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五章,秦家人相会

第一百三十五章,秦家人相会

        最终李威决定先把地下城当仓库,所有的人住进去未免拥挤,而他既然来到这里,将对荒丘进行全面的治理,不是找到一座地下城就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

        真正的问题是防沙和植林,人口的繁衍。

        地下城将空出来一部分,给到来的商队提供避难所,象征性的收取菲薄的银钱,放在衙门里使用。

        仓库并不见得完全存放宝贝,倘若商队在这里避难,见宝起意又将起新的事情。

        主要是交给张大和春枝的爹娘负责种菜,那些不需要日光也可以生长出来的蔬菜。

        土也不需要整天淘弄,李威写公文命周围的县城送土过来,公文发出去,他对着岳繁京半开玩笑半自嘲地道:“看你丈夫多能耐,来到就刮地皮。”

        .....

        认真的来说,三殿下李陵的穷城从居住环境上来说,远比荒丘要好。

        穷山恶水之处,地力瘠薄,水路湍急,空气还是没的说。

        秦玉莲的房里也摆放两盆名贵的鲜花,这是梅氏坚决的要求之下,李陵不仅给梅氏添置,也给妻妾都添置。

        兰花的生长环境其实恶劣,空谷幽兰、悬崖边上,是爱兰人士津津乐道的寻找之地,倘若人为的种植,就成娇贵的品种。

        房里摆话,添一缕香外,还是秦玉莲身份的象征。

        她步出房门以前,总是凑上去闻闻,丫头玉草说上几句殿下心爱姨娘的话,秦玉莲前往料理家务。

        王妃齐氏并没有认真放权给她,秦玉莲主管姬妾的饮食和衣着,想不得罪人都不成,李陵在书房大发雷霆时,后院先知道,秦玉莲还蒙在鼓里。

        梅氏甩着个帕子出门,她的丫头碧弯跟后面添油加醋:“您等下千万别和她动怒,为她,犯不着,您只管发落,我来收拾她。”

        没走几步,卷着袖子的计氏带着丫头也出门,二位侧妃素来相看就红眼,今天亲昵的并肩而行。

        这个时候,王府的门外停下两辆马车,秦老太太颤巍巍地喊道:“媳妇快来扶我,咱们总算到了吧。”

        她上年纪的人,赶远路头晕眼花,扶上秦大娘子的手,对着正门边走边看。

        眼前的王府跟李威的石头王府差不多,都是简陋的半成品,放在内陆的富商家里,只怕得势的下人也不肯住。

        可也是王府,守门的人喝道:“什么人窥视,拿下奸细!”门房里跳出好几个男人。

        秦老太太跪下,扶她的秦大娘子跪下,正下马车的秦二娘子、三娘子和三个儿子都一起跪下。

        二娘子跪的不是地方,紧贴着车轮,他们往下一矮身子,马受惊而行,碾压二娘子的衣裳,扑她一脸的土。

        “哎哎,车动了。”二娘子尖叫。

        秦家三个儿子什么也顾不得,一起拉住马车。

        守门的人把他们团团围住:“说,哪里来的奸细!”

        三娘子气苦:“我们来看秦玉莲,是她的长辈,听说她嫁给殿下了。”

        看门的人闻言嘻嘻,都没当一回事情。

        管家这种事情,最容易得罪人,只要经手银钱,就有油水,没有眼红的也说不定挡别人的道,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齐王妃用的人向她效忠,眼里哪有秦姨娘?秦姨娘也肯拼搏,她自己提拔人手上来,这就更得罪一层老管事。

        第三点,秦姨娘是府里的谈资,充当笑话的那种,笃定的声称她半个月三个月半年以后将失宠的话,每天翻着花样出来。

        岳繁京有李威照顾,来到荒丘才感觉自己像女主人,秦玉莲差的更远。

        秦家的人如果高头大马而来,看门的人或许震慑;如果文质彬彬而来,看门的人或许尊重;搭眼一看,一群乡下人,这些在王府里享用惯的下人们,眼睛里哪看得上。

        有意羞辱秦玉莲,也不让秦老太太起身,全家跪着,由着他们问话。

        听到带来一些肉干,还有大半车的菜干,哄的一声笑了:“这是好东西,快送进去请王妃过目,这可是难得的礼物,大远路儿送这个来。”

        穷地这里可不缺野菜。

        地力不肥,野菜的根须短,往往庄稼长的没有野菜好。

        肉干,也不是王府里愿意欣赏。

        齐氏听到也笑,让带秦家的人和秦玉莲相见。

        秦玉莲这里大战激烈,梅氏尖尖指甲戳出她额头一片红印,有些破了油皮微微沁血。

        “你也配想殿下?看看你找的好人,让三殿下丢了大人,死的只有十分之一回来了,现在还要付他们伤药钱。”

        梅氏的丫头碧弯按着玉草厮打,她们的矛盾天长地久,玉草是个心大的,一直不出头,看碧弯就不顺眼,碧弯跟着得宠的梅氏,看府里青春长成的丫头清一色不顺眼。

        秦玉莲挟制姬妾的饮食,玉草和碧弯没少斗嘴,因秦姑娘彪悍,碧弯没敢对玉草动手,今天秦玉莲蔫了,碧弯彻底大算账。

        计氏袖子拉到手肘进的门,梅氏抢在前面,计氏乐得闲闲的坐着,磕着瓜子儿,凉凉的挑拨着。

        “哟,梅姐姐你可手轻些,人家说不定又要弄来兵马,到时候她一得宠,吃亏的还是你啊。”

        梅氏恨的拧了秦玉莲两把,就差把她肉撕一块下来,秦玉莲没有想到林中强盗也会落败,他们不是最凶的吗?廖雪峰也算厉害,从不敢轻易入森林,所以犯呆。

        从震惊中呼痛,秦老太太这个时候出现。

        “玉莲!”

        秦老太太伤痛不已,对着梅氏怒目:“你怎么敢这样欺负人,她可是三殿下的人。”

        梅氏不知道深浅,往后退步,计氏撇嘴:“这里哪里来的布衣老太太,竟然敢到王府里大呼小叫。”

        梅氏被提醒,重新要发怒,秦玉莲扑上前:“祖母,您怎么来了,家里出了什么事情?是廖将军找家里的麻烦吗?”

        秦家三位娘子从来不喜欢她,有时候接近虐待,闻言冷笑:“是你被人找麻烦,我们又没有干见不得人的事情,我们又没有诬蔑从小长大的姐妹,啧啧,你可真是黑心啊,繁京对你多好啊。”

        梅氏一愣,计氏轻声叫她:“快坐下来,自家的人找上门来算账,有热闹看呢。”

        ------题外话------

        谢谢票票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