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一章,年夜

第一百四十一章,年夜

        伍夫人道:“王小古来了。”

        伍婉芬和谢素娟欢呼出声,从椅子上跳出来,伍夫人见状,就道:“不是为你来的.....”

        伍婉芬激动的道:“他来了,他一定是来看英王妃的!”

        谢素娟同样激动:“我挑的人没错吧,表姐,他是有情意的人,你嫁给他没错。”

        伍夫人哑然,竟然还是这两个孩子看的清楚。

        伍婉芬和谢素娟冲来:“姑母(母亲),王小古在哪里,姑丈(父亲)有没有难为他?”

        “肯定难为,我呢,好心告诉你们,只要你们答应一件事情。”

        “说!”

        两个姑娘像个小猫般的乖巧,刚才两个疯子不知是谁。

        伍夫人在她们鼻尖上轻拧一下:“想看就看,想送东西就送,只是,别再和在京里一样闹笑话,王小古若是还不能喜欢婉芬,婉芬你总不以为他耽误一生。”

        谢素娟乐道:“不会的,姑母,我打算先把表姐送去王家,拿到父母之命,再请几个媒人,就有媒妁之言,王小古想不答应也不成。”

        伍夫人也觉得佩服:“素娟,你想的还真周到。”

        “姑母,我不多要谢媒钱,给我一万两银子当嫁妆。”谢素娟摊开手板。

        伍夫人在她手上打一下:“没有,这么多,你个贪心小鬼。”

        谢素娟还有下文:“我拿给表姐添箱。”

        伍夫人笑道:“你竟然一个钱不打算出?你有多少好东西,我可是知道的,到时候,这亲事成了,你这媒人若是出少了,我就打到你的绣房里。”

        谢素娟扁起嘴:“好吧,我这个媒人,是不收钱却要多出钱的那个。”

        “对了,所以啊,你们得听我的,你们的招儿不全面,”伍夫人故作姿势,下半句不说了。

        伍婉芬倒一碗茶送来,谢素娟给伍夫人捶腿,伍夫人觉得满意:“成,听我说,我打算有机会见见英王妃,英王妃自己嫁了人,难不成她愿意别家的男子还想着她。”

        两个姑娘摇头:“万一英王妃说,没关系,想着吧,可怎么办。”

        伍夫人失笑:“就算她心里这样想,表面上也得为王小古张罗亲事,呆丫头们,懂了吗?”

        娘儿三个商议着,约好不告诉伍都督。

        .....

        新年夜,英王夫妻写家信守岁,写好,出去查上夜,见到府门外蜷缩着一个人。

        “是英王妃娘娘吗?”他在风里吆喝。

        岳繁京让不要挡他,近前,是个中年人,穿着整齐,就是被风吹的凌乱。

        “你找我有事?”岳繁京温和地道,把他当成外地的商人。

        “我是开酒楼的,前几天王妃赏赐下来的过年豆包,我拿到一个,特地过来见您。哦,我叫田茂才。”

        “豆包怎么了?”岳繁京觉得味道不错,而且不可能下东西。

        田茂才兴奋地道:“太好吃了,京里出来的就是不一样,王妃肯教这里的人绣花,能不能让我见见王府的厨子,这里只有我一家开饭店的,可是商队总是说难吃,他们宁肯自己做,可我是这里的人,不想离开。”

        岳繁京和李威莞尔:“进来吧。”

        夫妻继续查上夜,回来,岳繁京提笔,李威研墨,负责想京里好吃的。

        “荷叶饼,”岳繁京边写边说。

        荷叶饼不是荷叶做的,而是一种薄饼。

        写到半夜有几十样,岳繁京数数:“还真不少,明天再添做法。”留一叠纸:“请二位奶娘也来说说。”

        厨子有上夜的,田茂才学到什么时辰,夫妻们没有管他,这个新年的夜晚,入梦安宁而香甜。

        大年初一,绣娘们纷纷来拜年,岳繁京让她们传出消息,远比告示要快。

        “王府里又要教做饭菜。”

        很快传开来。

        .....

        玉子镇上,王小古在寒风里巡夜,这里几乎就是沙漠,比荒丘好的只有一点,往远处看,随时随地可以看到绿色,荒丘就不行了,风沙过后放眼焦黄。

        王小古本身有官职,又是自动请缨到来,伍都督再欺负他,也得给个小官职。

        他带着一队的人。

        士兵们嘀咕:“王大人身体好。”他们想缩头,盔甲支撑着缩不进去,也怕王小古骂人,王小古却是昂首挺胸对寒风。

        王小古还有一个让人佩服的地方,他每每巡逻到镇子的边缘,就对着沙漠的深处眺望半天。

        “王大人是真的关心这里。”

        每个人都这样说。

        王小古暗暗的说着,繁京,你好吗?那个方向是荒丘,在这个大年夜里,她会怎么过呢?

        这里还没有幽塞热闹,王小古有时候很想冲过去问问英王,你会帮繁京解闷吗?

        如果他不肯的话,他就不是个好丈夫。

        王小古对着自己嘀咕着,依依不舍的转过身,那沙漠里有他心爱的人,背后.....王小古倒退几步,这是他害怕的人。

        他怒道:“你们两个怎么在这里?”

        大红色的斗篷,因为风沙的原因,裹的只露出一双眼睛,一双杏眼圆润,一双猫眼般灵活,王小古不用再看鼻子嘴唇,就知道这是谁。

        两个捣蛋鬼来了。

        “嘻嘻,我们来和你过年啊,喜不喜欢,意不意外?”伍婉芬说的甜滋滋,见到王小古,她就高兴。

        就像王小古见到岳繁京就高兴一样。

        有时候前世的孽缘,没人解释得清楚。

        谢素娟眸光飞扬:“又把他吓一跳,看看我们多能干。”

        两个人一起抬起食盒,异口同声地道:“有酒菜,难道你不想吃?”

        ------题外话------

        一早电脑又一惊一乍,抱着去修,显示屏不给上公车,回来又可以用了,不过心情散了,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