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四章,沙暴助人

第一百三十四章,沙暴助人

        几乎是同时,李威及他的护卫队反穿外衣,从袖子里抽出一段薄布巾系在眼睛的下方,这样做会让沙子留在内衣上,可衣着漆黑在沙暴的土黄色里,犹如白雪上的点点墨汁,再加上最近训练里近身就是敌人的直觉,林中强盗闷声不断,轮流的送人头。

        如果这里还是幽塞,林中强盗的凶残名声及勾通外敌,吼一嗓子小儿止啼。

        可这里是荒丘,一个新的地方,地势陌生对手强悍,围剿得林中强盗溃不成军的,正是英王殿下。

        原本以为一击必中,老鹰拿兔,现在变成兔子搏鹰,如果不是做强盗的人体会过无数恶劣局势,王二张王将全军覆没。

        退回简陋王府的岳繁京,不断的吩咐安置好商队,保护好居民,间中抽空洗手上香,为李威祷告。

        天地之威无可撼动,一刮就是三天三夜,出门不见得遇到强盗,窒息而死也有可能。

        房顶上沙窸窸落着,仿佛置身沙的瀑布,门窗稍有缝隙,就有一撮沙毫不客气的当回客人。

        数月里夫妻早有准备,房间从内打通,平时锁上从走廊经过,沙暴来的时候打开门,各处房间行动自如,首先一个,饭菜不必从院子里经过,否则吃一嘴沙是正常事情。

        奶娘祁氏最为抱怨的是岳繁京的衣服得不到及时清洗,而她也不能沐浴抹身,祁氏愿意在岳家养老,喜欢就是岳老太太主持之下的派头,其实她没出门做工以前,张家哪有条件供她天天沐浴。

        第四天早上,沙暴停息,祁氏看完早饭,高兴的带着丫头洗衣裳,京里跟出来十六个丫头,轮流当值的同时,负责岳繁京的所有亲近事项,这座简陋的王府里有本地的粗使婆子,她们倒想买好,祁氏嫌弃她们手粗。

        李威带上岳繁京,不慌不忙的上马,往城外走去。

        放眼望去,到处是沙,城外更是沙的天地,天没有澄净,分不清蓝天和大地。

        “所以呢?”岳繁京含笑的问道。

        李威好笑:“咱们对沙暴还不熟悉,这沙里也难追踪,虽我也派人跟踪,现在还没有回话,来的具体人数尚无法知道,估摸着约三分之一的逃走,约三分之一的窒息而亡,另外三分之一留在这里,被沙暴卷的不知去向。”

        人不能和天地抗,李威都没来及留几个当证据。

        幽塞的姑娘不会同情林中强盗,少一个林中强盗将保全十倍百倍人的性命,岳繁京也不会认为逃走三分之一惋惜,她的丈夫能及时的回到家里,岳繁京宁可林中强盗逃走。

        饭,永远是一口一口吃,强盗也是一个一个的拿。

        她在马上合十于心,感谢这沙暴给林中强盗的打击:“以后别再来了,这里不是好容身的地方。”

        “还是来吧,都到我这里来,如果去别处不是问题更大。”李威道。

        岳繁京想想也是。

        城外约十里路的地方,有一片废墟,半截的墙壁丛林般伫立,圈禁着一方安静的沙地。

        一个干瘦的老头子守在这里,见到英王夫妻过来,弯腰行礼,岳繁京认得这是李威刑部里用过的老捕头,名叫吕一天,忙堆上笑颜:“辛苦了。”

        吕一天精神抖擞:“回王妃,不敢说辛苦,早一天找到这避难地,早一天完结一件事情。”

        护卫总管辛蒙江负责巡逻全城,副总管田洛在英王背后,吕一天招呼田洛:“我见过的,你力气不错。”从沙地里一把扫帚递给田洛。

        李威护岳繁京在身后,岳繁京踮着脚尖,从他的肩膀上方看着,见到这活真的需要力气。

        吕一天一扫帚刮去约三寸厚的沙子,田洛学着他,一扫帚推开约半尺厚,幸好人人有面纱。

        地面,现出石板,吕一天不知扣住哪里机关,轻巧的把石板滑开,露出一道带着沙子的向下坡道。

        吕一天打头带路,李威挽着岳繁京下来,地下空旷,离洞口约四、五人高,前面四通八达,石墙石路经得起岁月侵蚀。

        传声远,马嘶人声车轮声入耳,本城经常给商队带路的于老嚷嚷声越来越近:“不加钱我就告诉殿下去,这个地方殿下还不知道呢,我为你们有个地方呆,我操碎了心,如果殿下知道,这地方就是他的,你们还用什么。”

        李威站住脚步,岳繁京忍住笑,大家看着商队走过来,直接石化:“殿下!”

        扑通扑通的到处是磕头声,于老面色涨红,身子一歪倒地。

        等他醒来,面对的是李威严苛的审问,前刑部尚书不是仗着皇家血脉当上,李威从来精干。

        “这地方,以前的官员邓大人他不知道?”

        于老问一答十:“邓大人知道,他没有收公的原因,是收钱他分大头,他拿家去,可不算在衙门里。”

        吕一天跟踪的时候已探明这里,田洛又重新探索,岳繁京跟在探索的人后面观赏这古代保存的奇迹。

        总面积约有半个镇子大小,全城的人加上李威的兵马强塞进来,也住得下,只是未免拥挤,这里当成仓库很好。

        岳繁京更看重的是一条细细的水源,它从一块石板的下面冒出,周围胡乱堆着石头,形成水池,水透澈纯净,最重要的是不会干涸。

        多出来的水浸回地下,观看石头上渍痕就能知道,貌似从没有漫过水池。

        除此以外,没有任何的东西,或许曾经有些宝物,如今只落得空空的厅堂、空空的房间。

        岳繁京兴奋莫明,衣食住行的第三点,是“住”,在人类由裸露转为文明的历史上,衣排在第一位没有错,民以食为天,不吃就谈不上岁月的交付,食排第二位也没有错,住,在这沙暴足以窒息人的地方,也是同等的重要。

        她百灵鸟般的一口气问出好些问题。

        “这里安全吗?”

        “长久不会塌吗?”

        “如果塌的话,如何及时逃生?”

        “我不觉得闷,换气的地方在哪里?”

        最后她快乐的回到李威身边:“殿下,可以大面积的种菜了。”

        住,安顿好,吃的问题自动排上第一位。