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五章,最聪明的岳母

第一百四十五章,最聪明的岳母

        岳老太太回家后,安心不少,秦玉莲的事情也给她警惕,当晚,全家的人坐在一起,岳老太太平静地道:“我心心所念即是还京,朝环、吉环嫁太子;繁京嫁英王;爱京定亲郦家;可是良菊的亲事被耽误,这是事实。”

        岳良菊没有想到母亲会承认,淡淡地道:“从现在来看,母亲还是对的。”

        “那是姑娘们争气,我并非说你良菊不争气,当年是父母害了你。”

        岳良菊揪着帕子:“母亲不必说了。”

        “如今家里只有望京,我的意思,就地招赘,也好给你们养老。”岳老太太看向望京:“你大了,你自己决定,若你要高嫁,相信姐妹们也能为你寻到。”

        岳望京起身:“我听祖母的,京里去过了,还是家里好,再说我若高嫁,谁给父母亲、伯父伯母们养老?还有姑母百年谁送她上山?就在这里寻一个可靠的女婿,也就是了。”

        长辈们纷纷道:“望京是个好孩子。”第二天放出风声,望京要在本地寻亲事。

        廖雪峰听到很是佩服,他往云州城跑了一趟,为岳望京挑了几个人。

        “老太太您看,这位小姜将军,是姜知州的亲戚,家里有父母,不过他兄弟八个,他排中间,招赘这事情可以不答应,不过答应养老不成问题。”

        “这是云将军,他可以招赘,不过无父无母无有帮忙的。”

        岳老太太和家里人商议,最后定下姜知州的侄子。

        姜知州镇守云州边城超过十年,幽塞小城的人对他也有口碑,如廖雪峰所说,无父无母固然好,也无有帮忙的,姜家人多,是个大家族。

        约定日子,两家定亲,虽不是成亲,却全城的人道贺,岳家热闹几天。

        王老爷每天来帮忙陪客,最后一顿饭吃完,送走客人,他看看沾染酒气的衣裳,打算回家睡一大觉,泡壶茶,和他的花坐上一会儿,看半卷书,把俗气破除。

        就要夏天,天气暖洋洋的,走在街道上人困倦欲睡,身后的声音到耳中时,王老爷如中冰水瞬间醒神。

        “请问,王小古家在哪里?”

        王老爷回身,见四、五辆马车的一个车队,在幽塞这城里很壮观,带着风尘仆仆,想来是远方而来。

        他笑着开口:“哪位找我家?”

        “王大叔!”马车里露出谢素娟的面容,她摇头晃脑的笑:“我把表姐送来了。”

        伍婉芬与她同车,也露出面容含笑。

        王老爷一愣,随即笑容满面:“请请,你们果然来了。”他就一个儿子,几乎每天都会想到儿子的亲事,难免就想到这俩捣蛋包,这亲事还是可以结的。

        谢素娟和伍婉芬可不是偷跑出来的,车到王家以后,两个衣着不凡的妈妈走出来:“我家伍都督夫人让我们过来商谈,此许礼物请勿推却。”

        王老爷觉得喜从天降,请到家里,叫出妻子王奶奶,四个人坐下来好好的说了一番。

        谢素娟和伍婉芬自来熟,一个当成自己亲戚家,一个当成自己家,逛了逛。

        王老爷家传出消息,王小古定亲。

        拿到王家的定礼,谢素娟和伍婉芬居然还知道避嫌,上车回家。

        王小古忽然觉得不安,他答应繁京成亲,伍姑娘就成最佳的那个人选,可是近一个月,两捣蛋包不知去向。

        好吧,她们不要自己也罢,自己另外再找。

        伍夫人算算日子,女儿已到幽塞,和丈夫摊牌:“你女儿和素娟去王家拿定礼了。”

        伍都督头发吓得竖起:“女家上门拿定礼,这是本朝最大的笑话吗?”

        “哼,佳话!”

        看出不是假话,伍都督铁青着脸:“二位王妃见面的那天,我特意调王小古保护,是个人都看到他对着英王妃的帐篷傻子一样的站着,脸上写着情意,夫人你要拜英王妃,我也同意了,正好让你亲眼看看这小子,眼里只有英王妃,夫人,你是不是傻?你是不是呆?”

        “你才傻,你才呆。告诉你吧,我拜英王妃,为的就是让她答应王小古的亲事。”

        “她又不是王家的人,凭什么要她答应?”

        “老爷你自己刚说的,王小古眼里只有她,英王妃说一句,顶别人说一万句。”

        伍夫人端着架子:“这世上还有我这样聪明的岳母吗?”

        忽然想到侄女儿谢素娟的话:“我是诸葛亮托生的,老爷。”

        “你是隔壁傻二家托生的还差不多,我女儿是怎么了,生得如花似玉,一定要倒贴着才能嫁出去?”伍都督欲哭无泪。

        伍夫人斜眼他:“隔壁傻二家托生的,老爷你为什么要娶回家?”

        “我也傻!”

        伍都督顺着话就下来了,气得他跳了两下。

        摆手道:“我不同意,看谁敢嫁!”

        “你不同意啊?也没有圣旨大。”伍夫人轻描淡写。

        伍都督气乐掉:“夫人,你真的跟你的傻大胆侄女变傻,你丈夫我的官职虽然可以,你娘家的爵位虽然可以,却求不来赐婚。”

        “我是不行,我哥哥也不行,老爷你就更不行,”

        伍都督:“哼!”

        “可是英王行啊,英王殿下愿意为婉芬求赐婚圣旨,不过他的意思也是王家要同意,英王说,王小古不同意没关系,公婆要是也不同意,就是孽缘,没有人压着王小古,婉芬会被婆家全家欺负,所以我特意派两个陪房陪着姑娘们去拿定礼回来。”

        伍夫人笑的仿佛青春少女。

        她感叹道:“英王真是个好人啊。”

        伍都督张大嘴:“啊?这人丢到英王妃面前还不够,还要丢到英王面前?”

        “夫妻不分家,王妃知道,与殿下知道哪有区别,再说,英王殿下找到我,他先开的口。”

        伍都督觉得眼冒金星:“殿下为什么管这个闲事?”

        “老爷,你真的傻,哪个男人会喜欢有人想着自己妻子,王小古早日成亲,是英王的心愿。”

        伍夫人笑盈盈的憧憬着:“我女儿将是赐婚,哎呀,我可高兴坏了。”

        伍都督看着她说不出话。

        第二天把王小古快马叫来,骂一顿,当晚让他回去。

        第三天把王小古快马叫来,骂一顿,当晚让他回去。

        王小古忍无可忍,当众顶回去:“将军,好容易你女儿放过我,你为什么不放过我?说出来听听,大家评评理,有错我认,没错我可不侍候。”

        “我打死你个混小子!”

        伍都督听到说他女儿好容易放过一个男人,提起拳头冲出案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