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四章,相见,秦玉莲之死

第一百四十四章,相见,秦玉莲之死

        秦玉莲瞪着岳繁京,倒吸凉气:“你狠!我就知道你放不过我。”

        岳繁京猛地抬眼:“我若放不过你,早就动手。”

        她身边的丫头和护卫冷笑,俨然一道钢铁墙壁,秦玉莲颓然的垂下头:“繁京,我......还是想你的,”

        岳繁京讽刺地道:“然后,再上金殿告我一回。”摆摆手:“这个人我不想见,带走吧。”

        齐氏轻笑:“你可以任意处置她?”

        岳繁京唇角微微的勾起:“我嘛,本就可以任意处置她。”

        齐氏愕然,心里不是滋味,让把秦玉莲押下去,和岳繁京坐下来,一阵香气扑鼻,齐氏心头黯然。

        这是宫里有名的香粉,名字好记,就叫玫瑰。

        这香粉有提神养颜,并且促进夫妻恩爱的功效,一向是高贵妃娘娘那里最多,换成别的娘娘,根本舍不得拿出来。

        太珍贵了,齐氏一直惦念着。

        她有些失神的望着岳繁京,能嫁到皇家,又没有家世,英王妃无疑是个美人儿,齐氏自问,也不比她差。

        李陵青年,李威也是,齐氏的年纪也不比岳繁京劣势,可是英王对她是真的好。

        就刚刚那句“我可以任意处置她”,英王妃的气势飞扬。

        这场谈话本来齐氏不怯弱,现在有些底气虚。

        帐篷的外面,约十里的地方,王小古的神情痴了,这里离玉子镇很近,本来凉州就是个在李陵和李威中间的地带,王小古参加巡逻。

        繁京。

        他暗暗的叫着,很想去看一眼,这在他的职权范围之内,可是他不敢去,多次回想,王小古对李威充满感激,如果不是他保护岳繁京,岳繁京跟着商人回家的路上,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当然,昧下岳繁京这事,王小古不会感激。

        王小古无法记恨母亲,却一直介怀。

        去看一眼?

        还是不去了。

        他徘徊着,直到谢素娟和伍婉芬跑来。

        十里沙漠跑下来,两个姑娘面颊通红,沙粒从衣领上面滑落。

        谢素娟的嗓音里带着干涩的嘶哑:“秦坏人到了。”

        王小古没听清:“什么?”

        伍婉芬咳着:“秦玉莲,她在。”

        王小古上马就跑,手揪下腰间的水袋扔出来,伍婉芬手捧水袋傻乎乎笑:“他关心我?”

        谢素娟白眼儿:“男人的东西,我才不要。”

        “因为他不是你家的。”伍婉芬很想打开喝一口,可是她可以做到为王小古置办床上的被褥,身上的里衣,却无法与他共饮。

        嘻嘻着,把水袋系到腰间,取下自己的水袋打开,谢素娟也打开自己的,两个人痛饮。

        王小古又回来,急道:“你们不去,我可能找不到她,万一她在女人堆里怎么办?”

        “来了。”

        伍婉芬答应着就跑。

        谢素娟一把握住她,直到上马,所有动作慢腾腾,王小古鄙夷她,谢素娟就鄙夷回去:“你也有求到我们的时候?”

        “有,多的很,谢大姑娘你快点儿吧,转天我请伍姑娘吃饭,不请你,行了吧?”

        谢素娟眉开眼笑:“算你懂事。”

        打马如飞,三个人来到会面的帐篷外面,王小古的面色涨得通红。

        谢素娟和伍婉芬兴奋在收拾秦坏人里,看到也觉得正常,没有笑话他。

        低头嘀咕几句,招来一个丫头。

        秦玉莲呆的地方,也是帐篷,她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有些发抖。

        “哧。”

        轻轻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有把刀轻轻的割破帐篷,露出一个眼睛:“秦姑娘,我来救你。”

        洞大起来,一个陌生的丫头出现,愤愤地道:“三殿下府上没有好人,你不知道吗?我被他们快打死,扔到街上不要,幸好捡回一条命,我恨她,我恨死她。”

        割破秦玉莲的绳索,把刀给她:“你走吧,你赶快走,否则你就要没命,这个给你当盘缠。”

        取出一个小包袱塞给秦玉莲:“十两银子别嫌少。”

        “谢谢。”

        秦玉莲跌跌撞撞的跑出帐篷,按丫头指的路,往没人的地方去。

        她大约奔出三、四里路,沙丘的下面,王小古走上来,盔甲让他英武不凡。

        “你是谁?”秦玉莲没认出来。

        “王小古!”

        “啊.....”秦玉莲转身就跑。

        王小古拔出剑,冷笑走近:“还记得你在城门下面对我表白,我怎么回答的吗?我告诉你,我心里只有繁京,”

        “她嫁人了!”

        “那是我家造成!”王小古剑尖对她:“有什么话要留下来,我帮你送回秦家。”

        “你不能杀我,你是朝廷命官,你不能随意杀人!”秦玉莲大声道。

        王小古乐了:“伍都督的女儿首饰被偷,我拿赃失手,你死了,谁会帮你?”

        秦玉莲掏出“十两银子”的小包袱,打开来,这分量不是十两银子,而是一件珠宝。

        “你们冤枉我?”

        “对,就像你在金殿上对繁京一样。”

        王小古手起剑落,随后长长的出一口气。

        他带马回去,谢素娟和伍婉芬翘首盼望:“杀了吗?”

        王小古深深施礼:“这回,我欠你们人情。”

        “记得还。”

        “当然。”

        王小古转过身,愣住,喃喃道:“繁京?”

        岳繁京轻轻地笑:“不想见?”

        “想,对不起。”

        王小古低下头,又看到一道袍子,这是男人的。

        他抬起头,十几步以后,站着英王李威。

        王小古见到他,反而有了喜色,越过岳繁京,走到李威面前,拿出一个小小的盒子:“这个我想送给繁京,可以吗?”

        是盒脂粉。

        李威颔首:“可以。”

        王小古用帕子仔细地擦一擦,放在帕子里送上:“你喜欢的香。”

        “谢谢,小古。”岳繁京接过来,闻一闻:“和我到那边走走。”

        王小古又惊又喜,跟在她的身后。

        “我很好,所以,你应该成家了。”岳繁京开门见山:“伍姑娘家世清白,而且失了名誉,这件事情里,如果我不知去向,咱们都过不好,现在我过得好,我盼着你成家,而且娶一个合适的人。”

        王小古嚅嗫:“她倒是蛮合适的,她不会干涉我想着你。”

        岳繁京哭笑不得:“我不是这样意思,小古,伍姑娘对你好,我会放心。”

        “我不知道,我其实还在恨她,更恨谢大姑娘,有回我想揍永清侯,看看他养的好女儿,要不是担心他家人多,我打不到他,我就去了。”

        岳繁京好笑:“你啊,还是那个直爽的性子。”

        “是啊,你觉得我没有变?”王小古的眼睛亮晶晶。

        “小古,我也没有变,还是繁京,只是,有些事情回不去,我有殿下,希望你也有一个好人,答应我,找一个好人。”

        岳繁京倒没有说一定是伍姑娘,虽然她心里认定伍婉芬,却不愿意让王不古不快。

        王小古听懂,两个人青梅竹马,一闪而过的心思,对方也能收到。

        “好。”

        王小古开心的道:“我听你的,我会让你放心。”

        当晚,岳繁京写信回幽塞,王小古也写信回幽塞。

        .....

        岳老太太看罢信,叫齐儿子女儿媳妇和孙女望京:“去秦家。”

        王老爷看过信,倒不必叫上妻子,他独自出门去秦家。

        见到岳家的人先到一步,王老爷就在街上闲逛。

        岳老太太放下银子,对秦老太太道:“这事情已经发生,玉莲她不在了,以后你归我家养活。”

        她离开以后,王老爷进来,也放下银子,笑道:“老太太,以后你归我家养活,你家玉莲是小古亲手所杀,你要恨,就恨我家。”

        秦老太太看上去更显老,她摇摇头:“杀就杀了吧,也免得我担心她。”

        她不再考虑秦玉莲,顺手就把银子交给媳妇,三个媳妇高兴的数着:“算起来,养大玉莲,倒还有点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