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二章,负责试吃

第一百四十二章,负责试吃

        在两个姑娘的食盒后面,是丫头们举起的灯笼,在这大年夜里,凄楚的风吹得盔甲冰寒,灯光异常的温暖。

        王小古告诉自己,主要是习惯一对捣蛋包,再说有吃的不吃,不是傻吗?

        “走,到我那里坐着吃,这外面太冷了。”

        王小古不管在哪里都是个大方的人,王家为他能够好好当官,也一直寄钱给他,王老爷每封信里都写着不要贪墨。

        听到他的话,士兵们欢呼出来,他们看到两个大食盒,两个姑娘合伙抬起来的只是一个,王小古肯定会分给大家。

        兴冲冲的劲头:“回去。”

        对着这副高兴,王小古沉下脸,盔甲本就是冷的,他的脸色冻得和盔甲有的一拼,可是现在再变一变脸,仍然能看得出来。

        谢素娟、伍婉芬往对方那里挤挤:“天儿更冷了。”

        王小古把士兵们好一通的呵斥:“大年夜的更要用心,听到吃的就放纵,不是我带出来的兵!”

        “是是,”有人面上带笑,肚子里在骂,你王将军才过来几天,谁是你带来的兵,我们当兵比你更早。

        王小古目光仿佛能穿透人心,徐徐的扫视一圈:“我知道你们中有些人不服我,明天就可以离开,留下来的,都给我打起精神,好好的站岗,好好的巡逻,三殿下如果再闹事,就是咱们的责任。”

        肚子里骂的人抓到空子:“王将军,咱们不是来看守殿下的吧?你这话对殿下不敬。”

        王小古从刚才他的目光里看得出来,这个人不服自己,不过从他的话时,他对时事一窍不通。

        离开京城的时候,哪怕是个老百姓,也知道调派军官们为的是看住两位殿下不再闹事。

        王小古就懒得和他争论,淡淡地道:“哦,那我说错了。”说完看也不看他,带头向着住的地方走去。

        玉子镇这里的房屋不算太多,风从四面八方的吹来,王小古巡逻的时候走在最前面,回去的时候又走在最前面。

        他的人牢牢的挡住风。

        伍婉芬更加的喜欢上他,这样的男人才像个汉子。

        伍都督的女儿不会少见到强壮的男人,可是过去见到的男人里,可没有深情超过王小古的,王小古的魅力远非单独的斯文或者是强壮可以相比。

        谢素娟也觉得满意,到底是她为表姐挑中的人,如果差了,谢姑娘的脸面往哪里摆放?

        两个姑娘重新见到王小古,各自心满意足,到住的地方以后,丫头们摆出酒菜给王小古吃喝,伍婉芬在谢素娟的协助之下,帮着王小古换上厚厚的被褥及冬天的厚帐子,带来六个放炭的暖脚炉,一小篓脚炉的炭,六个脚炉全放上炭,放到被窝里。

        男人的床,姑娘们不应该碰,伍婉芬是非王小古不嫁,谢素娟是家里放纵,现在无人管她,她们忙活开来。

        还拿出两套厚厚的锦袄,看得士兵们眼睛发红,低低的问:“王将军,你有两个未婚妻子?”

        王小古来的时候,请大家喝酒,互相说过籍贯和家庭,都知道王小古没有成亲,这二位不避嫌的姑娘只能是他的未婚妻子。

        “难得,还挺和睦。”成过亲的老兵们老道的说着。

        王小古却不肯毁人清誉,一仰脖子,把酒灌到肚里:“扯,清白的很,别瞎说。”

        大家笑说王将军真会说假话,见到王小古不爱提这话题,纷纷说到别的地方。

        大年夜,自然是想家的,互相说自己的家里人。

        伍婉芬忽然一笑,瞄瞄王小古的背影,很是甜蜜,谢素娟凑过来:“表姐,陪着过年夜的,就是一家人,我嘛,我是客人。”

        “素娟,谢谢你。”伍婉芬晕生双颊。

        当兵的房间,不分里外间,士兵们喝酒的姿势实在不好,伍婉芬跟着伍都督在任上长大,其实见识过,她是不介意的,不过丫头们还是考虑周到,用人手支撑起一个帘子,给姑娘们隔出一间清净地。

        王小古一直控制着酒量,也约束着士兵们不要放量,虽然他们不值夜,却凡事要警惕。

        见到,走到帘外问道:“我让人给你们打扫一间房,等下就好,你们在那里住一夜,明儿初一再回去。”

        这里不是京城,可以不管姑娘们,横竖她们离开衙门就是长街,伍家和永清侯府都不远。

        谢素娟高兴不已:“表姐,他已经会关心你了。”

        伍婉芬兴奋的泪眼汪汪,拿个帕子擦着:“不用了,今儿大年夜呢,母亲派人护送我们来,马车里也收拾得暖和,我们陪你守岁过子时,就回家去。”

        王小古吃一惊,伍夫人知道?还派人护送?

        他觉得伍都督夫妻明早打上门来倒还差不多,没有想到是这样.....

        脖子后面开始寒,有什么冷嗖嗖的往心里吹,王小古几乎守不住一道摸不着拿不到的防线,具体这防线是什么,他也说不好。

        他对两姐妹已无芥蒂,不过她们想的那一层,王小古从不敢想。

        带着疑惑坐下喝酒,这酒下去的可就快了,眼看子时过去,谢素娟和伍婉芬真的收拾东西离开,临走时嫣然一笑,虽然还蒙着半张脸,却去掉风帽,露出金子玉的首饰,和光洁的额头,把所有的士兵看呆。

        王小古顾不上大家眼光中的取笑,跟到门外,点一点跟来的人,好一队的人马,他交待小心护送,目送她们离去。

        “过几天再来。”

        谢大胆素娟姑娘扬声。

        王小古没有回话,他的眼睛接触到黑夜,就又眺望荒丘的方向,繁京,新年好,这已经算是大年初一,可以拜年的日子。

        约半个时辰左右,一对捣蛋包回到伍家,伍都督和夫人睡下来,听说姑娘们回来,伍都督重重哼上一声,翻个身子,背对着伍夫人。

        伍夫人有些理亏,她同意女儿们想看就去看,想送东西就送东西,跟丈夫调离京城花的八千两银子相比,姑娘们在王小古身上这一两年里也没有花上多少。

        可是,她没有说大年夜去看他,这可是把父母也抛下了。

        伍夫人望一望丈夫岩石般的后背,心里也带气,丫头们太不像话,明天不给压岁钱。

        .....

        初二。

        岳繁京睁开眼,就见到一个大红包儿又放在面颊旁的枕头上,她的丈夫眸中带笑:“磕头拜年,就给压岁钱。”

        “我先点点。”

        岳繁京夺到手上:“满意就拜年,不满意再添上。”

        点完,很满意,挤到李威怀里,重重亲上一下,懒洋洋:“比昨天多,拜年了。”

        这么一亲,李威抱紧她:“再睡会儿。”实在舍不得离开温暖的被窝和这温暖的人。

        岳繁京推他:“起来当差,前儿晚上写的菜,凡是有食材的,昨天做了一天还没有做完,今天一样一样的再做些出来,殿下继续负责试吃,和昨天一样,可不许说不好。”

        “负责吃,是我的差使。”

        李威说着,在岳繁京脸上亲上一口,一口,一口.....

        岳繁京哇哇地叫:“这是荷叶饼吗?这是锅包肉吗?这是梨子酥吗?”

        “粥。”

        李威细细地品。

        “鸡汤面。”

        “现在是繁京。”

        夫妻俩个哈哈的笑了起来,这回真的没有睡意,一前一后的起身。

        初一传出去的消息,王府里教做饭菜,而且提供原料,今天来的人就更多,全天,岳繁京忙的脚不沾地,李威陪着她,听她的吩咐帮忙。

        英王情不自禁的回想以前,高氏病故以前,李威不怎么回内宅,也闻到各处药香,高氏病故以后,李威更不怎么进内宅,冷冷清清的没有意思。

        今年的这个年,才有趣味。

        凡是来的人,没有不是爱戴的眼光,而繁京在这种眼光里,仿佛天上的仙女下凡。

        书房里的先生们休假,昨天没有来拜年的,今天走来,见到以后难免和英王殿下临时又起一个小小的会议。

        “本地的人如果都能挣钱,这里纵然是沙漠也衣食无忧。”

        “是啊。”

        李威也这样的看,他更加的喜欢妻子,如果没有繁京的话,纵然殿下想到教出绣娘,也没有繁京这样放心可靠的人具体经办。

        ------题外话------

        有时间就更出来,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