,我让现调进京。”

        ”相差有这么多啊。”太子妃不敢相信,她出于太子妃的职责,隔着时候也会给李陵夫妻送一些东西,当着人做个样子。

        对于李陵和李威的位置,也相对了解。

        “他们两个离的其实不远,怎么可能威弟这里一年就富裕了,李陵还穷着呢?”

        太子妃其实心里很高兴,她知道李威又给太子殿下增添光彩。

        “听我对你说,威弟写信感谢你,说是你派去的工匠起到大用处,他的意思不想还了。”太子很有兴致的仔细解释,把李威的玩笑话也说出来。

        太子妃笑道:“这有何难?本来就是给他使用,我可是拖家带口的送去,不会有想家的心思,威弟要用,让他留下吧。”

        又笑道:“先时他说要工匠,我还没有想到有这么大用处,我以为那里什么也没有,要工匠也没有用,既然可使,殿下何不帮威弟招揽工匠?”

        太子摇头:“今天金殿上商讨,父皇大为高兴,说威弟这个应该推广,我知道他想到李陵,到底也是父皇的孩子,可我不愿意帮李陵招工匠,所以我推了不出面,这事情交给有司,你要帮忙,私下里找。”

        太子妃答应,因此她的心情也特别好,说英王妃陪伴李威功不可没,给岳朝环和岳吉环赏赐东西。

        又给岳爱京添箱。

        夫妻正说的高兴,门外有人回话:“永清侯府姑娘,及伍都督府姑娘,拿着英王殿下的书信求见。”

        太子就让进来,拆开信看,拍案喷笑:”这,称得上佳话,在我看来是段佳话。“拿信给太子妃看。

        太子妃接过,见是李威声明为伍婉芬和王小古的赐婚书信。

        王小古虽不在京里,还是京里大大有名的人物,他被自己母亲折腾掉亲事,又旧情难改,在金殿上帮着英王妃,京里都有话本儿出来,王小古在京里的时候不在乎,如今不在京里没法在乎。

        他属于黄鹤已飞,却留下大名。

        太子妃迅速的盘算开来,她的脑袋瓜子也不比太子慢,太子想到的,太子妃也想到,哪怕天色不早,因为伍婉芬着急赐婚,她登门来了,太子妃也即带着她们进宫见高贵妃。

        皇帝还没有到,贵妃一个人独坐,正闲着,又同样的看到这件事情的好处,赐宴谢素娟和伍婉芬,让太子妃倒先回去。

        片刻后,皇帝到了,高贵妃欢欢喜喜陪他用膳,膳罢回话:“如今有一件事情,当事人急,我也急了,皇上现在就听听如何?”

        就把谢素娟和伍婉芬叫出来,当着皇帝问她们。

        “是什么时候喜欢的王小古?”

        伍婉芬老实的回答:“他还没有退亲的时候,那个时候英王妃还受到他王家的招待,可是我和表妹不知道王小古有亲事,”

        “后来沸沸扬扬,为什么还要喜欢他?”

        “后来他的母亲向英王妃定亲了,英王妃有英王,王小古挺可怜的,这事情是我们拖累出来的,我愿意陪他过日子。”

        高贵妃嫣然请示:“皇上,英王并不算隐瞒民女行踪,英王妃当时已退亲,王小古有人爱慕,英王爱慕英王妃哪有错?如今这证人啊,比那秦玉莲说话更真实。“

        当时金殿上一通的吵,李威还和李陵动手,皇帝大怒,王小古也是君子,口口声声说自己家里不好,没有提到谢素娟和伍婉芬,其实这两个才是真正的证人,远比秦玉莲强。

        皇帝微笑挑了个刺:“可是,顺天府追查的时候,受到英王阻拦。”

        高贵妃含笑:“可是三殿下早就知道,也没有及时帮着英王改正错误,后来又反咬一口。”

        皇帝知趣不说:“可以让他们回来,不过老三伤重,只怕不能这就移动,而英王治理上有起色,让他回京未必可惜,明年回来吧,等朕想好代替他们的人选。”

        高贵妃谢恩,请皇帝这就下赐婚圣旨,送谢素娟和伍婉芬出门。

        宫门已下钥,不过以贵妃的恩宠,留下或者送出两个姑娘,无人敢挑毛病。

        谢素娟和伍婉芬扬眉吐气回家,自然是永清侯府,大摇大摆的进门:“看看我们回来了,我们有圣旨呢。”

        永清侯夫妻听完,觉得这个结果也算上上那个,永清侯夫人开始给外甥女儿准备添箱的嫁妆。

        打发两个姑娘去睡,永清侯夫人神秘地道:“这么说,蔡家的女婿送到幽塞?”

        “他机灵着呢,装成无意遇上,然后就结伴而行,送到幽塞就送回京。”

        永清侯夫人乐陶陶::“那,明天让他来家,说破了吧?”

        “快不要,他刚刚给我写信,说现在还能说破,他说要等素娟再多喜欢他一些,才能说破,否则素娟说咱们合伙骗她,闹也就罢了,一生气不嫁了可怎么办?”

        永清侯夫人还是很高兴:“女儿就要出嫁了,我把素娟的嫁妆也点起来。”忽然就清醒,颠着脚步往外面走,回头又笑:“对了,他既然在京,哪天素娟和婉芬不在,我得见见他。”

        “成,明天让姑娘们去听戏,还要回凉州,那圣旨还没有宣呢,能不在京里好好的玩玩吗,等她们的马车一走,就让女婿来见你。“

        永清侯夫人开开心心的走了,她的女儿要出嫁了,而且女婿是自己家里挑好的,放心。

        .....

        谢素娟兴奋过度,还没有睡,姐妹说了又说,无话可说时,谢素娟忍不住提起:“表姐,那呆子今天晚上睡在哪里?”

        “别想他了,表妹,“

        ”为什么?“谢素娟噘着嘴。

        “你是舅舅的爱女,他是一个穷秀才,跟着咱们才能吃一些好的,所以他感激的跟着咱们走,说故事给咱们听,也哄咱们高兴,你相中他?舅舅肯定不会答应,舅母说不定要哭上一年。”

        谢素娟生气地道:“表姐,我帮你成亲事,你不能泼我凉水。”

        伍婉芬眨巴眼:”你不会来真的,那呆子家是哪里的都不知道?“

        ”我不管,反正我陪你回去宣圣旨,你就得帮我想办法。“谢素娟揉耳朵:”我自己的事,我就不是诸葛亮。“

        伍婉芬满口答应:“没问题,这回该我出力了,你就等着瞧好吧。”

        没过几天,两个人和三道圣旨一起出京,外加一个书呆子。

        三个人和赐婚圣旨去凉州,一道圣旨去李陵处,另一道去李威处。

        王小古正当值,忽然跳出两个捣蛋包:”哈哈,有没有想我们,几个月没见了呢。“

        王小古扪心自问,他还是高兴的,这样他就不用另找别人了,再找是个费力的事情,不过几个月不见了,以捣蛋包足以翻江倒海的本事,他还是小心为上,万一伍姑娘又有别人了呢?

        王小古谨慎的保持距离,先打个哈哈:“你们去了哪里?“

        ”先说,想不想我表姐,有没有担心表姐不再回来找你?”谢素娟卖力的张罗。

        这话基本表示王小古可以定心,王小古扬着脸:“没想。”

        “真的?”

        “真的!“

        ”以后要不要天天想着?“谢素娟攥着拳头,在王小古鼻子前面晃来晃去。

        王小古斜眼她,用力摇头,仿佛他的脑袋是个拨浪鼓:”不要。”

        “哼哼哼,”谢素娟给他一阵冷笑,大声道:“公公快来啊,他还是那么样的讨人厌。”

        “来喽,我来喽。”一个公鸭嗓子的男子跑得飞快,大红的宫衣在沙漠里飘动。

        这是高贵妃宫里的太监,按贵妃娘娘的吩咐,完全按二位姑娘要求的来,很是配合。

        王小古愣住,这是哪一出?

        红衣太监站住,大喝一声:“王小古接旨。”

        王小古左顾右盼:“假的吧?假冒可是杀头的罪名。”

        太监瞪眼:“抗旨更是杀头的罪名!”

        王小古犹犹豫豫的跪下,听完傻眼:“赐婚?”

        “我们还有定礼呢,你家的。”谢素娟让伍婉芬掏出来给他看,自己到这个时候,才取出王老爷的书信。

        “吾儿见信,当遵父命,伍姑娘才貌兼备,更对吾儿一往情深,蒙亲家夫人不弃,遣人远路登门,为父虽不高攀门第,却无拒绝之理。”

        王小古自从认识捣蛋包,恨也恨过,恼也恼过,盼着她们再不出现也有过,这是头一回深深的感动。

        “我会对你好的,不过我心里忘不了繁京。”

        伍婉芬用力点头,笑眯眯:“嗯!“又道:”你可以跟我说,千万别让英王知道,他是殿下,咱们打不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